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名参议员敦促特朗普采取行动:对新疆官员实施针对性制裁

暴虐的中共当权者在新疆对穆斯林犯下了(反人类)罪。美国财政部似乎正放弃直接要求中共政府对其所作所为负责,但民主党对此作出了反应。

《七名参议员敦促特朗普采取行动:对新疆官员实施针对性制裁》

作者:马可·莱斯宾蒂(Marco Respinti)

美国对践踏宗教自由、侵犯人权的作恶者实施针对性制裁,不失为制止中共政权对中国人民继续犯罪的一种手段,至少可以起到限制的作用,尤其在新疆。据消息人士透露,在新疆,目前被关押在所谓的教育转化营的人多达300万,而其余的人(主要是维吾尔穆斯林,但也有哈萨克等其他少数民族的穆斯林),则生活在一个由中共运营的巨型露天拘留设施中,而这个拘留设施现在变得越来越大。

例如,制裁2014年12月走马上任的新疆自治区主席雪克来提·扎克尔(Shohrat Zakir),他的名字我们不止一次提到,制裁他的法律依据是《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Global Magnitsky Act,正式的名称是《2012年解除对俄罗斯与摩尔多瓦杰克森—瓦尼克修正案与谢尔盖‧马格尼茨基法治责任法》Russia and Moldova Jackson-Vanik Repeal and Sergei Magnitsky Rule of Law Accountability Act of 2012)。谢尔盖‧马格尼茨基(Sergei Magnitsky, 1972—2009年)是一名俄罗斯税务会计师,在莫斯科一家美国投资的律所——费尔斯通·邓肯(Firestone Duncan)律师事务所工作, 2009年死于莫斯科巴特罗斯卡亚·蒂什纳监狱(Matrosskaya Tishina Prison)。2012年,美国国会通过了一项以他名字命名的两党法案,并于同年12月由奥巴马总统(Barack Obama)签署后正式生效成为法律,以惩罚应对马格尼茨基的死亡负责的俄罗斯官员。事实上,马格尼茨基法授权美国政府对世界任何地方与侵犯人权行为有牵连的外国官员实施制裁。

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多次极力主张对相关的新疆官员实施针对性制裁,比如,2018年8月29日,该组织曾联名给美国当局写了一封信,发给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和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Steven T. Mnuchin)。另一个例子就是《寒冬》曾报道的,美国国会两院于2018年11月14日提出的一项两党法案

尽管如此,美国现在已停止将这个想法付诸现实。事实上,特朗普总统(Donald J. Trump)早在2017年12月20日就签署了行政命令,授权财政部处理此事,但财政部却在执行命令时将此事拦了下来。于是美国人民(即使不是维吾尔人)开始作出反应,因为受压迫的(中国)穆斯林的命运牵动了他们的心。而如今,这种关切已升级到国会层面。

6月27日,七名美国参议员联名给特朗普总统写了一封信(这封信中多处援引相关资料,并在脚注处标明出处),敦促他加快对新疆官员启动针对性制裁程序。这项倡议的领头人是埃德·马基先生(Edward J. Markey),在联名信上署名的除了他,还有基尔斯滕·吉利布兰德女士(Kirsten Gillibrand)、理查德·布卢门撒尔先生(Richard Blumenthal)、鲍勃·凯西先生(Robert P. Casey)、伊丽莎白·沃伦女士(Elizabeth Warren)、伯尼·桑德斯先生(Bernie Sanders)、谢罗德·布朗先生(Sherrod Brown)。这七名参议员都是民主党人,相对于当局,他们属于反对党。其中吉利布兰德女士、沃伦女士和桑德斯先生三人目前正准备参加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这给联名信平添了一份浓浓的国内政治气息,但联名信的价值和重要性并没有因此而削弱。两党都应该关注新疆受压迫人民的命运,事实上也是如此。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的前任主席和现任共同主席马可·鲁比奥参议员(Marco Rubio)、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前任共同主席和现任指导委员会成员克里斯托弗·史密斯众议员(Christopher H . Smith)、美国国际宗教自由无任所大使萨姆·布朗巴克(Sam Brownback)以及国务卿蓬佩奥,他们都是大名鼎鼎的共和党人,一直都在积极为维吾尔人呼吁,有目共睹。

「事态很严重」

七名民主党参议员的联名信已发给特朗普总统,称「报道称政府推迟对侵犯新疆维吾尔人和中亚地区穆斯林人权的中国官员实施针对性制裁,(我们)对此表示关注。 」

联名信援引6月21日《南华早报》(South China Morning Post)刊登的一篇文章称,虽然「维吾尔人权倡导组织早前说过,制裁指日可待」,但「财政部长姆努钦因担心制裁中国官员会破坏中美贸易谈判而推迟了行动」。联名信还援引了5月4日《纽约时报》报道称,财政部最近优柔寡断。

七名参议员还指出,国务卿蓬佩奥在5月5日接受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采访时称,人权问题不属于中美贸易谈判的内容,但他也说曾「与其他国家的国务院总理、外长以及其他官员多次在谈话中讨论过人权问题」。

此外,议员们还援引6月21日彭博新闻社(Bloomberg News)的报道称,特朗普总统「两次要求彭斯副总统(Mike Pence)推迟发表批评中共持续侵犯人权的讲话」,因为总统担心他的讲话「会破坏中美贸易谈判」和特朗普与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G20峰会会晤」。这封联名信正好是在2019日本大阪峰会中美进行双边会谈前夕发出的。

七名参议员援引美国国务院最近发布的《各国人权报告》(Country Report on Human Rights Practices),公开谈论新疆「局势的严重程度」,提请国务卿蓬佩奥将「大红龙国家」描述为「侵犯人权阵营中的一员」。对于新疆公开投放使用镇压、控制人民的监狱设施,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和其他人权组织都有过相关报道。联名信援引了这些报道,以及声援维吾尔人运动(Campaign for Uyghurs)创始人兼主席罗珊·阿巴斯女士(Rushan Abbas)2019年4月9日向美国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东亚、太平洋和国际网络安全政策小组委员会(Senate Committee on Foreign Relations Subcommittee on East Asia, the Pacific and International Cyber​​security Policy)提供的证词。

声援维吾尔人运动是一个人权倡导组织,总部设在美国弗吉尼亚州赫恩登(Herndon)。非常奇怪,联名信既没有引用今年4月发布的《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2019年度报告》(the US Commission on International Religious Freedom 2019 report),也没有引用美国国务院最新发布的2018年度《国际宗教自由报告》Report on International Religious Freedom of the US State Department for 2019)。

这七名民主党参议员强调,「若不能制止这些令人发指的侵犯人权行径,将削弱美国在道德领域的领导力」,「美国政府缺乏行动力,正向整个新疆乃至其他地区的极权主义者发出一个信号:他们可以逍遥法外,不必因美国的制裁而承担任何后果。议员们在提醒美国总统,「联合国和其他国际观察人士至今未能获得批准进入新疆进一步收集侵犯人权行径的资料」。出于这个原因,七名参议员敦促特朗普政府「立即采取有效行动,排除一切干扰以保护基本人权,将侵犯人权者绳之以法。」

这个要求强烈且合理。特朗普总统在加征中国关税时很强硬,但那毕竟只是一场价格战。所以,特朗普总统应该倾听两党国会议员的呼吁,增加双边会谈的筹码,(要求中国)保障最起码的人权和自由。如果财政部能够冷静、理性地处理此事,也许政治风向标是时候转向了。

来源: 寒冬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