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時》曝光之新疆文件:轉折點還是折返點?

《紐約時報》獨家報道曝光數百頁新疆內部文件,兩名海外維吾爾領袖對此發表評論。世界對中共所犯罪行的態度會因此而改變嗎?還是一切依然如故?

作者:馬可·萊斯賓蒂(Marco Respinti)

《《紐時》曝光之新疆文件:轉折點還是折返點?》

多里坤·艾沙與馬可·萊斯賓蒂

「外洩文件證實,國際社會幾個月來一直強烈懷疑的事情多數並非空穴來風。這些文件完全證明中共辯稱教育轉化營是政府高層辦的『職業培訓學校』和『愛心學校』的說辭根本站不住腳。」對於《紐約時報》曝光403頁中共政權內部文件的報道,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the World Uyghur Congress,總部設在德國慕尼黑)主席多里坤·艾沙先生(Dolkun Isa)如此評論。

與其他維吾爾同胞一樣,多里坤·艾沙也遭到中共的殘酷迫害,中共給維吾爾人冠以莫須有的「恐怖分子」罪名,而事實上他們只是信仰伊斯蘭教,不是漢族人罷了。洩露的文件顯示,中共通過並正在落實一個「最終解決方案」(這不是一般的字眼),用來鎮壓新疆人民(維吾爾人更願意將新疆稱為東突厥斯坦)。

對於曝光的文件,國際媒體紛紛回應。媒體在大量文件信息中重點關注「毫不留情」這個詞,這是中共中央總書記、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說的,也就是說,習近平就是針對維吾爾人的「最終解決方案」的幕後操縱者和推手。上面那個詞是他2014年4月視察新疆後與一些高官私下談話時說的,當時已有「專政機關」全面開展「反恐怖、反滲透、反分裂」的鬥爭。

有些個人和政府所犯罪行遠不及中共,但他們仍受到國際控告,中共是個例外。中國是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之一,許多外國政府都希望得到中國的金援,有的已經拿到了錢充進國庫。

恐怖主義

美國9·11恐怖襲擊事件這一悲劇發生後,出現了一個流行詞——恐怖主義,中共也學會了用這個詞。但從一開始,中共就在意識形態方面歪曲這個詞,並以「打擊恐怖主義」為由鎮壓整個維吾爾民族。

恐怖主義?可能真的有。維吾爾族中可能有一些暴亂分子、犯罪分子,甚至有一些真正的恐怖分子。哪個民族和國家都可能有恐怖分子存在。但是,一個公正的政府,職責應該是保護本國人民,維護社會穩定,挖出真正的恐怖分子予以制止,甚至在必要時對他們動用武力,為其他人帶來和平。但像中國這樣不公正的極權政府正好相反,其目標是讓整個國家和民族陷入恐懼之中,然後證明其持續鎮壓(維吾爾人)有理。大家應該想一想,為什麼有極少數維吾爾人突然有一天會決定用暴力,甚至用極端的恐怖主義方式進行反抗。無論什麼時候都應當譴責暴力(暴力畢竟與合法使用武力不同),而恐怖主義更是沒有理由姑息。我們在強調一人做事一人當的同時,更關鍵的問題是:是誰把他們逼成恐怖分子的?

中國政府稱,若要遏制、杜絕幾個(潛在的)恐怖分子,就得把一片廣袤的領土變成露天監獄,把數百萬人關押在裡面,並且常常強迫他們像奴隸一樣勞動,為中國創造輝煌的經濟,讓中共得以用現金買下半個世界。中共政府非常嚴肅地宣稱:沒有正式指控也未經嚴正審判就關押男女老少是好事;將父母和孩子分開,然後把孩子置於害他們家庭破裂的政府的股掌之中是好事;對幾乎所有人強採DNA、掃描虹膜,控制他們的一舉一動是好事;戲虐、羞辱老人和婦女也是好事。中共政府就是公開這樣表示的,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指責《紐約時報》閉目塞聽,無視背後的真正原因,罔顧中國政府所謂的「脫貧、消滅分裂主義和宗教極端主義」運動所取得的成果。他還表示新疆已經三年沒有發生暴恐事件(這與大規模拘禁正式開始推行的時間差不多吻合)表明中共政策的正確性。基本上就是在說,中共政府應該因為關押了數百萬無辜的民眾而得到讚揚與感激。

事實正好相反。多里坤·艾沙說,洩露的文件「提供了一個前所未有的內部視角,讓人得以一窺新疆地區少數民族遭受持續鎮壓的情況。在過去三年中,中國政府已在新疆抓捕多達100萬維吾爾、哈薩克以及其他民族的人,關進拘留營和監獄。我們現在知道了,原來這些殘酷的政策是中共政府高層官員構思策劃的。習近平越來越無力掩蓋教育轉化營的性質繼續迷惑、誤導國際社會。此次文件洩露事件非常關鍵,說明有人對中共的所作所為表示嚴重懷疑。數百萬人被壓在中共這座大山下受苦受難,新疆文件的洩露給他們帶來了一絲希望」。

中共視宗教和多元化為敵人

為了解中共如此憎恨維吾爾人的原因,《寒冬》採訪了另一位海外維吾爾領袖——聲援維吾爾人運動(Campaign for Uyghurs,總部設在美國弗吉尼亞州赫恩登)主席羅珊·阿巴斯女士(Rushan Abbas)。

阿巴斯女士說:「我們的語言、文化和信仰,所有這些讓維吾爾人與眾不同的東西,都令中共覺得不舒服,因為習近平等漢族中共領導人的民族主義與他們偏執、傲慢的態度無法容忍維吾爾人的與眾不同。而且由於維吾爾人信仰伊斯蘭教,他們是不可能被同化的。現在,中共終於意識到了這一點。因此,他們打算以『反恐戰爭』為由,要把伊斯蘭教從維吾爾人中徹底消滅。我們的信仰對中共『構成了威脅』,因為對於中共政府來說,任何獨特的思想和宗教信仰都是『威脅』。因為習近平,氣數將盡的共產主義理想在中國死灰復燃了。」

阿巴斯女士認為,核心問題是共產主義思想和意識形態統治。她說:「共產主義意味著消滅言論自由和思想自由,意味著壓制言論自由和信仰自由。最重要的是,這意味著將國家的官方意識形態強加到每個人的頭上,迫害所有可能與之有不同思想和信仰的人。這種令人不安的趨勢在維吾爾穆斯林遭受的迫害中非常突出,在香港現在發生的抗議中也是如此。中共政府迫害維吾爾人的行為只是不容忍現象的一個例子,這種不容忍現象目前有上升的趨勢,並且正迅速席捲全世界。每一個珍視所有人的人格尊嚴權、受尊重權、信仰自由等基本人權的人都應該關注我們的奮鬥。」

在維吾爾人危機中,穆斯林國家現在一直保持沉默,甚至有些還贊成中共的鎮壓暴行,這令人們尤其非穆斯林的人感到困惑。但對於穆斯林來說,他們感到更加困惑。阿巴斯女士說,「我為穆斯林世界的不作為感到難過。作為穆斯林,(新疆)正在發生的一切與我們息息相關。伊斯蘭大團結今天怎麼不見了?營救我們的穆斯林同胞免遭滅絕的那份兄弟情誼呢?由於中共散佈的虛假信息和失實的說法,許多以穆斯林為主體的國家和穆斯林社群的領袖並不真正知道事情的真相。如果穆斯林國家的領袖和穆斯林兄弟姐妹真了解事情背後的真相,如果他們只聽維吾爾人為了活命而發出的絕望哀求,不被中共蒙蔽,他們就應該站在維吾爾人一邊,採取行動,這是我真心希望發生的事情。」

又一份《慕尼黑協定》?

聯合國對新疆正在發生的文化滅絕反應仍然非常無力,這同樣令人難以置信。阿巴斯女士不能退縮,也不想退縮,她說,「中國正在進行種族滅絕,但它不僅沒有受到懲罰,反倒因其反人類罪行和進行文化滅絕而得到『嘉獎』,還有權舉辦2022年冬奧會。從多項貿易威脅、『一帶一路倡議』的影響力、債務陷阱式外交到以第二大出資國自居操控聯合國,中國成了有能力裹脅天下的大國。在東南亞、中亞、突厥語國家、穆斯林人口佔絕對比例的國家、非洲乃至歐洲的某些地區,中國政府正在賄賂和利用一些政要、決策者、媒體、有影響力的學者和商界精英。就這樣,中國成功遏止了國際社會對它可恥的人權記錄的批評聲音,並且逍遙法外。」

難道毫無挽救餘地了嗎?阿巴斯女士說:「未必。國際奧委會必須捍衛奧運會一貫秉持的基本原則。奧運會是一場獨特的國際盛會,與貿易或政治無關,與哪個國家最強大或哪個國家最有錢無關。奧運會是一場慶祝活動,來自五湖四海的人們歡聚在一起展示自己的與眾不同。一個國家既然能出於仇恨和種族歧視取締(少數民族)文化認同和語言,興建成千上萬個集中營關押一個族群,它根本就不尊重奧運會的價值觀。有這400多頁白紙黑字作為證據,旨在舉世慶祝彼此的不同之處、將我們凝聚在一起的運動會,不該讓當今踐踏人權最嚴重的國家來主辦。」

這絕不僅僅是說說而已。那麼,國際社會的謹言慎行是否足以擔負起揭露真相的重任?還是我們只能悲哀地看著1938年簽訂《慕尼黑協定》的歷史重演?當年,阿道夫·希特勒(Adolf Hitler)政權日益崛起,在歐洲掀起血雨腥風,導致哀鴻遍野,西方世界卻冷眼旁觀。

来源:   寒冬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

Secured By miniOr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