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邵江博士:西藏、台湾、大陆与香港应互相支持对方的自决权

【西藏之声2016年5月21日报道】英国“华维藏团结会”发起人中国学者邵江博士,日前在挪威接受西藏之声总部主任的采访时,介绍了他对西藏自由抗争、大陆与香港的民主运动,以及台湾现局等的看法。他强调,上述四个地区应该互相支持对方的自决权,因为那样也是在支持自己的自决权。

邵江博士首先谈到了日前在台湾举行的“寻找共同点—国际汉藏友好团体代表大会”,表示此次大会中的“大汉族主义”思想较有收敛。

“这次藏汉寻找共同点的会议,比我第一次在日内瓦参加的情况,感觉讨论的问题更广泛一些,对大汉族主义的克服也要比以前好一些。因为日内瓦那时候,我记得有一个非常大的问题就是,只有少数人同意藏族的民族自决权。这次相对来说,一定要在中国框架下的这种大一统的东西,好像人数减少了不少。但是我觉得这跟会议地址选择有关系,因为选择台湾是一个非常大的、有指标性意义的地方。台湾本身也是一个公民自决要求很高的地方。你到了台湾之后,你必须得理解藏人是要求自决,支持民主的人。一个基本的前提也是支持藏人的自决权。”

《专访邵江博士:西藏、台湾、大陆与香港应互相支持对方的自决权》

邵江在“寻找共同点—国际汉藏友好团体代表大会”上发言

少支持西藏运动的华人,都持“中国民主化,西藏才能获得自由”的观点。邵江直言:用中国民主化来绑架藏人自决权,将非常危险。

“我觉得当然要求支持中国民主化的很多人,有观点说‘中国民主了西藏才可获得自治,或相对的一些自由’。其实,这也有几个前提,那也不一定先民主了,西藏问题才解决。有可能西藏自己先独立了,或者是给中共造成很大的麻烦自己先脱离了中共,那也是一个可能性。”

“实际上你在设计未来的时候,不能预设太多。你说一定是中国民主化了才有西藏问题的解决,这本身就是一种神话。因为中国问题的解决,可能是一个多途径的解决。一个基本的问题就是你必须支持藏人的自决权。那样的话藏人反而有更多的空间,可能在中国民主化的进程,还能是一个贡献的力量。否则的话,现在的这个情况中国民间社会这么弱,可能等不来民主化。藏人的情况可能会越来越恶化。如果用中国的民主化绑架藏人的自决权的话,那是非常危险的。”

“香港也有一些学者来论述香港的民主和香港的自决。这本身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方式,就是香港也慢慢开始理解到自决权的重要,因为自决权首先要脱离中共的统治,是个基本的、清晰的为设定运动目标的一个清晰方向,没有这个思想,老在按中共的框架底下谈自治,其实那个自治也不会有的,因为这个很明显,中共这个问题,主要是一个大一统下的一个共产党专制,所以你不太可能在这种状况下,得到所谓的自治。他那个民族自治法,你不要指望他真的是给你民主自治,不要指望中共的专制。这是另一个角度的问题。不要指望在中共的专制下,你有自治,或藏人的文化宗教自由权利得到保护。所以,这是两方面问题。一个是汉人要无条件的支持民主自治权。另一个角度就是,流亡藏人也不要因为所谓的‘高度自治’ ,就放弃民主化的目标。”

邵江认为,香港、台湾、大陆还有西藏,应该互相支持对方的自决权。

“这个民主化恰恰是四个地区人民最大的共同点,台湾也是继续需要民主化,它虽然实现了单一民主,但是它的民主还没有完成。所以你现在还必须继续民主化。包括他现在在实践的这个参议民主和审议民主,就是让公民更多地决定他们自己的事物,用自己的方式和权利去决定而不是光靠几个代表。这是民主化过程的一个重要的转变阶段。”

“第二,香港现现在也是争取民主化。因为香港的这个民主化跟他的自决运动,包括有些人叫做‘高度自治’实际上是已经变成了一个目标的两个重要组成部分,这也非常重要。民主化,你无论是讲普选权还是其他,也是分享这四个地区的重要共识。西藏也一样,流亡社区也要继续民主化,继续以民主的方式成为一个实现境内藏人摆脱专制、摆脱中共占领的这么一个情况。”

“中国大陆也一样,这么多民主和维权人士,也在争取民主化的真正启动。现在这个情况,如果是说你不把民主作为一个共同的选项、共识的话,那你各自为战,为了所谓自己的一个自治跟中共做一些交易,那最后损失的是你自己,结果是全盘皆输,民间社会全被中共控制住了。”

“所以你现在作为四个地区的民间社会,恰恰是互相支持、互相支持各自的自决权。这个是一个基本的,同时另一个方向就是推动民主化进程,这大概是一个最大的共同点。所以不能回避这个问题。就像刚才讲过的中国的这个民主人士,支持西藏的民主自决权,其实就是支持中国的民主化。这个原因也比较简单,因为你从现实的角度来看,理念上的角度这个是无疑的。从现实政治的角度,你支持了藏人的自决权、支持香港人的自决权、台湾人民的自决权,恰恰是争取自己的自决权,摆脱中国的统治。 这是一个基本的,从政治操作层面也是一个很重要的路径和方法。”

“另一个自决权的问题实际上也跟整个国际法连到一起。因为在国际上你讲到自决权,基本上是现代人权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则,你会在国际上争取更大的空间。如果你按照中共的宪法范围之内,本来中国宪法实际上跟国际法本身就有一个很大的不同,无论是从理念到实际的内容,都是有非常大的不同,所以你争取四个地区的各自自治权,恰恰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让你的民主运动、社会运动和自决运动恰恰能得到更多的国际空间。而不是说把你自己画地为牢,进入中共的一个宪法框架。这样你也可以得到国际民间社会的更多反映、更多支持。如果你光谈中国的宪法的话,那国际社会会觉得那你好,你直接按中国的框架里解决,国际社会支持你来还有什么意义呢?你直接跟中共谈就完了,但是你没有足够的力量。”

“实际上另一个问题就是西藏问题的解决、中国问题的解决、以及香港和台湾问题的解决。现在在全球化,中共经济的实力越来越扩张,它实际上这四个地区已经变成一个国际化问题。

现在要找出中共的弱点是什么?要找出真正支持你的国际力量。

“所以你现在要知道你最大的支持在哪里?中共在全球化过程中,它这种全球战略也必然有它的弱点,因为它依赖全球各地的东西也多起来,那现在要找中共的弱点是什么?你也要知道你得到最大支持的是哪些国际社会的成员,或者是哪些力量是真的支持你,你要把它找出来。否则你在中共框架底下的话,发现不了谁是你真正的,在理念上真正热爱民主和人权的人,你只能按照中共的方式发言,等于是你越来越画地为牢,越来越把自己的空间缩小,但你这整个运动是没有希望的,这个大概是另一个方向的问题。”

“还有另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现在实际上最开始讲中国的民主化和西藏的关系,你不能预先设置这个问题,哪一个最先解决。这本身就是平等的概念,大家互相并肩作战,团结争取共同创造自由,共同的一个价值标准。最后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就是在整个反抗中共的过程中,它现在实际上是跟整个国际资本的秩序结合到一起,那实际上对这些弱小民族和小国,包括受中国压迫的这些人民来讲,现在就是不光是反对中共的专制问题,实际上中共现在参与到全球资本的规则设置过程中。这样的话,实际上这四个地区的运动,不光是一个本地区的运动,而是应该跟全球公民反对剥削、反对霸权连到一起。”

“把目标设定为彼此之间互相支持自决权,按照国际人权标准去互相支持,这本生也能让你获得其他地区公民社会和享受这些价值的人的支持。这是非常重要的,因为现在你脱离不开全球国际化的过程,你必须得修改过去那些不平等的规则,比如说不光是中共的打劫,还有以前不平等的美国霸权和其他的老牌帝国主义的霸权,像英国、法国的霸权你都得反。”

“不光是反对中共的专制,也要反对这些专制跟过去这些霸权,造成经济上不平等的这些国家,这些帝国主义,也要反对他么的霸权和这种经济上的不平等的规则,这样就跟全世界的人民争取自由和解放的运动 ,真正的结合在一起,这样才能互相支持,这样全人类才可能真的解放。谢谢。”

来源:  西藏之声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