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中国」不期待与中国政府对话 王丹牵头黄之锋任理事

《「对话中国」不期待与中国政府对话 王丹牵头黄之锋任理事》

六四学运领袖王丹,牵头成立智库「对话中国」,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担任理事。在华府的成立典礼上,众志常委敖卓轩代表黄之锋发言。王丹说,智库不期待与中国政府对话;旨在希望改变中国的各种政治力量能够对话。(霍亮乔/马立克 报道)

六四前学运领袖王丹周一(4日)在华府对本台表示,「对话中国」是中国的反对派智库。对话的对象是中国民间,并非中国政府。王丹说,自习近平上台以来,中国发生了惊天变化。对内,中共的统治从「威权」倒退至「极权」;对外,则向全球输出政治、经济与意识形态。

王丹指,他对中国民主仍抱希望,相信「历史中黑暗时代之后就是黎明」;成立「对话中国」就是在中国的政局出现不确定性时,做好准备,把握契机。

王丹说:我们不是要跟(中国)政府对话,「对话中国」我们在手册中我们写的很清楚,我们指的是——希望中国改变的各种政治力量之间的对话。也包括跟西方国家的对话,西方社会的对话,也包括跟西藏、新疆维吾尔等等其他各族的对话。就目前的状况我们不期待我们能跟中国共产党有什么对话,我们根本不做这种期待。我们的对话主要是在公民之间的对话。

对话中国包含了中国、香港、台湾、西藏、新疆、及西方的老、中、青政治人物。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担任理事,众志常委敖卓轩代表黄之锋发言。

敖卓轩说:其实「对话中国」见到有多位八九民运当年的中国学生代表,我认为六四意味很浓。对于其后在华盛顿的工作,我期望会有更多研讨会,主要去接触一些来美留学的中国学生;期望(新智库)会定期发表报告。我相信其中最大的目的,是提供一个平台,给中国大陆的民运人士、台湾的有林飞帆、香港亦有黄之锋,让中国大陆及不同受中共控制的,地方的民运人士有交流及互相学习的机会。

敖卓轩对本台说,六四不单止是中国大陆、当代中国历史上的一个转捩点,本身对香港民主运动的历史亦十分重要,甚至对上一辈的香港人而言,六四的启蒙意义比争取「八八立法局直选」还大。

敖卓轩说:六四无论对香港人或中国人的意义都好重大。我觉得悼念六四是非常重要,因为无论你的身分认同如何,作为一个人,对于极权政府的打压是应该感到愤怒。希望继续下去的日子,香港人都能用不同的方式去继续悼念六四。

据悉,黄之锋正保释等候上诉,未能离开香港亲自出席「对话中国」成立典礼。

来源:   RFA粤语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