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曹长青:西藏终将脱离中共殖民统治重获自由

【西藏之声2016年5月28日报道】美国华人作家曹长青,近期在台北出席“寻找共同点—国际汉藏友好团体代表大会”时,接受了本台的专访。他在展望西藏的未来时非常乐观,指在达赖喇嘛尊者的带领下,西藏终将脱离中共政府的殖民化统治,重获应有的自由。

曹长青首先从这次的“国际汉藏友好团体代表大会”谈起,分析了此类互动会议的目标与成果。

曹长青:“我觉得召开这样的会议还是很有意义的,因为会议的主题叫‘寻找共同点’。西藏人、中国人还有台湾人相聚在一起,寻找这个共同点。当然会议有自己的主要目标,谈论西藏宗教与环境、文化的保护等等,这些均为共同点。但是我作为一名参加者、20多年来关注西藏问题,支持藏人选择独立的权利、重新恢复西藏国家权力的研究者、关注者的角度,我觉得最大共同点不是环境的问题。我住在美国,美国很多人也注重环境问题,这不是特殊的问题;说到语言,台湾的很多原住民、包括很多的台湾人要求说我们要说台语,台语在蒋介石的时代是被禁止的,必须说国语、中国话,这个语言的共同点也不是最主要的。”

“作为一个关注者、研究者,我觉得最重要的共同点,是必须要结束中国对西藏的殖民统治,否则环境与宗教、文化及语言等,这个四项问题均没有解决的条件。今天仍有那么多的藏人宁可牺牲自己的生命,采取自焚的方式,我看到这些消息非常悲痛,那些生命就消失了,一个人生活在世上生命是最宝贵的,有了生命才会有爱情、家人,才会有孩子,人类才会繁衍。更悲惨的是那些自焚后严重烧伤生还的藏人,他们将终身残疾,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形象,无法想象外在的形象被烧毁之后,那份永生的痛苦。”

“藏人付出不可想象的巨大代价,来争取的是什么呢?不仅是文化与语言,更是要西藏成为一个自由的国家,恢复它原有的国家独立地位。怎么恢复?西藏本来就是个独立的国家,五十年代被中国军队占领了、殖民了,这个殖民统治才是根本原因。”

《专访曹长青:西藏终将脱离中共殖民统治重获自由》

“今天我们无论是中国人、台湾人、西藏人、美国人,我们的共同点是必须要结束中国对西藏的殖民统治。所以这个世上不存在西藏问题,西藏从来不是问题,是中国问题,或更准确一点–中共问题,它在剥夺西藏几百万藏人的选择权利。我们这次的会议选在台湾台北召开,台湾不久前进行了一次全国大选,选出新一届总统。从1996年台湾第一次总统直选,已过去整整20年了,产生了几届民选总统。今天西藏人民需要自己的民选,选出自己的国号、国旗及国家。西藏本来就是一个国家,有自己的领袖达赖喇嘛,有自己的国旗雪山狮子旗,今天就挂在我们寻找共同点会议上。”

“西藏国旗雪山狮子旗不仅被藏人热爱、信奉,在国际上也有一定的知名度。包括在美国,美国一项民调显示,有34%的美国中学生能够辩认出西藏的雪山狮子旗,说明西藏问题在美国受到广泛同情报道,反而是联合国的标志旗帜,没有几个美国中学生可以认出。今天说到共同点,就是必须要共同结束殖民统治,而前提就是结束共产党的专制,专制不结束中国没有民主,西藏问题没法谈,跟北京永远谈不出什么结果。”

曹长青指在中共侵占统治下,西藏人民所承受的痛苦已经达到极点,藏人不惜采取自焚的方式来诉说他们的委屈。

“哥伦比亚大学一位研究西藏问题学者、也是一位非常尊敬达赖喇嘛尊者的学者,将中国比喻为恶龙,而西藏是小海豚。为什么美国中学生认识西藏国旗?他们都喜欢小海豚可爱、不伤人,恶龙却是欺负海豚。今天我们说这海豚与恶龙能够双赢、能够谈出结果吗? 显而易见,谈不出来!所以今天的共同点不在西藏与中国间寻求,寻求不了。狼和羊之间是没法找到共同点的,如果你相信,结果就是羊被狼欺负、被狼统治、最后被狼吃掉。”

“今天我们召开寻找共同点会议,必须结束中国的殖民统治,必须告知世界,尤其告诉我们开会地点的民主台湾两千三百万人民,西藏人受到什么样的摧残,台湾原来受到国民党的专制,知道那是怎样的一种痛苦。而今天西藏人在中国共产党的统治之下,都用自焚的方式了,可想而知他们的痛苦已经到了无法忍受的极点,而这就是人类的极点。”

“我作为一个外来的参加者,强烈感受到这个会议非常重要,寻找真正的共同点,结束中国的殖民统治,恢复西藏原有的国家地位,然后用藏人与达赖喇嘛的智慧,解决西藏内部的环境问题、语言问题、宗教问题及文化问题。”

曹长青随然对“中间道路”并不乐观,但他指出,达赖喇嘛与藏人示出的善意改变不了中共,但可以启迪中国的民众。

曹长青:“达赖喇嘛尊者提出中间道路,提倡我们不寻求独立,也不接受中国殖民统治,我们需要一个真正的自治,让藏人来管理西藏的一切事物,包括跟北京政府进行谈判。我觉得这样一个愿望可以被理解,起码向世界、向非常关注西藏问题的美国,世界其他工业国家,民主国家法国与德国、英国等等,尤其包括华人社会,包括台湾,包括海外的华人,释放出了强有力的信号。”

“这是什么信号?达赖喇嘛与西藏流亡政府非常有善意,我们不采用暴力、也不去对抗,我们虽不喜欢中国的宪法,但是愿意在现有的框架下,希望能够解决问题,缓和西藏内部严酷的镇压,不再发生自焚这样悲惨的事情,我觉得这是一个善意的表示,让国际社会更加的同情,那么海豚做出很多的善意,世界会更同情西藏这个海豚,更痛恨北京这个恶龙,从这个角度我觉得西藏流亡政府提出这个角度,我们也好理解。”

“但是从过去20、30年谈判的结果,双方代表多次接触,前几年我记得就有8次,还是没有结果。因为北京政权连对汉人自己都没有人性,怎么可能对藏人网开一面?中共只有在一种能够情况下做出让步,在国际压力下,就西方社会包括联合国对西藏人权严重关注的情况下。北京需要跟世界接轨,要发展经济,发展双边贸易,要扮演世界大国,在这种压力下可能会做出一定的妥协或一定的改变。”

“从根本意义上跟北京谈,谈不出结果。但是我们可以向世界放出藏人的善意信号,这也符合藏人佛教本身的慈悲,相信人性都是善的,希望能够坐下来。我们感动不了中国政府,起码可以教育与启迪更多的中国人,让他们觉醒。在恶龙和海豚之间,谁对谁错,我们应该同情哪一边,应该更多的倾听哪一边的声音?人民是相信北京强大的宣传,还是来相信那个没有钱、没有力量的西藏人微弱的声音?但是最后人类历史已经证明,西藏人的声音再怎么微弱,都一定会战胜那个貌似强大的虚假的宣传。”

在被要求对西藏的未来作展望时,曹长青表示非常乐观。

曹长青:“我对西藏的前途非常乐观。我们看看以色列,曾经这个国家完全没有了,人民流散到世界各地,跟以色列比起来西藏人民还在这块土地上,虽然被殖民统治,没有散到世界各地。最后以色列重新复国,建立自己的国家,成为联合国成员国,周边阿拉伯国家联手想灭掉它没有成功,今天以色列成为强大、自由的中东国家。”

“今天西藏也是这样,就是因为西藏具备几个条件,所以没有被灭掉,殖民统治不能将它完全同化。西藏人民很幸运有达赖喇嘛,在西藏几千年历史上14位达赖喇嘛中,这一世达赖喇嘛是最长寿者之一,还是最走向世界,受到世界广泛尊重的世界性的宗教领袖,也是西藏人民的宗教领袖。”

“第一个条件,是达赖喇嘛非常有智慧,尊者的形象在全世界就代表了西藏人。看到达赖喇嘛就想到西藏、想到西藏人,这样一个形象感动了全世界。这一形象从毛泽东到江泽民、习近平,中共用多大的力量也改变不了。”

“第二个条件,是西藏有自己完全独立的历史,这个历史谁也改变不了,你或我、多大的政治人物、罗马教皇、美国总统及中国所有独裁者谁也改变不了历史。历史是已经发生的事情,你可以掩盖,但不能改变。西藏独立的历史,中国唐宋元明清这五个主要的朝代西藏都不是中国的一部分,何况其中两个朝代根本不是汉人统治,清朝与元朝分别由蒙古人和满族人统治,跟汉人没有关系,剩下的唐宋明,三个汉人朝代跟西藏也没有什么关系。”

“西藏完全是独立的国家,只不过中共用强权、用解放军、用500万大军打入西藏。西藏当时的人口都不到500万怎么能打败中共军队,没有办法被中共殖民统治,这个历史不能改变。西藏有自己的语言文化,藏语跟汉语完全不一样,书写不一样、发音不一样,中共怎么去改变?”

曹长青认为,西藏的独特历史、宗教与文化,使得这个民族永远不会被打败、同化,西藏终将恢复独立地位。

“另外西藏是个宗教国家,全民信佛的国家,这跟中国不一样。这些历史条件与文化、宗教的原因,包括今天国际的原因,全世界193个联合国成员国,60%以上都是民主国家,民主是潮流,殖民统治已经被淘汰,只剩下中共对西藏的殖民统治,几乎很小的国家基本都走向独立。包括民主国家的一些地方都要走向独立,前年9月苏格兰与英格兰独立公投,英国是个独立的国家、民主的国家,它的人民还要公投,结果差一点通过了,55%比45%,主张独立的占45%,很大比例,再有六个百分点就要过半了。”

“西藏是暂时被中国殖民统治,早晚有一天一定会恢复自己独立国家的地位、一定会保住自己独有的文化、环境、语言,这对中国人、对世界都有很大的贡献,所以我对西藏的前景还是非常乐观。”

“我们看科索沃,只有200万人口,从南斯拉夫独立出来。南斯拉夫多少人口?多么强大?科索沃还是成功了,现在成为联合国成员国,是在几年前发生的事情,近在眼前!我们再看东帝汶,多小的地方?70万人口。印尼一亿多人口对它殖民统治,一亿和70万多大的比例?但人们起来抗争,经过多年的奋战,死了很多人,独立了!现在东帝汶是联合国第191个成员国。”

“这些历史都在证明全世界的潮流不是‘统’,不是中国人迷信的大一统,而是独立。因为联合国成立的时候才50多个国家,现在193个,那不等于将近增加了4倍吗?那说明独立才是潮流!看达赖喇嘛的那些书、他的讲话、他的慈悲为怀、善意,包括中间道路,更能感到我们跟达赖喇嘛同一时代很幸运。而且,我们也相信,西藏的这些历史,能一步一步地教育中国人,毕竟中国现在是网络时代,手机时代、键盘时代,不再是过去共产党完全舆论一致的统治时代。”

“这次这么多汉人来台北参加汉藏会议,你问他们10年前参加这种会议吗?他们不敢!有这样的认识吗?没有!那他们怎么改变了呢?信息在改变,时代在进步,所以我相信,作为在中国出生的我能改变,这次与会的其他汉人能改变,中国人就能够改变。从这个意义来说,我对西藏的前景充满信心。不要被中共强大外表所吓倒,要对自己本民族的文化、历史、宗教、包括自己的领袖,充满信心。”

“一个民族最后的失败不是被外部打败,而是被自己内部打败,最后是不自信,在心里先垮台了,这个民族才会真正消失。如果这个民族的心不被打败,这个民族就永远不会被打败。而我接触的西藏人,包括年轻一代,我觉得他们更多的,还不是对佛教的信仰,而是对独立这个价值、民族的尊严、个人的自由,这些人类朴实价值的信仰。他们更加强调、信奉、追求西藏要恢复它原来的独立国家的地位,然后才能进一步保护自己的文化、宗教、遗产等等。”

来源:   西藏之声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