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对新疆穆斯林后代强行洗脑学者认为此乃文化灭绝

阿德里安·泽斯博士(Dr. Adrian Zenz)在其最新的研究报告中多处引用《寒冬》的报道,详细阐述了中共如何通过拆散新疆穆斯林家庭达到阻止一个民族将宗教信仰和文化认同传给后代的目的。

作者:马可·莱斯宾蒂(Marco Respinti)

一些评估报告称,新疆(维吾尔人更愿意称之为东突厥斯坦)的教育转化营关押了300万突厥语系穆斯林。这些人未经审判即被非法关押,他们只因种族和宗教信仰的缘故,便被定为有罪。

在研究这个主题的专家当中,态度最严谨的是德国学者阿德里安·泽斯,他是德国科尔塔尔的欧洲文化与神学学院(European School of Culture and Theology)的独立研究员和博士生导师,专门研究中国的少数民族政策、少数民族的教育体系、公开招聘信息(特别是教师、警察或与安全相关的招聘)、公开招标文件、国内安全预算,以及中国西藏地区和新疆的维稳措施。他出过一本书,叫《威胁下的西藏特性:中国青海省的新融合主义、少数民族教育与职业战略》(“Tibetanness” under Threat?: Neo-Integrationism, Minority Education and Career Strategies in Qinghai, PR China,荷兰莱顿和美国波士顿:2013年由Global Oriental出版社出版),他还与别人合着了《安多写真:变化动态》(Mapping Amdo: Dynamics of Change,布拉格:2017年由Oriental Institute出版社出版)。

一年前,当泽斯第一次对外公布其关于新疆拘留营关押人数调研报告时,被中国政府实施「洗脑」的在押人员有100万。有消息来源称,仅一年的时间,这个数字就变成了之前的三倍。与此同时,中共政府对外佯称这些拘留营是为打击暴力宗教极端主义而建的「职业培训中心」。然而《寒冬》公布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从内部流出的独家视频,拍摄的是新疆其中一座教育转化营,已将真实情况呈现给读者。最近,泽斯博士也亲自揭露了这些拘留设施的真面目及其悲剧性实质。

悲剧中的悲剧,便是关于被拆散的家庭的故事。事实上,在新疆有很多穆斯林和突厥语系家庭的整个家族中所有成年人都遭到了抓捕、关押。孩子的父母、亲戚全都被抓了,只剩下未成年儿童没被关进拘留营。这引起了中共的注意,它急不可耐地将其利爪伸向年幼的一代,企图抹去他们的宗教信仰和文化认同,教育他们在思想上只忠于中共。《寒冬》还公布了另一个反映维吾尔族儿童在「再教育」中心被集中洗脑的视频,看了令人胆战心惊、不寒而栗。因此,泽斯博士在不可多得的、意义深远的调研报告中大量引用《寒冬》的报道,揭露中共政府别有用心地拆散穆斯林家庭,妄想一箭双雕:既可以趁机将突厥语系的民族大批杀戮,又可以在其后代的教育上随心所欲,想怎么教育就怎么教育。

《政治风险》(The Journal of Political Risk)是一本同行评审期刊,2013年5月创办于纽约。泽斯博士在该杂志的2019年7月第7期第7卷上发表了调研论文,标题是《斩断他们的根:中国政府在新疆发起运动拆散父母与孩子的证据》(Break Their Roots: Evidence for China’s Parent-Child Separation Campaign in Xinjiang),这篇论文主要的依据是现有的中共官方文件,泽斯对这些文件的理解非常透彻。

孩子们的处境极其可怜

泽斯博士说,陈全国出任新疆党委书记之后,自2017年春以来,新疆维吾尔等穆斯林少数民族和突厥语系少数民族的境况不断恶化,所以美国计划用《马格尼茨基法案》对他实施针对性制裁

《中共对新疆穆斯林后代强行洗脑学者认为此乃文化灭绝》

德国学者阿德里安·泽斯博士

然而,由于「中共政府从来没有发布过相关官方报道,更不承认发起过这种拘留运动」,所以这项政策到底导致「多少家庭、有几代人被拆散及该政策的真正性质确实非常难以确定」 。此外,正如这位德国学者所强调的,有些家属认为,「这些孩子现在被关在孤儿院」或「被收留在食宿全包的全日制公立学校」。他的调研报告真的发布得非常及时,因为他在中共当局发布的文件中找到了「新疆政治再教育和拘留运动造成几代人被拆散的证据」,并在报告中系统地呈现、分析了这些证据。

泽斯的报告写的是2018年下半年发生的事件,综合了四个不同渠道的消息来源:「第一个消息来源称,曾经被关押过的人以及他们的家人提供的证词非常一致地表明,父母遭到某种形式的拘留,他们的孩子要么被关进孤儿院,要么被送往寄宿学校(后一种情况更为普遍)。第二个消息来源称,中共的政府计划表明,若父母遭到某种形式的拘留,国家就会要求地方当局和学校集中处理他们的孩子。第三个消息来源称,中共官方文件证明,政府实施了一整套政策,旨在系统地提高这些学校收容各年龄段少儿的能力,尽管这些集中管理的寄宿学校已经逐步高度安保化,其中大部分政策是陈全国出任新疆党委书记头半年内实施的。第四个消息来源称,政府报告和建筑工程招标文件证明,在公共教育系统和特殊困境儿童保护中心均建有这种高度安保化的寄宿设 施。」

尽管中共口口声声称这些是「特殊困境儿童保护中心」,但孩子们在里面的处境非常可怜。一名证人说,有一位支教的汉族老师在江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的网站上发帖称,「学生非常可怜,十二月天气那么冷,还是穿着那又薄又破又旧又脏又臭的衣服,已经很久没换了,走进教室,气味很难闻。」尽管如此,中共政府仍然声称,「父母遭到关押的孩子从这样的分离中获益匪浅。」真是罪加一等。

有计划、有步骤地将少儿禁锢、洗脑

但是,孩子们不仅仅是遭到虐待这么简单。泽斯博士所描述的是一个别有用心的思想改造工程,目的是不仅要通过教育转化营控制新疆的今天,还要通过对孩子的洗脑来掌控新疆的未来。为达到这个目的,中共还不惜大量使用高科技。正如泽斯所说,「这种『国家关怀』尤其体现在高度安保化、集中管理的寄宿设施,而在这些寄宿设施内,父母对儿童的监护权是无效的(尽管有的孩子有监护人,有的可能没有)。这是一场史无前例的运动,新疆地方政府打算斥资数十亿美元兴建这些寄宿设施,限定在短期内完工并配备数字化数据库系统,目的就是要拆散孩子与他们的父母,在封闭的环境中对他们开展同化教育,实施洗脑。」

正如《寒冬》每天都在报道的,宗教信仰就是中共的头号公敌。多亏泽斯博士,我们现在开始意识到,家庭很快就会成为中共的二号公敌,因为家庭是传播宗教价值观和文化认同的首选地方。现在,将孩子与父母和家人拆散「形式多样,程度不一,有周一至周五的日托班、周一至周五的全托班,还有完全与父母和家人分离的长托班。由于新疆教育系统要求孩子们举报父母,我们保守地推断,父母的影响力正在普遍锐减,特别是在向后代传播文化和宗教信仰方面。更有什者,父母的影响力很有可能已经完全消失」。红色中国就是极权主义国家,还需要为此提供更多证据吗?

泽斯博士在报告中举了几个实例,其中一个充分展示了新疆的真实情况。他写道:「截至2017年2月下旬,新疆已建有4387个『双语』(以汉语为主)幼儿园,计划招收56.29万名新生,主要面向维吾尔人聚居的南疆农村招生,而且正在密锣紧鼓地进行。一些新闻报道指出,兴建幼儿园的速度可以用『快马加鞭』来形容。为了能够迅速、高效地完成建校任务,相关政府部门之间相互协调,据称已签了军令状。这些幼儿园必须在九月份新学年开学前竣工。然而和田地区更是迫不及待,要求务必在7月25日之前把幼儿园建成。在这一场轰轰烈烈的加速建校运动中,仅在南疆少数民族地区,银行就一共发放了80亿元人民币的贷款。而在喀什地区,中央政府给幼儿园建校项目发放的津贴竟高达7.676亿元人民币。」也就是说,中国为了巩固其专制地位,竟投资近12亿美元(相当于80亿人民币)禁锢儿童,对他们实施洗脑。

「新疆试点」和我们的将来

泽斯博士在报告中总结道,令人恐惧的是,「中共各部门充分协调,旨在加速拆散儿童与父母的各种运动」已经达成其阶段性目标。泽斯解释道,事实上,「截至2019年5月,新疆地方政府确实充当了很多孩子的『父母』,如果没有十万十几万,少说也有几万。」即使在政府释放这些孩子的父母以后,孩子们周一至周五照样可以留在全托班或寄宿设施,这意味着中共比父母有更多的时间影响他们的下一代。随着特殊困境儿童保护中心和寄宿设施不断增多,周一至周五(时间或许更长)学生被迫保持与家长分离。可以肯定,这并非是巧合,而是属于中共政府实施强制性社会再造运动的一部分,目的是有意「斩断他们的根」,改变突厥语系少数民族社群。

泽斯博士的调研报告接受了意大利日报《新闻报》(La Stampa)广泛的同行评审,并被英国广播公司(BBC)用来完成一篇同类主题的第一手报道,他毫不怀疑:「社会控制机制长期的发展」清晰地表明,「(中共)的长远目标是在新疆实施文化灭绝,旨在彻底改变下一代的内心世界,扭转他们的思想,使之与共产党的意识形态保持一致。 」

在此,我们再次提一下「种族灭绝」这个可怕的禁用词。无论是强摘器官,还是对新疆年轻一代进行强制洗脑,都是中共对中国人民实施的种族灭绝,中共屡次被要求对这些恶劣行径负责。专家、学者、非政府组织和国际机构对于中共的种族灭绝罪早有记录、考证,世界各国对于中共的这一罪行还能忍受多久?

如果世界各国继续拒绝正视中国当权者的罪行,那么中共政府就会把「新疆试点」变成一项国策,甚至还会与新丝绸之路(「一带一路」)一起出口到国外。新疆仅仅是个开端,因为「中国政府正把新疆当作尖端监控技术和警务预测平台的实验地。如果中国政府认为拆散孩子与父母是阻止宗教信仰和文化认同传播的有效方法,那么它很可能会继续采用这种方法,并将其运用到中国的其他地区。目前正在新疆进行试点的强制性社会再造方法有可能会成为中国其他地区,乃至「一带一路」沿线的其他极权主义国家的模板。中共政府就是借助「一带一路」倡议收买、征服了全世界大部分国家。

泽斯博士对《寒冬》说,他对调研报告进行了总结,并得出了一个更为明确的结论:「我们在新疆所看到的,是(中共)用尖端的监控技术、巨额的财政拨款、详细的部署规划、军事般的处决等手段(对穆斯林)强行实施针对性的文化灭绝,前所未有。」新疆孩子们的未来就是我们后代的未来,全世界人民应该尽快明白这一点。

来源: 寒冬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

Secured By miniOr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