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维会副主席:纸和印刷术是维吾尔人发明的,却变成中国

纸和印刷术是谁发明的?不少教科书或历史书可能写是「中国人发明」,但维吾尔人认为这不是事实。世界维吾尔大会副主席Ümit Hamit 说,纸、印刷术都是维吾尔人发明,但中国却自称是中国人发明的。图/张家铭

「四大发明」之中,纸和印刷术是谁发明的?不少教科书或历史书可能写是「中国人发明」,但维吾尔人认为这不是事实。世界维吾尔大会副主席Ümit Hamit 说,纸、印刷术都是维吾尔人发明,但中国却自称是他们发明的,「太不要脸了」,但若说不是中国人发明的,「会被枪毙」。

「国际裁军暨解决争端研究院」(International School on Disarmament and Research on Conflicts,Isodarco)主办的2017亚太区域秩序国际研讨会今(27)日在中央研究院继续进行第二天议程。长居德国、首度应邀来台访问的世界维吾尔大会亚洲及欧洲区副主席Ümit除了代表主席热比娅问候蔡英文总统,在受访时痛批中国对东土耳其斯坦(新疆)的维吾尔人不仅迫害,还积极採取同化的政策。

他在访问中提到许多的历史造假,并举例说明,包括纸和印刷术的发明,以及明朝作家吴承恩着名小说「西游记」被改拍成电影,却成为虚构历史的工具。

首度访台的Ümit也对台湾的民主和年轻人留下深刻印象,包括走访台北101,感受到台湾城市的魅力与活力。

记者询问,台湾从小的教育把「新疆」认定是中国的一部分,对世维会不那麽了解,或许也同情,对此如何看待? Ümit说,国民党从满州国拿到了新疆,但1933年与1949年维吾尔人曾二度建立东土耳其斯坦国家,1949年中国共产党进来,因为苏联在它背后,「中共当时什麽力量都没有,苏联帮了它压迫维吾尔人到现在60多年」。

「东土耳其斯坦自古以来根本就不是中国的一部分」,Ümit说,「我们是其他的民族嘛! 语言不同,文化也不同,跟内蒙古人民一起生活过,我们没有什麽困难,可是中国共产党一来,说这是他们的地方,说全部的发明也是中国人了,太不要脸了」。

「中国人说的四大发明,一个也不是他的,知道吗?」Ümit接着说,印刷术、纸,都是维吾尔人发明的,但他们全部搞成都是他们的,我们不能说,一说不是你(发明)的,就枪毙你」。

「中国以前有一百多个民族,现在只有56个,56个可能有7、8个还存在,其馀的它自己的语言可能全部没有了,就是服装了,找不到这些民族。满州它治中国300年,现在一个人都没有,消灭了,全都消灭了。他也不让你说你的语言,现在已经没有了」,Ümit感叹,只剩下户口上还是而已。

他说,台湾因为50年日本统治也有些影响,「日本人也有他们错的地方,但他们也比较民主一点,现在美国帮助台湾也很多,台湾确实跟西方一样是很好的民主国家,有自决权,维吾尔人支持每一个国家、每一个民族的自决权」,「如果大部分的台湾人说要跟中国生活在一起,你也不能反对,因为它是多数嘛!这叫民主、这叫自决权」。

Ümit还提到,「中国有一个法律,但在我们东土耳其斯坦有另一个法律,就是每个星期一、三、五,都必须要唸中国共产党语言,在我们已经六十年了。以前是星期三,现在是星期一、三、五」,某些地方是每天,「以前喊过毛泽东万岁,现在必须要喊习近平万岁」。

「在新疆,全部都要坐下来喊共产党万岁,习近平万岁。但他们只想到同化,没想到你压迫得更大,反对的力量也更大,维吾尔人知道他们必须要拼命,他们真的感觉到。因为你不让他活,不让他说他的语言,他要怎麽看呢?只有拼命」,Ümit强调,东土耳其斯坦人民想要自决「是90%以上」。

用「西游记」造假:在吐鲁番立孙悟空、猪八戒凋像

「我们跟中国已经2千多年、3千年的敌对,我们从以前匈奴就经常打败中国,也有了其他不同的国家,也曾控制中国,经常跟他们打仗,但到1949年它就是压迫我们」,他笑说,(中国)好像是报这个仇一样。

「中国历史上有过16个朝代,13个是他自己控制的,其馀的也不是他,全部都是另外的民族控制的」,Ümit说,成吉思汗控制500年,满州控制300年,「他就有800年是别人控制的,怎麽会说是自古以来全部地方是你的呢? 从历史来看这是无聊的话」。

Ümit继续表示,「中国的佛教是从维吾尔人送到中国,从印度到维吾尔,然后维吾尔到印度」,「但中国却搞了一个孙悟空的电影(西游记),说唐三藏是他的人,来这里送经,搞法真不要脸」,「这个地方就是维吾尔人的地方」。

「已经20多年了,它在我们维吾尔人的吐鲁番搞了一个四个人的大型凋像,孙悟空、猪八戒…四个人全部都有,然后他说,以前在历史上他们来这儿,就是帮了这里的民族,然后把这写到书上」,它们伪造的更坏。

Ümit说,「中国把挖出来的那些历史文物又埋在我们家乡的地下,然后从那些建筑找到时,说这全部都是汉人文化,说『自古以来这就是我们的地方嘛』,这样搞他们都好意思」!「他们还说足球也是汉人发明的,唉呀!我笑的肚子都疼了」! Ümit认为,中共教育他的人民跟他一起说谎,这很不好。

来源:   民報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