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中国电文让“文化霸凌”的新疆政策现形

国际调查记者联盟周日发布了一批清楚列出中共管理新疆再教育营的内部文件,而这批名为“中国电文”的新疆泄密的效应仍在全球持续延烧。专门研究新疆文化的美国华盛顿大学讲师雷风 (Darren Byler) 告诉德国之声,这些文件不仅证实许多关于再教育营的重要信息,也让中国在新疆施行的“文化霸凌”现形。

《专访:中国电文让“文化霸凌”的新疆政策现形》

德国之声:你认为“中国电文”所分享的这些内容的重要性何在?

雷风:由于这些内容是来自中国共产党的内部文件,且清楚地叙述再教育营是如何运行的,所以我认为这些内容非常重要。虽然很多内容都与之前逃出再教育营的人、其他居住在新疆的人的叙述及政府标案文件内容差不多,但因为这次的信息是源自于共产党的内部文件,所以我认为“中国电文”直接证实了我们之前掌握的信息。 换句话说,中国政府已很难对外宣称再教育营不存在。

德国之声:“中国电文”的细节有符合你对再教育营的认知吗?

雷风:之前透过逃出再教育营的人的分享,我们已大概知道再教育营的管理人员有权在被关押的人违反行为准则时,对他们施以罚则,而“中国电文”的文件直接证实管理人员拥有这个权力。 此外,这批文件也仔细的叙述了各种监禁的方法,包含在门上装两道锁,以及所有被关押的人在营内大部分时间都是被监控的。

除此之外,这些文件中也包含了如何确保食物质量及防止疾病扩散的准则,而这些细节是我们之前没办法清楚得知的。 透过“中国电文”的文件,我们得以清楚了解中国政府如何系统性地来处理再教育营过度拥挤的问题。

德国之声:你在国际调查记者联盟的访问中,提到了“中国电文”中提到的各种维吾尔人该学习的“课程”显示中国共产党认为维吾尔人的生活方式很落后,所以他们需要被教育。 你可以详细解释一下这个概念吗?

雷风:“中国电文”的文件中提到再教育营内都使用“国语”,而非“汉语”。 我认为这显示共产党认为中文是基准语言,而其他语言的重要性都不及中文。 此外,文件中也提到了清洁的重要性,因为准则规范中清楚的要求维吾尔人要刮胡子与洗澡,但这与曾被关押的人所陈述的经验有落差。 大部分曾被关押于再教育营的人都说实际上他们在里面没有足够的时间洗澡或上厕所。

《专访:中国电文让“文化霸凌”的新疆政策现形》

雷风认为,新疆再教育营显现出来的是共产党希望透过强迫维吾尔人学习汉族文化来让他们融入汉族主导的社会。 换句话来说,他们在教导维吾尔人抛弃穆斯林的生活模式,也不要信奉伊斯兰教。

但整体而言,这套系统显现出来的是共产党希望透过强迫维吾尔人学习汉族文化来让他们融入汉族主导的社会。 换句话来说,他们在教导维吾尔人抛弃穆斯林的生活模式,也不要信奉伊斯兰教。 很明显的,中国共产党认为他们必须用世俗的生活方式与文化来取代维吾尔人原有的伊斯兰文化与生活方式。 他们认知中的“世俗”文化其实是“汉族”文化,而虽然汉族文化中有不少值得学习的部分,但当他们以强迫维吾尔人以汉族文化来取代原有的文化时,这便成为一种文化霸凌。

德国之声:中国政府在评论“中国电文”时,仍坚称新疆没有所谓的再教育营,也说这些文件都是造假的。 你认为国际社会该怎么做才会让中国开始或许软化他们的立场?

雷风:中国基本上认为他们已花很多金钱与时间去转化维吾尔人,所以我不认为他们会轻易地就放弃现在的说法与立场。 此外,他们也认为自己现在是崛起的强权,所以他们的立场不能轻易被国际社会或其他政府所挑战。 在我看来,现在的中国充满自信,所以我不确定国际社会到底该施加多大的压力才能迫使中国开始软化他们在新疆再教育营这个议题上的立场。 我觉得国际社会能做的是持续报导与关注与这个议题相关的故事,让它成为一个主流的议题,并且透过多国政府的结盟来向中国施压,这样或许中国会开始慢慢转变其立场。

德国之声:中国在新疆施行再教育营政策已有两年了。 你认为维吾尔文化能够撑过这段打压,顺利地延续下去吗?

雷风:现在全球使用维吾尔语的人口还是蛮多的,所以我认为要完全替代他们的文化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我觉得中国认为成年的维吾尔人因为从小生长于维吾尔社会中,所以他们很难真的完全被汉族文化同化。 另一方面,因为现在不少维吾尔小孩从小就在政府所控制的寄宿学校求学生活,生活中很多时间接触中文,且他们很长一段时间都会与父母分离,所以我觉得中国政府认为年轻一代的维吾尔人被汉族文化同化的机率比较高。

《专访:中国电文让“文化霸凌”的新疆政策现形》

雷风表示,大部分维吾尔人都还是会意识到自己被政府以不同的方式对待,所以我不认为现在中国政府有办法完全用汉族文化来同化维吾尔人。

即便如此,大部分维吾尔人都还是会意识到自己被政府以不同的方式对待,所以我不认为现在中国政府有办法完全用汉族文化来同化维吾尔人。 换句话说,大部分维吾尔人对于维吾尔文化仍存有一定程度的认同感,所以他们会找出不同的方法来抵抗政府的打压。 我一个维吾尔朋友的妹妹之前被转到政府所控制的寄宿学校,而她说学校的教室内有监控他们说话的机器。 只要有人在教室中说维吾尔语,他们就会被老师处罚。 但他妹妹说当她与同学独自在操场或厕所时,他们便会开始用维吾尔语交谈。 这显示中国政府现行的制度中,仍有不少漏洞让维吾尔人可以保有自己的文化。 但如果我们探讨的是维吾尔人能否将文化完整传给下一代,我认为这方面便有一定的难度。

雷风 (Darren Byler) 是美国华盛顿大学人类学系的讲师,专门研究新疆文化。 此前,他在数个国际媒体针对新疆再教育营的议题发表过数篇评论。

来源:   德国之声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