《未接电话》,海外维吾尔人的悲歌

《《未接电话》,海外维吾尔人的悲歌》

艾尔肯在《未接电话》影片中与小女儿在伦敦街头行走,向她讲述自由之鸟的故事。

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阿齐兹·艾沙·艾尔肯(Aziz Isa Elkun)牵着小女儿的手行走在伦敦街头,向她讲起自由之鸟的故事。

观众起初以为,这是一位普通父亲带着女儿去上学,可很快两人的交谈就显露出成千上万的海外维吾尔人无法“自由飞回”他们在中国新疆故乡的心境。

制片人艾尔肯在这部根据真实故事改编的《未接电话》的短片中对女儿说,“女儿,你看那些鸟”,“它们在树上自由飞翔;它们不懂什么是边界。如果我此刻是一只鸟,我就直接飞回我的故乡。”

电影

影片接下来讲述海外维吾尔人的思乡情怀,他们很想得知亲人在故乡新疆的消息。

艾尔肯遇见了法国尼斯女郎露西。露西也带着女儿上学,同时用手机与正在庆祝80寿辰的母亲高兴地交谈。

艾尔肯对新朋友露西说,“你能与你母亲通视频电话,我很羡慕。”

艾尔肯对美国之音说,他父亲2017年10月去世。他不知今年76岁的母亲是否还活着,因为她从2018年初以后就不接电话了。

“我只听说我父亲身体情况恶化。我以人道理由向中国驻伦敦使馆申请签证,可申请被拒绝了。”他最后一次与母亲通话是在2018年1月。母亲当时告诉他,中国警察命令她不要接听海外打来的电话,否则“后果自负”。

艾尔肯说,“我很吃惊,也很愤怒悲伤。我过了一个星期又给她打电话,但无人接听”。他于是为影片起名《未接电话》。

艾尔肯2001年到英国政治避难,现在已经是英国公民,在伦敦与妻子和两个孩子住在一起。他是一位研究员,并为伦敦大学写作,平时积极为维吾尔少数族裔的权益而奔走。

艾尔肯说,上月在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首映的影片能够让更多的民众了解新疆自治区维吾尔族人遭受中共残酷镇压的苦难。

艾尔肯说,“我就是希望通过这部影片传达一种声音”,“眼下很多人都不知道维吾尔人的境遇。旅居海外的维吾尔人努力了解家人的近况,很多人已经多年没有与家人通过话了。”

维吾尔问题

地处中国西北部的新疆有将近两千两百万人,是中国最大的穆斯林聚集地。当地估计有一千三百万维吾尔人和其他突厥穆斯林少数民族。

中国政府近年来拘留了一百多万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并把他们关进了劳所谓的再教育营。为此,中国政府受到越来越多的国际批评。

中国官员说,这些地方只不过是职业培训中心,而且他们为了打击“恐怖主义,宗教极端主义和分离主义”这“三种邪恶势力”,必须采取这些措施。

种族清洗

但很多专家和人权团体都认为,政府的镇压是系统性的种族清洗。

瑞贝卡·克洛希(Rebecca Clothey)是卓克索大学(Drexel University)的全球研究主任,也是维吾尔问题的研究员。她说,中国官员断绝了新疆维吾尔人与外部世界的联系,以掩盖当地采取的行动。

她说,这种隔绝对那些旅居海外的维吾尔人产生了严重的心理影响。

克洛希对美国之音说,“当地的维吾尔人害怕与外部人交谈,因为他们担心会被控与‘恐怖分子’交谈。”

新的监视措施

人权观察近期一份报告说,中国政府部署了一套监督系统,对瓦次艾普(WhatsApp),Viber,Telegram和虚拟私人网络(Virtual Private Networks)等受欢迎的通信应用软件进行监控。报告说,这套新系统还密切跟踪人际交往,对被警察监督的人或刚刚获取一个新的电话号码的人进行跟踪。

人权观察说,在中国进行严打运动期间,当局对新疆所有年龄在12岁到65岁之间的人采集了生物特征,包括去氧核糖核酸样本、指纹、眼睛扫描和血型等。

艾尔肯对美国之音说,尽管当局严厉打压,他依然相信民众会保持他们的族裔认同。他说,他的影片就能让在海外长大的维吾尔人记住新疆,记住这片维吾尔称之为“东突厥”的土地。

影片结尾时,女儿对艾尔肯说,她对她的老师和同学们说,她来自“东突厥,一个还没有独立的国家”。

艾尔肯说,“我聪明的女儿,你爸爸为你感到自豪”。他说,“你知道你爸爸离不开过去。这是他的身份。这是他的全部。东突厥是个被占领的国家,属于你爸爸,属于他的孩子和孩子的孩子们。”

来源: VOA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