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新疆大规模抓少数民族 哈萨克人计划海牙国际法庭控诉

《中国在新疆大规模抓少数民族 哈萨克人计划海牙国际法庭控诉》

西娜尔.合乐西哇.艾特木哈买提的丈夫及家人被羁押在新疆
(图:对华援助协会,2018年5月25日)

(哈萨克斯坦-2018年5月25日)新疆当局拘捕众多的维吾尔族、哈萨克族及穆斯林,导致越来越多的家庭妻离子散的人间悲剧。哈萨克斯坦一名年轻母亲带着五岁​​的孩子,哭诉个人遭遇,她呼吁哈萨克斯坦政府向中国新疆当局交涉,尽快释放她的丈夫。另一位哈萨克人称,他的母亲在改造营内,被逼学汉字、背汉文。他个人已掌握近千名萨克族人被囚禁在中国。

去年五月以来,有越来越多的哈萨克人抱怨他们的家人,被中国新疆当局无缘无故的羁押,他们不明白当局究竟为何要把他们的亲人,送入所谓政治学习中心、去极端化教育中心。至今为止,被释放的哈萨克族人寥寥无几。

一位旅居哈萨克斯坦东哈州(Semei)的年轻妇女西娜尔.合乐西哇.艾特木哈买提(Xnar Klixiwa Aitmuhammet)对外披露,他的丈夫沃谭.加尔肯别克(Jarhenbek Otan)到中国后,遭到羁押。她说:“2016年12月,我丈夫为了续办护照而去中国,至今没有回来。听说他在改造中心,我无法联系到他”。

西娜尔.合乐西哇.艾特木哈买提称,她的公公、大舅子等三人也遭到羁押:

“我们的孩子阿合桌力.沃谭(Otan Jarhinbek)3岁时回过中国,现孩子快5岁了,每天在叫着爸爸,现在我一个人带孩子。我公公、大舅子等三个人回中国后,都被送去了改造中心,至今没有消息,现不知死活。我请求哈国外交部与国际人权组织帮助我们一家人平安团聚”。

另一位哈萨克人欢喜别克.吐尔逊别克也有同样的遭遇。他的父母亲先后被关入新疆塔城一新建的“改造营”。他说:

“我的父亲别乐得别克.哈得力别克(58岁),母亲努尔沙吾列.喀不都拉(62岁),住在新疆塔城。他们俩人持有哈萨克斯坦国绿卡。我父母为了看病,2017年10月5日去了中国。12月9日,先是我的母亲被塔城市公安局无缘无故的关进政治学习中心,实际上那是一座监狱。今年3月4日,我父亲去跟我母亲视频时,我母亲说她的眼睛模糊,吃饭时胃疼难忍。母亲还说,她被逼着学习几千个汉字,还要背诵汉文,如果学不会,就被关入一黑室内。母亲说,她连哈萨克母语都不会写,怎能学会几千个汉字呀?”

欢喜别克.吐尔逊别克和父母于2013年移民哈萨克斯坦,对于父母身陷囹圄,他感到无能为力。他说:“我父亲还发现我母亲的长发被剪了,我父亲情不自禁的哭了一场,并且申请当地政府释放我母亲,让她住院治病,但被拒绝。今年3月5日,当局把我的父亲也抓进了政治学习中心”。

去年以来,新疆各地大兴土木建监狱,以容纳更多的穆斯林。当局通过征用学校、商场,改建球场等体育设施,将穆斯林关入监狱。当局试图对少数民族采取思想改造,逼迫唱“红歌”,背诵汉语诗歌等方式,最终消除他们的信仰。

欢喜别克.吐尔逊别克说,他非常担心父母的安危:

“我父母俩人至今还在监狱,死活不明。父亲患有严重的甲状腺功能亢进症、心脏病、肺心病及糖尿病,母亲患有严重的白内障和胃溃疡,慢性胃炎等。他们被延误了治疗的最佳时期,病情会进一步恶化”。

目前,欢喜别克.吐尔逊别克掌握了近千个哈萨克族人被关押的资料,并打算向联合国求助。他说:

“我已召集了像我这样分割两国的受害者986人,我在此向世界人权保护组织、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求助,并且要求新疆政府赔偿两百万元人名币,作为我父母的精神损失费,医药费”。

哈萨克斯坦人权组织表示,他们将向联合国控告新疆当局的暴力恶行,同时还向海牙国际法庭控告中国当局。

来源:   ChinaAid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

Secured By miniOr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