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中国的新疆政策已超越犯罪的定义

原本在阿尔巴尼亚大学任教的贾孜何 (Olsi Jazexhi) 今年8月到新疆参与了由当地政府所策划的再教育营参访,但过程中的访谈与目睹的一切,却让他惊觉北京所谓的“职业教育培训中心”是一个违反诸多基本人权定义的大型监狱。

《专访:中国的新疆政策已超越犯罪的定义》

德国之声:可以请你简述一下当初为何想参与由中国政府所安排的新疆再教育营参访?

贾孜何:我原先对于西方媒体关于新疆再教育营的报导抱持质疑的态度,所以我希望能有机会亲自到新疆当地了解情况。 我向中国驻阿尔巴尼亚大使馆表示有意愿去探查并强调,我认为不少西方媒体的相关报导内容都不是真的。 中国使馆在与我会面并了解我的背景与动机后,他们告诉我新疆政府8月有安排一个给外籍媒体人员参访的行程,问我有没有兴趣参加。 我说我很有兴趣,因为这样我便能亲身考察在地情况。

德国之声:可以分享一下你抵达新疆后所经历或目睹的一切吗?

贾孜何:抵达乌鲁木齐后,当地的共产党官员先向我们介绍了新疆的概况,但是过程中他们用非常歧视性的语言来形容维吾尔人及伊斯兰在该地的历史,我感到非常惊讶。 在我想象中,实行社会主义的中国,所有人都应该被平等对待。

然而,中国共产党官员不但用与恐怖份子相关的词汇来介绍维吾尔人,他们甚至称新疆一直都是中国的领土,这些维吾尔人是后来才迁移到此。 在简介中,当地官员也不断从中华文化代表文明与进步的角度来向我们介绍新疆。 这让我与其他参访的外国记者感到困惑。

当我们抵达位于新疆阿克苏市的一个再教育营时,我原先对新疆再教育营的设想已完全毁灭。 共产党官员特别强调这是一个“职业培训中心”,但在我看来,这个中心像是一个假造成学校的监狱。 不少年轻人被关在里面,而当地官员也向我们解释他们因为接触了极端主义,所以被送到这里。

《专访:中国的新疆政策已超越犯罪的定义》

“学员”表演节目

参访开始后,我开始与其中一些“学员”交谈。 当我以穆斯林惯用的阿拉伯语向他们问好时,他们先是面露惊恐,并迅速的以中文响应“你好”。 我对此感到疑惑,便继续以他们懂得的土耳其语提问,但这些维吾尔人依旧坚持以中文回答。 透过访谈,我惊觉这些政府口中所谓的极端份子,只是因为单纯信仰伊斯兰教、阅读古兰经、或是依照戒律生活而被关起来。 他们向我解释被关押的理由,在我看来都是最基本的人权。 我认为他们唯一的罪是他们不是汉人,以及他们信奉伊斯兰教。

在与中国官员交流的过程中,我与其他外籍记者不断询问为何中国政府要因为维吾尔人信仰宗教而关押他们。 当地官员仅淡淡地说:“我们是依法行事。 ”当我继续追问时,中国官员又说:“我们是在帮他们一个大忙。 中国政府提供这些维吾尔人免费教育,我们也教导他们中文与技能。 ”

听完这样的回答,我当下更急着追问,强调:“这些维吾尔人需要的不是技能,而是自由。 中国政府这样的做法是在剥夺维吾尔人的自由。 ”在我眼中,这些所谓的“职业技能培训中心”是一个强迫关押维吾尔人及其他穆斯林的地方。 中国政府不顾这些人的自由意志,在没有任何法律程序或审判的情况下,将他们囚禁于此。 再教育营中施行的一切准则也都是在强迫他们放弃维吾尔人原有的文化与宗教认同。

德国之声:您决定在结束参访后,将所目睹的一切公诸于世。 但中国政府一向是以打压反抗他们的人为名的,你曾担心受到他们的打压与骚扰吗?

贾孜何:参访结束后,我无法停止回想有多少维吾尔人遭受中国政府这样的打压,而这些经验也让我感到非常软弱与无力。 我认为自己不该因为目睹了中国政府违反人道基准的罪行,便感到无力。 所以离开新疆后,我下定决心将目睹的事实公诸于世。 中国政府安排这些参访的目的,是为了让我们在全世界替他们散播谎言。

我清楚明白中国是个世界强权,且中国政府有能力摧毁上百万人的生活。 我所面临的是一个保持沉默或是揭露罪行的难题,而我认为自己有责任将中国严酷打压穆斯林社群的行为与全世界分享。 当我开始公开谈论在新疆所目睹的一切后,数名中国官员纷纷出面称我是个骗子,并说新疆再教育营内的情形,根本不像我视频中所拍到的那样。

《专访:中国的新疆政策已超越犯罪的定义》

历史学者Olsi Jazexhi在新疆

我不在乎中国的国家机器如何打压我,我也不想被他们散播关于我的谎言给击倒。 我已下定决心要向全世界,尤其是穆斯林社群解释中国如何虐待他们的穆斯林社群。

德国之声:除了剥夺穆斯林信教的自由外,您认为中国政府的做法为何是错的?

贾孜何:中国政府并没有把维吾尔人当做人看待,而是以对待奴隶的方式来治理新疆。 正常人会对其他人产生情感、同情他们的处境并认为当别人受到不公平的打压时,我们有责任与他们站在一起。 但是中国政府不仅拆散维吾尔家庭,并以凌虐的方式对待维吾尔人,这些做法以超越了一般对犯罪的定义。

中国政府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跟我一样都是人,而不是神,所以他们没有权力禁止其他人信仰宗教。 从参访再教育营的过程中,我也领悟到中国政府非常在意国际社会如何评价其新疆再教育营政策。 但我也知道中国政府非常固执,所以要让他们承认自己的错误是一件艰难的事。

在与我争论的过程中,我意识到中国政府似乎无法辨别“反恐”与人民宗教信仰自由之间的区别。 每个国家都面临恐怖攻击的威胁,而中国也绝对有权力捍卫其国家安全,但这不代表他们有权藉由反恐来以酷刑打压一个特定的少数群体。

德国之声:国际社会及人权组织过去几年也多次出面批评穆斯林国家在新疆再教育营的议题上,选择噤声。 为何这些穆斯林国家不愿谴责中国在新疆所施行的政策呢?

贾孜何:我认为穆斯林国家普遍对中国如何打压维吾尔人并不了解。 虽然有几名穆斯林国家的记者与我一同参访新疆再教育营,但他们所看到的并非事实,而是被中国政府曲解的谎言。 此外,大部分的穆斯林国家也都是由独裁者统治,所以对这些统治者来说,中国是个好朋友。 中国不仅资助他们科技与武器,更传授他们如何打压与监控自己的人民。

换言之,我们不该期待这些穆斯林国家针对新疆议题谴责中国。 另外,中国政府也极力在说服这些穆斯林国家,与新疆再教育营相关的负面消息是美国与其他西方国家所编造的谎言,因为美国想藉此干预中国内政。 我本人在亲自造访再教育营前,也对这说法深信不疑。 由此可见,中国极力对外推广的论述,深深影响了穆斯林国家如何看待新疆再教育营的议题。

 

贾孜何是一名来自阿尔巴尼亚的历史学家,专门研究国家认同、宗教与其他相关议题。 他今年8月到新疆参访了再教育营,并在参访结束后,透过Yioutube及媒体访问来揭露于再教育营所目睹中的一切。

来源:   德国之声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

Secured By miniOr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