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反击针对新疆拘禁营的国际批评

《中国反击针对新疆拘禁营的国际批评》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主席雪克来提·扎克尔(中)周一在北京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屏幕上播放着名为《新疆反恐》的纪录片。 NG HAN GUAN/ASSOCIATED PRESS

北京——中国政府用花言巧语的视频和咄咄逼人的社论在Twitter和YouTube上发动攻势,拒绝接受中国正在大规模拘禁穆斯林越来越多的证据,并将批评者描绘为西方阴谋的参与者。

中国发起声势浩大的媒体攻势之前,《纽约时报》和国际调查记者同盟(International Consortium of Investigative Journalists)发表了中国政府将100多万名穆斯林少数民族关押在教化营的揭露性报道。这些报道利用泄露的官方文件,揭露了中国西北部新疆地区拘禁营的强制性工作方法,加剧了国际社会对中国执政的共产党的批评。

美国众议院上周以压倒性多数通过了一项法案,可能会对指导实施拘禁行动的中国官员采取制裁措施之后,来自中国的反对近日来已有所升级。

中国官员指责西方立法者、专家和新闻媒体诋毁中国政府的政策,在新疆挑起民族不和。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主席雪克来提·扎克尔周一在北京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驳斥了美国国会的这项法案,称其为“对中国内政的粗暴干涉”。

他说,这些设施(北京称之为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现在只接收自愿留在那里的人,试图用这种说法平息外界的批评。他说,其他以前在这些设施里的人已经“结业”,但他没有提供任何细节,也拒绝表示他们是否已被释放。

他不愿透露现在或以前的拘禁人数。海外的维吾尔族人和哈萨克族人说,他们没有看到大规模释放的证据。

《中国反击针对新疆拘禁营的国际批评》

中国官员向记者和外交官展示的再教育营。在拍摄这张照片时,尚不清楚该营地是否在运作。 GILLES SABRIÉ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北京的论据似乎不太可能说服包括联合国官员在内的专家们。大量证据表明,中国当局开展了一场大规模运动,将维吾尔族人和哈萨克族人关进拘禁营,目的是将他们变成共产党忠实的支持者。

人权观察组织(Human Rights Watch)中国问题高级研究员王松莲(Maya Wang)对新疆进行过深入的研究,她说,中共的说法缺乏可信度。“这种说法来自一个对该地区出来的大多数报告差不多总是撒谎的政府,”她说。

“如果中国政府真的释放了拘禁营里的人,那它就应该允许包括联合国人员在内的独立观察员不受任何限制地进入该地区,让他们自己去看看,”她还表示。

北京一直称其新疆政策的目的是遏制极端主义,并说这些政策已挽回了该地区的血腥无政府局面。最新的媒体攻势反映出中国政府信心满满,认为其叙事可能会减少西方对该地区的独立分析和新闻报道的效力,并可能减弱一些国家推动谴责中国强硬政策的努力。

在Twitter和中国报纸上,中国评论员指责西方知名学者充当美国情报机构在新疆问题上的工具。Twitter在中国国内被禁,但这并不妨碍政府及其支持者使用这个平台进行辩护,称拘禁营已经消除了新疆的恐怖袭击。

中国共产党旗下的《环球时报》英文版刊登了对新疆自治区政府一位发言人的采访。这位发言人说,两位知名的外国新疆问题专家郑国恩(Adrian Zenz)和雷风(Darren Byler)正在与“美国的反华势力合作,诋毁中国的新疆政策”。

雷风是科罗拉多大学博尔德分校(University of Colorado Boulder)的博士后研究员,郑国恩是总部设在华盛顿的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基金会(Victims of Communism Memorial Foundation)的中国问题高级研究员。他们说,中国政府攻击他们似乎反映了中国官员对自己正在失去有关拘禁营的国际争论的越来越多的焦虑。

“把我和雷风描绘成情报人员,是一种非常拙劣、粗鲁、抹黑的反击,”郑国恩说。“我觉得这很难令人信服。人们不再相信他们。”

并不是所有中国媒体的攻势都把焦点放在新疆取得的成功上。国有的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在YouTube上发了几段英文的视频,称它们是卷入极端主义和分裂运动的维族人以前制造的恐怖袭击。

政府周一给记者播放了其中一段视频,里面有2014年维族武装分子在中国西南部城市昆明火车站制造恐怖袭击的可怕场景,那次袭击造成了31人死亡,141人受伤。

“这些可怕的画面和数量惊人的暴力犯罪揭示了中国西部边疆地区安全形势的严重性,”视频的英语画外音说。“中国警方已把新疆确定为一个关键战场。”

雷风说,这些视频通过利用人们对维族人容易成为恐怖分子的夸大担忧,可能有助于转移对拘禁营的批评。但这些视频回避了有关政府对恐袭的响应规模是否恰当的基本问题,他说。

《中国反击针对新疆拘禁营的国际批评》

新疆喀什的一座清真寺。 GILLES SABRIÉ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他们缺了一点,没有说明是怎样从‘这一小撮人做了坏事’这一步到‘我们需要把180万,或不管估计有多少人关进拘禁营’的下一步的,”雷风说。

曾被关进拘禁营、后来离开了中国的人描述了他们在这些设施里受到的令人麻木、严酷,甚至野蛮的对待。被关押者要接受不断的灌输,叫他们放弃宗教热情,支持共产党。他们被迫学习汉语,背诵法律,练习行军,学习在工厂工作的技能。

法律专家已表示,即使在中国的拘留权力很广泛的情况下,这些拘禁营也没有法律依据,它们在未经法院审理、缺乏有效申诉手段的情况下,把人关进去数月或数年。上个月,联合国人权小组的六名专家和官员还批评了中国为大规模拘留辩护所引用的条例,称这些条例“与中国在国际人权法下的义务不相符”。

中国也继续对曾遭拘禁者,以及在海外公开谈论拘禁行动的维族人施加巨大压力。现居荷兰的维族女子哈斯叶·阿卜杜拉赫布(Asiye Abdulaheb)说,她帮助公开了新闻媒体上月发表的24页文件,她说自己受到了骚扰和威胁。

“中国警方一定会找到我们,”她上周六接受采访时说。她转述了中国安全官员对她的前夫说的话:“我们知道你们所有的事情。我们在荷兰有很多人。”

来源:   纽约时报中文网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