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正在进行「文化灭绝」

维吾尔族艺术家塞努拜尔·吐尔逊(Sanubar Tursun)的失踪凸显了一个惊人的事实:中共对维吾尔人的文化灭绝已成事实。

《中共正在进行「文化灭绝」》

维吾尔族音乐家塞努拜尔·吐尔逊(Sanubar Tursun)

作者:保罗·克雷斯珀(Paul Crespo)

国际知名的维吾尔族音乐家塞努拜尔·吐尔逊在中国失踪。这位艺术家曾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南部农村地区具有相当大的影响力,而该地区恰处于中国「新丝绸之路」(「一带一路倡议」)的战略路线上。

《自由比利时报》报道,塞努拜尔原定于2019年2月在法国雷恩、昂热和南特的演出已于2018年11月被取消,显然当时她的出行受到了中国当局的限制。与她关系密切的消息人士称,她已被捕,并经审判被判处五年徒刑。然而,中国当局拒绝证实她的下落。

对于维吾尔人来说,塞努拜尔的歌曲表达了他们无法公开表达的感情,不过她也很小心,编写歌词很谨慎,尽量不要超越当局所设定的限制。她的音乐会吸引了成千上万的观众,其受欢迎的程度令中国当局感到担忧。

塞努拜尔·吐尔逊并非第一位,亦非最后一位在中国遭此厄运的艺术家。最近几个月以来,中共在中国西北地区各地已逮捕了大批维吾尔族知识分子和艺术家。其他经证实已被捕的艺术家有:知名喜剧演员阿迪力·米吉提(Adil Mijit),流行歌手拉什达·达吾提(Rashida Dawut),通过「丝绸之路好声音」电视节目声名鹊起、大有前途的年轻歌手查希尔沙(Zahirshah),以及民歌手佩莱德·玛姆特(Peride Mamut),后者演唱的喀什歌曲在文革之后的20世纪80年代一度颇受欢迎。

遭到逮捕的维吾尔族知识分子中除了艺术家,还有一些知名学者和隶属官方机构的共产党员。2017年5月,前新疆大学校长、干旱地区研究专家塔西甫拉提·特依拜(Tashpolat Tiyip)在北京机场「失踪」。据《世界报》报道,当时他正要带一些学生前往德国参加会议。特依拜拥有东京理科大学博士学位,自2010年起任新疆大学校长,他还被法国高等研究实践学院(Ecole Pratique des Hautes Etudes,EPHE)授予荣誉博士学位。

此后特依拜的情况无人知晓,直到后来美国自由亚洲电台(RFA)在2018年10月的一次报道中称,他被看到出现在一部警方教育片中,同时出现在影片中的还有另外五名被判犯有「分裂国家罪」的维吾尔人。据说,因狱中表现良好,特依拜的死刑判决在两年后被减为无期徒刑,这在中国是一种常见的做法。

《世界报》在随后的报道中称,前新疆医科大学校长哈木拉提·乌普尔(Halmurat Ghopur)也被逮捕,他被定为「双面人」并被判「传播分裂主义思想罪」 。国立东方语言文化学院的法国籍维吾尔族研究员迪丽努尔·热依汗(Dilnur Reyhan)表示:「乌普尔先生的所有研究均使用普通话,这种做法通常令维吾尔人看不惯。(中国当局)正在打击向来支持中共的重点院校的亲政府精英、院长、校长……」

热依汗是研究维吾尔侨民身分认同和民族主义方面的专家。她还说:「他们逮捕所有可能对挑战中共发挥作用的人,即便是体制内的人。这证实了中国并不是像其所说的那样是在追击思想激进的维吾尔人,而是在打压民族身分认同。其实伊斯兰教并非维吾尔族身分的首要或唯一标志。」

伦敦大学亚非学院教授雷切尔·哈里斯(Rachel Harris)将这场针对文化和知识领袖、艺术家、学者和作家的打压称为「文化灭绝」国际学者也已开始提出中国对许多群体的迫害是否构成「文化灭绝」的疑问。

《寒冬》早先报道过,中国当局为关押维吾尔人修建了集中营,即所谓的「教育转化」机构。「教育转化」营的英文通常被译为transformation through education camps,即教育「转变」营,但「转化」其实是「改变信仰」(conversion)的意思。中共的官方宣传假称建这些营地是为了「反对伊斯兰极端主义」,但是实际上,这些条件严苛的营地是用来监禁和洗脑,被关押在里面的受害者被强制「解洗脑」,放弃其宗教信仰,若有抵抗就会惨遭酷刑,一些人甚至被折磨致死。这些营地被用来将汉语言和文化强加于维吾尔族和其他少数民族。

中共温和地称其为「教育转化」营,纯属是有意误导人。这些营地并非学校,而是监狱。囚犯们必须劳动,除此之外,他们还要不断接受洗脑,所接受的「教育」可能还是很残酷的。备受尊敬的德国学者阿德里安·泽斯(Adrian Zenz)是一位研究本议题的专家,他在一篇报告中说,「因着这些教育中心明显惨无人道的生存环境,曾有几名被拘留者死亡,还有一些人精神崩溃了。」泽斯估计新疆有一百万维吾尔人被关押在营中,他称这是「自文化大革命之后最激烈的强制性社会再造运动」。

对维吾尔人的打压并不局限于一座座拘留营的高墙之内,营外的维吾尔人也必须参加政治性会议和汉语课程。政府没收了维吾尔人的中国护照,并限制其与海外联系,维吾尔人连离开家乡都必须得到中国当局的特别许可。宗教限制更是严格到一个地步,政府事实上已将伊斯兰教视为非法。

这些中国维吾尔族文化名人的失踪和被捕表明,一个维吾尔人无论多么有名望,多么受欢迎,都逃不过被关集中营的厄运,同时也表明,中共在新疆地区的镇压力度极端残酷,已使得那里没有人可以表露丝毫异议,哪怕是忠诚的共产党员也不可以。

来源:   寒冬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