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双语教育”趋向“去藏语化”西藏民众热议却遭噤声

【西藏之声2017年4月13日报道】近日青海省海南州当局拟推动“双语教育转型”计划,被指意图发起“去藏语化”活动。有藏人发表公开信予以批评,更有著名学者多识仁波切发文批评地方当局“在民族教育上不征求专家和群众的意见,出台违宪违法的政策文件”。然而,针对各界的批评、呼吁、建议,中共却以删文噤声来回应。

《中共“双语教育”趋向“去藏语化”西藏民众热议却遭噤声》

藏人扎西旺楚(又译:扎西文色)/图片来源:New York Times

争议事件起因:海南州中共当局提“双语教学转型”

2月27日,中共海南州当局将名为《关于推进全州双语教学转型提质工程的实施意见》的征求意见通知,印发给各县教育局以及州属各学校,要求各方组织讨论研究。

网络上随即就此展开激烈讨论,藏人教师、学生、作家、普通公务员均谴责海南州地方当局的这一“双语教学”转型计划,实为逐渐用汉语取代藏语。

有藏人学者在网上发文透露,有藏地中共政府发布文件明文规定“少数民族语言文字要在规定的时间段里从高中、初中和小学的体系中逐步退出,逐步被国家通行语言文字‘代替’和‘过渡’,使少数民族地区逐步成为单语的教学体系,最终将少数民族语言文字及其所承载的文化传统从学校教育体系中废除。”

藏人写给海南州州委书记张文魁的公开信

本月4日,中国社交媒体微信与微博均出现了署名才让吉的藏人,写给海南州州委书记张文魁的一封公开信。

才让吉指出此次“双语教学转型”争议,张文魁是导演也是主角。她表示自己便是接受双语教育长大的藏人,举例指出了双语教育的优势,以及未接受双语教育的藏人所面临的各种困难。

张文魁在同德县调研时声称“海南民族教育基础条件好,一直走在全国藏区前列,但也要勇于面对当前民族教育不适应经济发展和创业就业新形势等突出问题……大力推进双语教学转型提质工程。”才让吉在文章中质问说:“您明明知道海南的民族教育在藏区的地位,却打着适应经济发展的旗号而实行全州双语教学的转型,您觉得这合适吗?您以为这么多年是双语教育阻碍了藏区经济的发展吗?您是否有充分的研究证明您的观点?”

才让吉还表示,若按照张文魁的逻辑,中国普通学校中的双语教学也该实行转型,用英语代替汉语的地位,实行全英文授课。“因为英语是国际通用语言,也是很多经济发达国家的官方语言。按照您的思维方式,这样也很合理啊。”

“语言和文字是藏族的命根子,也是我们的底线。 您可能会觉得这是一种狭隘的‘民族观’,而对于我们藏族而言这就是真正的价值观,我了解的其他很多少数民族也不例外,也包括汉族。”

才让吉在信末呼吁海南州州委书记张文魁多读有关双语教育重要性的书籍和文章,并希望他“少看一些像马戎写的文章,他作为一名伪学者并没有什么参考价值”,“最后请牢记:教学转型不像赌博,也不像做小白鼠的实验,这会涉及到几代人的一生幸福,请深思。”

此外,曾因言获罪入狱四年、笔名为“铁俄让”的藏人作家扎西热丹,也在网上发文点破这一教育转型的伪装:“双语教育转型,说白了就是择其一。而最终被选择的,就是汉文。”

藏人学者多识仁波切抨击双语教学转型,批“民族教育不征求专家和群众的意见”

西藏著名学者多识仁波切也在网上发表文章《也谈民族教育》,指出网上对此话题的热烈讨论,是“关心国家大事的好事,各级民族教育部门、有关领导,应该欢迎,虚心听取。”

多识仁波切回顾了中共于“解放”初期、文革、改革开放,以及如今,在西藏教育政策方面的一系列变革,强调如果“少数民族语言文字要在规定时间段里从学校体系中逐步退出,逐步被国家通行语言文字代替过渡”的消息属实,那么“岂止会遭成少数民族群众的不满而已,那是严重的决策失误。”

在文章中,多识仁波切强调:“边缘化民族语文的行为,宣布民族语言文化退出中小学教育系统,不仅是违反共和国宪法的违法行为,也是对少数民族的赤裸裸的歧视行为,是制造各民族离心离德、毁坏民族团结、国家统一的思想认知基础的做法。”

“近几年在藏区,民族教育上不征求专家和群众的意见,不贯彻党的民族政策,独断专行,闭门造车,出台一些违反宪法和民族法的政策文件,引起群众的不满,频频出事。出事后利用官方的强势,把责任推到群众的身上,用简单粗暴的维稳手段处理问题,这样做的结果只有一种,那就是失去民心,埋下祸根。稳定工作不是‘喷水灭火’,而是从思想根源上消除‘火种’,而官方在这方面冷静思考的不多。”

中共在西藏新疆推广普通话“维护国家统一”

今年年初,中共教育部印发《〈国家语言文字事业“十三五”发展规划〉分工方案》,声称将加大在少数民族地区推广普通话,“进一步强化国家通用语言文字在维护国家统一、促进民族团结和社会发展中的重要基础作用。”

该规划提到“加快提高民族地区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普及率。在强化学校语言文字教育方面,将语言文字要求纳入学校、教师、学生管理和教育教学等环节……”

《纽约时报》等媒体的多份调查报道指出,中共当局数十年来试图在治下各地统一化语言,推行普通话的同时,限制其他语言如藏文、维吾尔文的教育。

2010年开始,藏地黄南州的藏人师生开展活动,抗议中共系统化消灭藏语文,2012年青海和甘肃又推出新的教学政策,淘汰藏文在中小学教学中的主导地位,同样引发了抗议。

在玉树州,不但没有藏文学校,当局更下令寺院和私立学校不得向俗人教授藏文。当地藏人扎西旺楚(又译:扎西文色)为挽救藏语,曾试图以法律途径来引起中共对西藏语言与文字的重视,改变西藏学校轻视藏语教学的政策,最终却身陷囹圄。

2015年,黄南州各县的藏人学生为保护藏语而示威游行,地方政府将此称为“达赖喇嘛和西方敌对势力的阴谋”,并指“达赖集团教唆学生对抗法律,干扰社会,破坏和谐,颠覆政权”。

《中共“双语教育”趋向“去藏语化”西藏民众热议却遭噤声》

图片截取自高峰净土网站

流亡团体报告:《西藏双语教育政策:以中文系统化取代藏语文》

设于印北达兰萨拉的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TCHRD)本月初发布报告《西藏双语教育政策:以中文系统化取代藏语文》(Bilingual Education Policy in Tibet: The systematic Replacement of Tibetan Language by Mandarin Chinese,暂译)。

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该中心主任次仁措姆表示,中共政府实施的“双语”政策,正朝除藏语文外其他课程全由中文教授的形式转变,“这根本不是双语教育,而是前方百计实施单语、也就是汉语教育。官方努力的方向明显是要从语言文字着手消灭西藏文化。”

次仁措姆强调,学习、使用、继承一种语言文字,也是不可剥夺的人权。

“双语教育转型”争议事态发展:审查!删文!

在才让吉、多识仁波切以及其他藏人知识分子及学生的各种公开观点,发表于微信与微博等网络平台后,受到了极大关注。

然而,被呼吁“虚心听取”民众观点的中共当局,则随即启动审查机制,在各大网站删除相关公开信、呼吁信以及评论文章。

来源:   西藏之声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

Secured By miniOr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