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银行出现腐败了吗?以慈善名义金援中国镇压新疆人民

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Congressional-Executive Commission on China)在致世界银行(World Bank)的一封信中称,世界银行以慈善的名义为中国提供资金用于压迫新疆人民,并对此深表关切。《外交政策》杂志(Foreign Policy)称,世界银行这么做已经不​​是第一次。

作者:马可·莱斯宾蒂(Marco Respinti)

《世界银行出现腐败了吗?以慈善名义金援中国镇压新疆人民》

世界银行集团总部大楼(Shiny Things – CC BY-NC 2.0

外援(foreign aid)可以为一个国家减轻痛苦,满足许多人的需求,但外援也往往是一个令人讨厌的东西,它可以沦为独裁者手中的一个重要工具。与极权主义、专制政权有关的外援,情况莫不如此。例如,知名杂志《外交政策》最近挖出一个中国挪用外国资金的事件,令人反感:世界银行提供的资金本应拨给新疆的学校用于教育,但却被中共挪用购置监控设备用于管控、压制新疆人民。相关文件显示,这些钱至少有3万美元被挪用购买带刺铁丝、催泪弹和防弹衣。

中国问题记者贝瑟尼‧艾伦—易卜拉希米女士(Bethany Allen-Ebrahimian)在《外交政策》的文章中写道,「8月23日,追踪中国人权问题的美国政府机构—— 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致世界银行行长戴维·马尔帕斯(David Malpass)一封信,对该银行为新疆自治区教育厅『新疆技术与职业教育培训项目』提供的5000万美元贷款项目表示关切。新疆约有1000万维吾尔人,他们大都是穆斯林,其中超过百万人现在被强行关押在教育转化营中,中国政府声称这些教育转化营是为传授职业技能而设。」众所周知,中共政府嘴里的新疆(维吾尔人更愿意称之东突厥斯坦)「职业技能学校」,实际上是指非法关押着数百万人、条件恶劣的集中营。但是,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的调查结果显示,中共政府的胆大妄为和世界银行的故作天真一样令人始料未及,世界银行仿佛是全世界唯一无视中国在新疆所犯恶行的机构。

另外,早在今年7月,艾伦—易卜拉希米就已报道,「一名世界银行员工给该行董事会的执行董事写了一封很长的电子邮件,详述其对新疆贷款项目的担忧。」这位要求匿名的人士(因为世界银行禁止员工向新闻界透露)还建议进行内部调查,「以确保世界银行不做违规的事。」不用说,世界银行无视这名员工的担忧,银行只保证所有使用资金的措施得到落实。

《外交政策》还报道,「2018年11月的一份招标文件显示,作为世界银行项目的一部分,由另一所学校负责管理的莎车县技工学校曾支出约3万美元,用于购买30个催泪弹发射器,100个防暴棒,400套迷彩服,100套防刺服,60双防割手套,45个头盔,12个金属探测仪,10个警棍和100公斤铁丝。这份招标文件最先是独立研究员章闻韶(Shawn Zhang)发现的。目前尚不清楚这笔资金是直接来自世界银行的贷款,还是来自其他资金渠道,但却表明公办学校有可能已被改变用途成为教育转化营,令人担忧。」

艾伦—易卜拉希米回忆道,法新社的一项2018年调查显示,「新疆地方政府为所谓的『教培中心』购买了大量警棍、胡椒喷雾、驱牛棒(电棍)和手铐。」这是「多个类似调查之一,这些调查有助于向外界证明,职业培训中心其实就是集中营。」这笔贷款于2015年5月由世界银行批准发放。按计划,该项目将「建立高素质的师资和管理团队、改善教学设施设备……还将组织针对农民和城市外来务工人员的短期培训,并为当地社区和企业提供技术服务」,本可以使4.85万名新疆学生受益。很显然,世界银行还「在中国其他省份和世界其他国家有类似的项目」。

艾伦—易卜拉希米还提到一个重要的事实说,现在,「中国政府对新疆拘留营的描述与世界银行贷款项目名称非常相似,有时甚至完全一致。8月16日,中国国务院发布《新疆的职业技能教育培训工作》白皮书,试图为中共政府在新疆的恶行正名,说这些教培中心对于消除恐怖主义、宗教极端主义滋生蔓延很有必要」。《寒冬》读者早已知道,这份「白皮书」只不过是中共一堆换汤不换药的最新谎言

可以肯定的是,正如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主席马克·鲁比奥参议员(Marco Rubio,佛罗里达州共和党人)和共同主席吉姆·麦克高文议员(Jim McGovern,麻萨诸塞州民主党人)在信中所说,世界银行批准这笔贷款发生在新疆拘留营投入使用之前,但「我们关切的是,在中共政府显然实施大规模关押,而且不断宣传为其新疆政策诡辩后,世界银行仍继续发放贷款,包括资本建设项目」。不过,他们的信目前尚未收到回覆。

世界银行的前身——国际复兴开发银行(International Bank for Reconstruction and Development)于1944年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一起成立,在世界范围内向二战后的发展中国家提供教育、农业和工业等领域的长期贷款,是布雷顿森林(Bretton Woods)协定的产物,该协定确立了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日本以及西欧国家之间商业和金融关系的规则。世界银行的资金来自其成员国,而成员国的资金则来自其本国人民。这是否意味着,把来自世界某些国家人民的钱提供给世界另外一些国家用于镇压百姓?

来源: 寒冬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