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对新疆哈萨克族人的镇压仍在继续

两个家庭的故事——他们仅因是哈萨克族而遭受迫害,导致家庭破裂。

作者:雷拉·阿迪里江(Leila Adilzhan)

《中共对新疆哈萨克族人的镇压仍在继续》

迪娜·努得拜(Dina Nurdbay)和维权人士赛尔克坚·比莱喜(Serikzhan Bilash)

我们是哈萨克斯坦的维权人士,每天的工作中我们都能见到从可怕的教育转化营逃出来的新疆哈萨克人,同时,我们也收集关于那些没能逃出来的哈萨克族人的独家信息和文件。

如果一个新疆哈萨克族人有亲人移居到哈萨克斯坦,尤其是在国外的亲人还出来发表一些不利于共产党的言论,那在国内的哈萨克人就足以被定为极端主义分子并判重刑。阿曼古丽·阿吉莫尔达(Amangul Agimolda)是一名46岁的公立医院医生,从业十年以来没有任何不良记录。她被判处11年有期徒刑,只是因为她的哥哥阿曼泰(Amantay)于2017年移居到了哈萨克斯坦。阿曼古丽有两个孩子,一个11岁的女儿和一个6岁的儿子,但现在他们都不知去向。

《中共对新疆哈萨克族人的镇压仍在继续》

阿曼古丽·阿吉莫尔达(Amangul Agimolda)

在她的家族中,她不是唯一一个遭受中共迫害的人。她42岁的弟弟伊斯代·阿吉莫尔达(Estay Agimolda)是一名有学士学位的会计,在当地警察局上班,他39岁的妻子瑞斯古丽·卡在(Rysgul Kazai)同样拥有学士学位,是一名职业翻译,两人都被抓捕判刑,分别被判14年和12年。他们6个月大的女儿也「失踪了」。阿曼古丽40岁的弟弟阿曼戈尔迪(Armangeldi)是一名农艺学家,被判了13年。

《中共对新疆哈萨克族人的镇压仍在继续》

伊斯代·阿吉莫尔达(Estay Agimolda)

几天前,一名哈萨克族女企业家迪娜·努得拜(Dina Nurdbay)来找我。她曾在教育转化营被关了一年。现年28岁的迪娜毕业于乌鲁木齐大学的设计专业,是一名哈萨克民族女性传统服饰设计师。她曾在上市公司和私人公司上过班,后来她决定向银行借贷7万元自己开办小型女装制衣公司,在新疆伊犁哈萨克自治州的尼勒克县做生意。

当迪娜说起自己的事业的时候,她充满活力,对自己的工作非常有热情。在经营过程中,她遇到过一些难处,最终都成功解决,成为一名有才华、受欢迎的设计师,她为自己设计的服装注册了「桍尼凯(Kunikei)」商标。就连中共政府都派她参加各种展览会,展示她制作的哈萨克民族服饰,尤其是那些为婚礼设计的服装。展览会让她更加成功,后来她一个月能赚大约12万元人民币(约17,000美元)。

迪娜告诉我,公司的生意特别忙,她根本没时间关注地区和国家政治,但是政治却盯上了她。一天早晨,她出差刚回来,发现有几个陌生的未接电话。后来,两名警官到她家把她带走,并对她进行了两个小时的审讯。这只是她噩梦的开始,那时也正值中共宣传要召开十九大会议。

2017年10月14日,在十九大正式召开的4天前,迪娜被抓捕入狱。她当即要求被释放,因为她不明白她到底犯了什么罪。迪娜回忆说:「我从被关押的房间看到外面有很多男人被押上了大卡车,那时,我意识到我的处境很危险。我多次问他们为什么拘留我,但是没有人给我答案。」当她描述她在监狱和那年在教育转化营里所遭受的羞辱和难以忍受的痛苦时,她的泪水止不住地流。

迪娜细节讲述了转化营里的恐怖折磨,在转化营里如果她不遵守中共严格的法规,他们就要敲诈威胁她。那里有许多维族和哈萨克族妇女,她们都不敢跟彼此说话,因为她们知道如果说话就要受罚。最令迪娜感到痛苦的是,当她被允许在视频上见她白发苍苍的祖母时,她看到祖母没有戴头巾,见面只有短短3分钟,在此过程中她们都得忍住泪水,因为哭也是要被处罚的。

迪娜的父母是哈萨克斯坦人,迪娜自己也有哈萨克斯坦的居留权,因此中共才最终同意将她从转化营释放。但是她的噩梦并没有结束。她被放出来的那天,她男朋友带着一束美丽的鲜花在门口迎接她,后来她得知这也是中共安排好的,为的是拍一些宣传照。之后,她发现原本银行为她的有前景的公司提供无息贷款,如今却开始加收被她称之为「宰人」的高额利息。后来,迪娜还是嫁给了她的男朋友,因为她男朋友卖了房子和车子来帮她还贷,证明她男友真的在乎她。

2019年,迪娜来到了哈萨克斯坦,但是她还是要继续偿还新疆银行的贷款利息,否则她的家人会遭到报复。她曾经是一个富有的女商人,但现在过着贫穷的生活。

《中共对新疆哈萨克族人的镇压仍在继续》

迪娜与赛尔克坚·比莱喜在一起,讲述她的故事

这些普通的哈萨克族人的故事证实了一个事,在新疆哈萨克族和其他突厥语民族人身上正发生一场文化灭绝,其中一个手段是剥夺他们的钱财与事业。自由世界应该一同呼吁,要求中国关闭所有教育转化营,释放所有不幸的受害者。

来源: 寒冬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