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 : 新疆面对全球最紧急人道危机

国际人权会议“奥斯陆自由论坛”首次在亚洲举办,选址台北,中国议题也成为焦点之一。美国记者李香梅(Megha Rajagopalan)获邀担任演讲嘉宾,曾经担任BuzzFeed和路透社驻中国记者六年的她,是首批揭露新疆“再教育营”的外媒记者之一。但是报导刊登后,她被北京拒绝续发签证而被迫离开中国。李香梅接受《德国之声》专访时,以亲身经验分析新疆和中国近年的剧烈改变。

《专访 : 新疆面对全球最紧急人道危机》

德国之声:甚麽启发你开始关注新疆?为何世界需要知道这个地方的状况?

李香梅:我一直对新疆感到兴趣,我在学生时代就曾经到当地旅游,被其美丽和独特的风貌所震撼。我在路透社供职时都有报导新疆的事,后来在2017年初转投BuzzFeed,开始听到新疆状况大幅度恶化,所以想做一则长篇报导,那时候极少人写过新疆的状况。后来我决定聚焦监控技术,成为我第一篇报导的主要框架。

新疆恶化的状况是非常明显,你只要到了当地就会看到处处都有警察和检查站,镜头和人脸辨识系统布满巡逻站甚至幼稚园。这也构成我的报导的两大部分–大规模监控和人脸辨识。关于监控,我认为重要之处在于这些技术并不只存在于中国,许多政府都在采购监控技术。某种程度上它让人们觉醒,如果政府把监控科技运用到极致,将会落得跟新疆一样的下场。关于“再教育营”,现在有近百万人被关押其中,是一个庞大的数字。那是全球最紧急的人道危机之一,世界应该关注。

维族人就连在家中奉行伊斯兰生活方式也被禁止,政府正在撤底改造他们的文化和宗教习惯,这种规模是前所未有的。中国侵犯人权不是新鲜事,但现今中国政府够胆量作出如此大规模的行动,正好令当权者的本质以及国际社会的沉默表露无遗。

德国之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上台后,中国的新闻自由状况有何改变?

李香梅:在胡锦涛执政或以前的时代,虽然有资讯审查,但中国本地媒体可以报导的内容仍然相对广泛,部分报章还可以发布不同种类的调查报导。但时至今日,大部分中国记者都会告诉你,这些空间已被收窄。中国国内的好记者不再能够像以往那样做新闻,是一件不幸的事。

对外国记者来说,我们确实看到过去五、六年来情况持续恶化。例如政府拒绝延续记者的签证,导致一定数量的记者被迫离开。当然,这对业内造成愈来愈大的压力。很多采访地点以往不会受到干预,但如今再去的话,警察一定会在酒店等着你。这些手段都是为了阻止采访。另一点我想特别提出的是,消息人士受到的压力也愈来愈大。这对于记者在中国做好新闻是非常不利的,因为我们都要确定消息来源得到保护。消息人士单纯因为接触传媒而面临恶果,在这种环境下我们更难做出好的报导。

德国之声:你在中国做访问和搜集采访资料时遇到甚麽困难?

李香梅:举个例子来说,以往要找学者做评论相对来得容易,但今时今日他们说话时都变得极度谨慎。我曾经与一位官方智库学者讨论一系列政治议题,那是一次很好、很和睦的对话,我也没有要引述他的任何发言。于是我问他以后能否再碰面,他告诉我:“我不被允许给你名片,但我们可以用微信联络。”他说智库明确规定,禁止他们发名片给外国人。大概从2013年开始,像这类人都不会想跟你说话,因为跟外国记者说话对他们没有益处,这令我们更难游说别人开口。外媒的报导无法在中国广泛流通,加上政府和官媒不断散播对外媒的恐惧,令我们的工作更加困难。

德国之声:你认为身在外地的新闻工作者,还有甚麽方法继续报导新疆状况?

李香梅:新疆的问题是警察无处不在,以致在当地采访非常困难。当地是没有出入境限制的,很多记者运用不同方法报导这场危机。很幸运地,我们有很多当地的卫星图片,不少出色的报导都以此为切入点,其他途径还包括招聘启示和政府采购数据。最后就是流亡者,要让他们诉说新疆的事并不容易,因为他们的家人无法离开当地,但很多流亡者还是鼓起巨大勇气接受记者访问。

《专访 : 新疆面对全球最紧急人道危机》

德国之声:你一直关注和报导中国人权议题,如何评价目前的人权状况?

李香梅:自从习近平执政以来,律师、公民团体和记者身处的环境恶化,这已不是秘密。一些以往能较自由地发声的消息人士,即使他们不会被捕,都很明显感受到来自政府的压力,令他们无法用以往的方式说话。在公民社会方面,有关非政府组织 (NGO) 法律的改革迫走了部分团体,例如美国律师协会。

我们目前身处的中国,所谓“敏感话题”涵盖范围之广是前所未见的,在各个方面都显然易见。另外,审查也比以往恶化。在谷歌和脸书被封锁以后,现在人们只用中国公司出品的网络服务,这情况已经非常普遍。如果你在几年前问我,我会说那不可能持续,但今天我已经不再这麽认为了,这很有可能是未来的大方向。

德国之声:中国的局势也影响着香港,最近《金融时报》记者马凯(Victor Mallet)被港府拒续签证,你认为会影响香港的新闻自由吗?

李香梅:新闻工作者因为做出反对政府的事而被拒发签谧,不是一个好兆头。这不利于香港的资讯自由,而且对所有在香港居住的记者来说,确实是一个警号。

德国之声:记者要准确地向全球读者报导中国新闻,你认为最重要的技能和知识是甚麽?

李香梅:同情心、对消息来源保持敏感度,在很多时候都很重要。因为受访者是冒着风险跟你说话,尤其谈到人权的时候。他们会失去家庭、工作,甚至自己的人身自由。你必须保持高度敏感,抱持最大的尊重并确保他们受到保护,这是一种实实在在的责任。

来源:   德国之声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