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高薪利诱内地老师赴疆任教高压管控令教师纷纷逃离

中共招聘大批教师赴疆帮助其实现对新疆的「中国化」,但当地恶劣的人权状况却逼得前往任教的教师纷纷逃离,他们不但没得到期望中的高薪待遇,反而证件被扣押,人身、思想受管控。

《中共高薪利诱内地老师赴疆任教高压管控令教师纷纷逃离》

一位招聘至新疆的教师正在教课(网络图片)

中共一直在通过破坏新疆维吾尔族穆斯林的文化传统来对他们实施全面同化。多年来,中共一直在鼓励维吾尔族和其他突厥家庭将子女送到新疆以外的地方接受中学教育,维吾尔学校也被要求用普通话教授所有科目。为了确保维吾尔下一代从小接受汉化教育,并无条件地完全拥护共产党政权,自2017以来,中共发起了大规模的招聘活动,派遣内陆省份的中小学教师赴新疆任教。

南疆是中国大部分维吾尔族人的家园,也是再教育转化营高度集中的地区。2019年上半年,当局从新疆地区以外招聘了5498名教师至南疆的四个州(阿克苏、和田、喀什和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任教,招聘的人数占今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教育部门招聘总人数的62%。

继去年年底,喀什地区「为进一步加强国语教育」招聘教师11,917人后,今年喀什的疏附县又自主面向全国招聘国语教师780人,招聘条件第一条就是「政治素质好,热爱祖国,拥护党的路线、方针、政策」。

和田皮山县今年招聘教师1000名。而为被捕维吾尔穆斯林的子女而设有十多所所谓的「爱心」托儿所和九所幼儿园的洛浦县则面向内地高校补充招聘410名中小学、幼儿园教师。数量之大令人咋舌。

许多同意赴疆工作的教师为他们的选择而后悔,他们发现自己被国家骗了,因为承诺给他们的条件没有兑现,更重要的是,这些教师无论工作期间还是个人时间都遭到实时管控。

一位刚从新疆逃离的教师近日向《寒冬》讲述了自己的遭遇。因怕遭到迫害,她要求匿名。

承诺未兑现:是洗脑而不是津贴

2017年,这位年轻的女士看到政府的招聘信息,承诺凡是去新疆任教的老师月工资5000多元人民币(约730美元),3个月后转正,并报销往返机票,优厚的待遇吸引她和几个朋友一起报名赴疆。

初到新疆时,县长给他们举办了一场欢迎宴,鼓励他们努力工作,扎根在新疆。而三个月后,一切都开始转变了:月工资骤减至3000多元人民币(约430美元),本应报销的飞机票也成了泡影,不仅如此,他们每月必须拿出500元人民币(约70美元)「扶贫」,这些钱被用来接济那些父母被关进教育转化营的孩子。有限的工资勉强能维持生活。

最让她感到痛苦压抑的是政府对他们的严密管控。学校天天开政治会议,还强迫他们背诵国家政策、习近平讲话等,应对随时来校抽查的督察组,若有老师回答不上来,就会被认为思想觉悟不高而受处罚。

「一句话说得不对就可能被抓,不敢说校方哪里不好,或者暗示党领导不好,只能听话。有老师仅仅因为用手机拍巡逻车就被抓走。」她回忆起在新疆的感受。无处不在的监控以及言论上持续的管控只会增加内心的压抑。若发现谁说了与习近平思想不一致的话,就会随时被抓。

这位教师回忆道:「校领导的电话都被监听,在我任教期间,学校的好几个主任和上级领导都因说错话被抓。但没人敢去担保,因为会被扣上两面人的帽子,也得被抓接受思想改造。在新疆没人敢随便说话,生怕出错被抓,就连跟母亲通话我都只敢说些问候和一般事情的话,那段时间我每天都压抑得喘不过气来。」

多数孩子的父母被关押在转化营里

提到她的学生们,这名年轻教师也很难受,「那边的孩子大部分都是单亲家庭,一百个人有八十个是父亲或者母亲被抓的,基本上爸爸都被抓坐牢了,还有的是父母都被关起来的。」

当局为防止教师离开,以审核为由,把他们的资格证、毕业证、档案等扣压在教育局。这使得这位年轻的教师感到更加不安。她告诉《寒冬》,曾有几位同事想回家,向教育局要毕业证,却被扣上「有反动倾向」的帽子抓走。

她也好几次去教育局要求拿回自己的证件,均被拒绝。后几经周折,她才要回了自己的证件。她说:「即使拿不到相关的教师资格证,回内地不被承认,我也要离开新疆,逃离政府的管控。」

来源: 寒冬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