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堪新疆高压政策 两青年逃亡哈国获刑2月

《不堪新疆高压政策 两青年逃亡哈国获刑2月》

逃到哈萨克斯坦的哈斯铁尔.木沙汗。(阿塔珠儿特提供/记者乔龙)

新疆伊犁额敏县哈萨克族穆斯林哈斯铁尔.木沙汗和木拉格尔.阿里木,于10月1日逃亡到哈萨克斯坦。本周日(20日),哈国法院以“非法越境罪”判处上述两人2个月刑期。哈国民间组织阿塔珠尔特担心被判刑者出狱后被遣返中国,呼吁国际社会关注此事。另外,再有多位被关押在新疆再教育营的穆斯林家属向本台求助。

本台早前报道,新疆哈萨克族穆斯林哈斯铁尔.木沙汗和木拉格尔.阿里木,逃离新疆,10月1日成功抵达哈国阿拉木图。两周后,上述两名逃亡者前往阿拉木图州移民局打算递交难民身份申请书时,被国家安全局人员带走。至本周日(20日),被当地法院判监两个月。哈国民间人权组织阿塔珠尔特一位发言人本周四对自由亚洲电台说,法院以“非法入境罪”将这两名逃亡者判刑两个月:“昨天,本案的律师说,法院不应该羁押他们两个月,他们应该给予这两个人政治难民的身份,现在这个案件还在审理和调查过程中。他们已经申请了难民身分。现在最担心两个月以后,还要开庭,关于他们的难民身分,是否遣返。现在全哈萨克斯坦人都在担心这个问题,发起了很多声援活动。”

阿塔珠尔特组织希望世界各国政府及人权组织关注这两名逃离新疆的穆斯林,避免他们再次受到伤害。

《不堪新疆高压政策 两青年逃亡哈国获刑2月》

沙尔山别克.阿克拜尔被关集中营已经两年。(阿塔珠儿特提供/记者乔龙) Photo: RFA

多位被关押在再教育营穆斯林家属向本台求助

另有多位来自新疆,现旅居哈国的哈萨克族穆斯林对本台投诉他们的亲人被羁押在新疆再教育营,无法与海外的家人团聚。新疆特克斯县齐勒乌泽克乡巴喀勒牧业村牧民沙尔山别克.阿克拜尔的妻子古丽努尔.胡斯达乌烈提,通过翻译告诉本台,他的丈夫是二级残疾人。早年全家已经移民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州,父母已年过八旬,妻子和两个儿子均为哈国公民。而现年45岁的沙尔山别克.阿克拜尔,持有哈萨克斯坦绿卡:“2017年10月25日,我的丈夫入境(中国)时,证件被警方强制扣押,并送至新疆特克斯县巴哈勒村,2017年11月2日送至特克斯县集中营,2018年1月被判刑1年。”

古丽努尔.胡斯达乌烈提说,他们丈夫所在的全村家庭,都被安装了窃听器和监控探头:“整个村处于监控状态,村民有三、四百个家庭组成。我丈夫是被村副书记个人判刑,没有法庭,也没有律师参与,更没有家属旁听。判刑理由是多次出入境。”

《不堪新疆高压政策 两青年逃亡哈国获刑2月》

阿德力哈孜.木卡伊,2017年5月返回新疆后,被拒绝出境。(阿塔珠儿特提供/记者乔龙) Photo: RFA

古丽努尔.胡斯达乌烈提在此强烈要求中国政府准许她的丈夫出境,并与在哈萨克斯坦的家人团聚。她强烈要求中国政府立即停止对新疆少数民族的极端政策。

另一位哈国公民比卡玛丽.卡肯对本台说,他的丈夫阿德力哈孜.木卡伊现年47岁,已经取得哈国绿卡。他说:“我丈夫工作在新疆克拉玛依市油田公司,已经退休。2017年5月2日,因油田公司要求前往中国。从霍尔果斯口岸入境后,再也没有回过家。亲属告诉我,我的丈夫被中国政府无辜关押在克拉玛依市的集中营。”

《不堪新疆高压政策 两青年逃亡哈国获刑2月》

苏力唐.阿洪,2018年2月被送入再教育营,至今杳无音信。(阿塔珠儿特提供/记者乔龙) Photo: RFA

目前,比卡玛丽.卡肯带着2岁半和4岁的两个女儿,没有生活来源,生活艰难。

另一位哈国妇女萨吾勒别克说,她的爷爷苏力唐.阿洪,现年73岁,家住新疆伊宁县马扎乡,去年2月20日被关入再教育营,至今毫无音信。她的奶奶古鲁斯娜依.巴巴胡玛尔则被软禁在家,至今已经两年多。赛尔别克呼吁中国政府立即停止羁押她的家人。

来源:   RFA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