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维族穆斯林逃避关押遭当局枪杀

伊斯兰教信徒拜孜拉·鸥吐古的通缉令(知情人提供)

新疆一个古老、著名的穆斯林家族。在当局发动七万人进行大搜捕后,其被枪杀。
拜孜拉·鸥吐古,今年30岁,是少数民族维吾尔族人,来自于一个古老、著名的穆斯林家族。这也正是当局采取非常手段抓捕他的原因。他属于新疆伊犁州霍城县六十四团。因不愿被拘留在再教育转化营而逃亡躲藏。当局出动七万人对他进行大搜捕。2018年4月1日,警察找到拜孜拉·鸥吐古,将其当场击毙。

2017年5月份,拜孜拉·鸥吐古在做礼拜时,被当地政府以「参加非法宗教活动罪」被抓捕,于2017年8月释放。当地政府将其定为「极端伊斯兰教重点管控对象」监管,凡列入此名单的人,中共随时掌握其行踪,随时可抓捕。

2018年3月16日、17日,当地政府两次通知鸥吐古到再教育转化营报到。为逃避中共的强迫洗脑转化,鸥吐古跟姐姐要了700元钱,徒步离开霍城县六十四团走到六十三团想躲藏起来。

3月18日,鸥吐古觉得到一座小岛上躲避比较安全,就向一哈萨克族放牧人借了一匹马渡河,并答应其到岛上就把马还给放牧人。不料牧人担心自己的马被抢走,就给亲戚朋友发微信。随后,团场领导、武装部、连队的所有干部得知鸥吐古的行踪后,一齐出动抓捕他。

武警对准小岛上的鸥吐古开枪射击,鸥吐古见状,在自己脖子上砍了一刀,宁愿自杀也不要被关在可怕的转化营。最终因其受伤被中共武警抓捕,押送六十六团医院疗伤。期间,特警不分昼夜轮流看守他。鸥吐古渐渐恢复体力。3月27日凌晨5时24分,趁值班警察熟睡之际,鸥吐古翻墙逃离医院。

乌鲁木齐市委书记陈全国下令:「不抓住他(鸥吐古)不罢休,活要见人,死要见尸。」随后,霍城县公安局以「盗马贼」的罪名,对鸥吐古下发通缉令。当地政府竟出动七个团七万多人,参与对鸥吐古的全城围堵。如果鸥吐古只是犯偷窃马匹的罪,那么这是一个很奇怪的举动。跟偷窃马匹的案例更不相称的是政府还下令学校停课,医院停医,团厂职工停止春耕,警方还在所有的路口、大街小巷布满岗哨,命令七个团的职工白天晚上两班制在田间地头展开地毯式搜捕。

4月1日,鸥吐古在霍城县三交界处的良繁场一座桥下的涵洞里被人发现。武警到达现场后,当场开枪射击,将其击毙。

《寒冬》了解,拜孜拉‧鸥吐古逃跑当天,当地政府就去骚扰、抓捕他的家人亲戚。鸥吐古被打死后,当地政府又把与其有电话联系的人都羁押了。

《寒冬》又了解到中共对花那么久的时间才找到和枪杀拜孜拉‧鸥吐古感到不满意,于是实施了相应的处罚。六十四团从团级领导干部到连队领导干部共32人处以不同程度的处罚。警队的干部被「双开」,特警队的队长全部免除公职,政法委书记免职,局长免职。所有的人都被处罚了,有些甚至被「双规」。

来源:   寒冬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