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为何对国际批评越来越无动于衷

《中国为何对国际批评越来越无动于衷》
北京——两名加拿大人在显然的公诉报复中遭到拘留。一位著名牧师、一位国际知名的中国摄影师,以及国际警察机构的中国籍最高级别官员都已被中国当局扣押。在新疆西部地区,成千上万的穆斯林被关进拘禁营,接受大规模的思想灌输。

这些以及许多其他人——包括亿万富翁律师,甚至包括一名中国逃亡者的美国籍子女——的扣留表明,执政的共产党不再担忧对反对者采取严厉行动给其国际地位带来的风险。

已经有迹象表明,这种强硬态度可能正在让中国在海外失去支持,甚至使美国和其他地方的温和派没有了友好的声音,几十年来,他们曾一直主张,与中国领导层接触要好过对抗。

“这种态度削弱了那些试图保持中立者的工作,”伦敦国王学院教授凯里·布朗(Kerry Brown)说,他是2016年出版的中国领导人传记《中国CEO:习近平的崛起》(CEO, China: The Rise of Xi Jinping)一书的作者。

“所有的人——学者、商人以及其他人——现在都将小心翼翼:‘这种事可能发生在任何人身上。’它制造了一种破坏性的疑惑感。”
对于它眼里的批评者,中国执政的共产党从未表现出多少宽容,而且长期以来,对国际社会对其行为——比如处理西藏问题的方式,或1989年对天安门广场抗议者的血腥镇压——的批评感到愤怒。尽管如此,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党内对国际反冲效应的顾虑约束了中共的行为,或至少影响了中共为自己的行为公开辩护时的说法。

这个政治考量现在已经发生了明显的改变。

中国在上述所有案例中,都对普遍存在的国际谴责不屑一顾,并进行了反击。中国通过官方媒体、外交渠道以及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等国际组织,指责批评者干涉中国内政,或指责他们为遏制一个正在崛起的经济、外交和军事大国采用双重标准。

观察人士说,两名加拿大人本周在中国被拘留调查的时机表明,这是对华为高管孟晚舟在加拿大被逮捕的报复。美国检方指控华为犯有银行欺诈罪

《中国为何对国际批评越来越无动于衷》

许多政治观察人士认为,中国在习近平的领导下已变得过于强大,但又过于没有安全感,所以不愿容忍妥协,也不愿容忍那种可减轻外国批评的有分寸的做法。 POOL PHOTO BY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周四说,国家安全官员拘留两名加拿大人的做法符合中国法律。其他中国官员也为这种做法进行了类似的辩护。
“那些指责中方拘押有关人员以报复加方拘押孟女士的人,应当首先反思加方的所作所为,”中国驻加拿大大使卢沙野本周在《环球邮报》(the Globe and Mail)发表的一篇评论文章中写道。“以双重标准对中国进行谩骂是无耻和虚伪的。”

在经济实力的鼓舞下,面对着充满敌意声音的美国政府,中国领导层似乎对来自国外的指责越来越无动于衷。

这反过来支持了华盛顿和其他国家的鹰派人士的观点,他们认为中国的行为理应得到更严厉的回应。这样下去的危险是,与西方的关系出现螺旋式下降,这可能导致更多更加不可预测的对抗。

中共拥有的《环球时报》的总编辑胡锡进在一段视频中警告说,如果加拿大向美国引渡这名华为高管的话,“中国的报复可要比抓一个加拿大人严厉得多。”

人们对什么原因改变了这个政治考量存在争议。许多政治观察人士认为,中国在习近平的领导下已变得过于强大,但又过于没有安全感,所以不愿容忍妥协,也不愿容忍那种可减轻外国批评的有分寸的做法。

“你可以把中国现代史看作是一部实力展示与试图赢得老牌强国接受的斗争史,”亚洲协会美中关系中心主任夏伟(Orville Schell)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

“对一个几乎没有软实力优势的一党专制的列宁主义国家来说,这种复杂周旋并不容易,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不渴望被外界接受。”

习近平在这个多种因素的平衡中重申“一党”使命的努力,明显产生了效果。特朗普政府在贸易和其他问题上的政策似乎也证实了习近平的直觉,即世界的唯一超级大国不会给另一个超级大国腾出空间。

《中国为何对国际批评越来越无动于衷》

温哥华,在华为的首席财务官孟晚舟的法庭听证会外面,有人举着标语,呼吁释放两名被中国拘捕的加拿大人。 LINDSEY WASSON/REUTERS

结果是,没有迹象表明,习近平不久将表现出更大的意愿,屈从于国际社会在人权问题上的压力。与此相反,他在更强大的安全机构的帮助下,加强了共产党对社会几乎所有方面的管制能力。

自他2012年上台以来,中国已经通过了让党在教育、信息、文化和网络空间等方面拥有全面控制权的新国家安全法。他还成立了一个国家安全委员会,与白宫的国家安全委员会不同,中国的国家安全委员会把大量的注意力放在国内的安全威胁上。

中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一直是一个神秘机构,很少出现在官方新闻报道中,但地方政府网站上的消息显示,它在打击间谍、铲除异见和消灭颠覆活动等方面激励了官方力量。几乎可以肯定,这个委员会影响了导致一系列引人注目的拘留事件的政策。

“前进的道路不可能一帆风顺,”据中国官方通讯社新华社发布的讲话摘要,习近平今年4月在国家安全委员会的一次会议上说。“越是前景光明,越是要增强忧患意识,做到居安思危。”

像中国这么大、这么有影响力的国家似乎肯定会吸引外国情报机构的注意,但在消除国家安全与执政党安全的差别上,中国比其他任何国家做得都出色。

目前被关押在中国的那两名加拿大人都是中国可能曾作为倡导者指出的那种人,或至少是那些渴望在中国工作、与中国合作的人。他两人都未公开表示过敌意。

迈克尔·斯帕沃尔(Michael Spavor)经营一家旨在促进与朝鲜的旅游、文化和商业交流的非政府组织。康明凯(Michael Kovrig)曾是一名加拿大外交官,自去年起一直为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工作,该组织是一个旨在化解国际冲突的非政府研究机构。

该组织的通讯和外联主任休·波普(Hugh Pope)周五说,康明凯定期在中国各部门和公共论坛上与高级官员见面,最近一次是今年10月在北京举行的有关区域军事事务的第八届香山论坛上。

“任何关于他危及中国安全的指控都毫无根据,”波普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危机组织从事中国外交政策方面的工作,特别是在与亚洲及其他地区的危机有关的外交政策方面,我们相信中国能够帮助各方坐到谈判桌前、找到解决方案。这次逮捕发生在我们与中国当局进行了十年良好且富有成效的接触之后。”

来源:   纽约时报中文网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