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如何利用高科技监控压制新疆少数民族

《中国如何利用高科技监控压制新疆少数民族》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形象显示在新疆喀什地区的大屏幕上。多达100万穆斯林少数民族被关押在新疆的拘禁营内。 NG HAN GUAN/ASSOCIATED PRESS

中国喀什——一面墙大小的屏幕上,闪现着天眼在中国西部古老城市喀什拍摄的图像,各种颜色的图标标记着警察局、检查岗和最近发生安全事件的地点。一名技术人员解释说,只要点一下鼠标,警察就可以从任何一台监控摄像头调出实时视频,或者从更近距离观察正在通过该市数千个检查岗之一的特定个人。

她演示了该系统如何检索一个在某主要公路的检查岗被拦下的女子的照片、家庭住址和身份证号码。系统筛选了数十亿份记录,然后列出她的教育背景、家庭关系、与早前一起案件的联系,以及最近去过的一家酒店和一个网吧的情况。

中国的一个行业博览会上展示的这个模拟系统,提供了一个罕见的机会,让人们可以看到在动荡的新疆,也就是喀什所在的地区,一个现在监控着几乎每个角落的系统。

这就是中国领导人每年在这方面投入数十亿美元的高科技监控的愿景——精确、无所不在、无懈可击,它使新疆成为一个孵化器,培育出越来越具有侵入性的警务系统,它们可能会推广到全国乃至世界各地。

在愈演愈烈的贸易战中,为了推动对中国企业采取更严厉的行动,特朗普总统的一些助手也开始描述这个景象。除了担心市场壁垒、盗窃和国家安全之外,他们还认为,中国正在利用技术加强国内外的威权主义,而美国必须制止这种行为。

喀什的系统由国有的国防制造商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开发、销售,政府用于监控和压制新疆数以百万计的维吾尔族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成员的技术,已经发展成为一个蓬勃的新兴市场,该系统就位于这个市场的前沿。

这个平台将城市视为战场,旨在“将军用网络信息体系思想运用到民用公共安全领域,”中国电科的工程师王鹏达在一篇官方博客文章中表示。“现在回想起来,的的确确是在超前谋划。”

该公司说,该系统接入社区线人网络;跟踪个体并分析他们的行为;试图预测潜在的犯罪、抗议或暴力;然后建议部署哪些安全部队。

系统展示期间,屏幕上有一条标语:“存在就有痕迹,联系就有信息。”

《中国如何利用高科技监控压制新疆少数民族》

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最近在一个工业展会上的演示。 PAUL MOZUR/THE NEW YORK TIMES

《纽约时报》通过政府和公司记录以及对业内人士的采访所做的一项调查发现,中国有效地在新疆实行隔离监控,利用大批安全人员强迫少数民族接受监控和数据收集,通常忽略占新疆总人口36%的多数民族——汉族人。

这是一个虚拟的笼子,与新疆的教化营地相辅相成。在那里,当局拘留了100万或更多的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试图将他们转变为世俗公民,永远不会挑战执政的共产党。该项目帮助当局确定送往拘禁营或接受调查的人,并在他们获释后进行监控。

特朗普政府正在考虑是否将参与新疆行动的一家中国公司海康威视列入黑名单,并禁止其购买美国技术。海康威视是视频监控设备的主要制造商,客户遍布世界和新疆各地,它生产的摄像头安装在清真寺和拘禁营。中电科通过子公司拥有该公司约42%的股份。

“新疆可能是中国大规模监控系统的一种更极端、更具侵入性的例子,”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研究该技术的中国问题研究员王松莲(Maya Wang)说。“这些系统的设计目的非常明确,就是针对穆斯林。”
(《纽约时报》的隐私项目探索了公司和政府使用的监控技术,以及它将对我们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中国如何利用高科技监控压制新疆少数民族》

去年秋季,喀什巴扎外,购物民众排队进行身份核查。 PAUL MOZUR/THE NEW YORK TIMES

虚拟栅栏
喀什拥有72万人口,其中大约85%是维吾尔族。根据时报记者于2017年在中国东部城市乌镇举行的行业会议上看到的展示,中电科的平台在喀什可以动用包含680亿条记录的数据库,其中包括人员流动与活动的资料。

相比之下,截至2018年底,联邦调查局的全国即时犯罪背景调查系统中包含约1900万份记录

新疆警方使用中电科为安卓系统的智能手机开发的一款移动应用程序,将信息输入数据库。
获取并分析了这款应用的人权观察表示,它帮助当局发现他们认为可疑的行为,包括长时间出国或“不寻常”的耗电量。

《纽约时报》查验了该应用。警察还可以通过该应用给一些人做标记,比如他们认为已经停止使用某一部智能手机的人、不从前门进出或者给他人的车加油的人。

警方在新疆各地的检查站使用这款应用程序,作为一道虚拟的“围栏”。人权观察说,如果有人被贴上了潜在威胁的标签,在进行设定后,他或她每次试图离开社区或进入公共场所时,该系统就会触发警报。

“政府的独断专权在应用里得到反映,或者说写入了代码,”王松莲说。她还表示,该系统“旨在将一些模糊、宽泛的行为类别作为可疑指标,其中很多是完全合法的”。

许多国家的情报机构都会通过一系列的行为对个体进行更严格的甄别。但中国采取了极端的做法,从一开始就将新疆的穆斯林人口视为可疑群体,并笼统地界定可疑行为,包括向清真寺捐款等和平宗教活动。

中国政府为这个监控项目进行了辩护,说它提高了该地区的安全,并称新疆的教化营是就业培训中心。海康威视否认“在新疆有过任何不恰当的行为”,记者通过电话联系到中国电子科技集团,但该公司拒绝置评。

中国电子科技集团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帮助中国造出第一枚原子弹、卫星和导弹的那些军事研究实验室。它成立于2002年,是一家国有国防制造商,不久就将业务扩展到民用安全领域,例如与微软合作开发一个符合政府内部安全要求的Windows版本。

近年来,它转向了新疆。

中共在1949年控制了新疆地区,长期以来一直对维吾尔人保持着警惕。维吾尔人的突厥文化和穆斯林信仰引发了自治诉求,有时会对中国目标发起攻击。10年前,新疆首府乌鲁木齐发生反华骚乱,造成近200人死亡,此后,国家在监控方面开始大举投资。

大量安全采购合同的出现,是在2012年年末习近平执掌中共之后。2017年新疆的内部公共安全支出近84亿美元,是2012年的6倍,其中包括用于监视、人力和教化营地的资金。

海康威视在新疆获得了价值至少2.9亿美元的摄像头和面部识别系统合同。另一家利用了新疆安全淘金热的公司是被美国称为安全威胁的科技巨头华为。去年,它与新疆公安厅签署协议,帮助他们分析数据。

《中国如何利用高科技监控压制新疆少数民族》

和田的一个检查站,摄于去年。 ANDY WONG/ASSOCIATED PRESS

“目标是灌输恐惧”

从维族人及其他穆斯林身上采集信息的多层计划开始的地方,是新疆各个小镇和城市边缘那些状似收费站的建筑。

这里不收硬币,收集的是个人信息。

近期到访喀什一处检查站时看到,一队几乎全是维族人的乘客和司机走出车辆,缓慢走过中国电科制造的自动门,刷身份证。

“抬头,”机器给机动车驾驶员拍照时说道,武装警卫在一旁看着。

在银行、公园、学校、加油站和清真寺还分布着小型检查站,它们全都会把身份证信息录入大规模监控数据库中。

买刀具、汽油、手机、计算机甚至糖都需要身份证。据中国社会科学院一名研究员在2017年的一篇论文说,购买记录会被输入警方用以标记可疑行为或个人的数据库,该论文中使用了喀什的监控系统截图。

并非每个人都得忍受这种不便。在许多检查站,包括汉族人、持通行证的维族官员和外国访客在内的特权群体被挥手示意经过“绿色通道”。当局以这种方式,在同一片街道、也在警方网络数据库内,制造出彼此隔绝又相互重叠的世界——一个属于穆斯林少数民族,另一个属于汉人。

“这里的目标是灌输恐惧——那种他们的监控技术能触及你生活角角落落的恐惧,”曾撰文谈论新疆及中国监控国家的中国学者王力雄说。“安保所动用的人和设备的数量,是这种威慑效应的一部分。”

时报检视过中国监控公司深网视界科技有限公司(SenseNets)在线存储的数据库,从中可以看到新疆监控行动的规模,库中包含大约250万人的面部识别记录和身份证扫描信息,大部分在人口约350万人的乌鲁木齐市。

“任何人都可以拿到这些东西,这是让我担心的地方,”荷兰安保研究员、旨在促进网络安全的非营利机构GDI基金会的共同创办人维克多·热韦尔(Victor Gevers)说。

据发现该不安全数据库的热韦尔表示,这一网络记录显示,乌鲁木齐约1万个检查站在24小时内进行了超过600万人次的身份识别。

新疆当局有时还会强行要求居民在手机上安装被称为“清洁网络卫士”的应用,以对政府认为的可疑内容进行监控。

喀什及新疆其他地区近年来进行了DNA的系统性收集,还包括居民、特别是穆斯林的其他生物信息。官员如今收集血样、指纹、录音、多角度的头像,以及可像指纹一样提供独特身份辨识的虹膜的扫描记录。

这些数据库尚未完全整合,尽管新疆的监控国家笼罩着一层未来主义色彩,但当局仍在依靠成千上万名警察、官员和社区监视人员采集和录入数据。

“我们需要小心别忽视一点,那就是这个高科技警察国家仍然需要大量的人力,”曾研究过新疆安保支出的独立研究员郑国恩(Adrian Zenz)说。“正是人力与科技的结合,才使这个21世纪的警察国家如此强大。”

《中国如何利用高科技监控压制新疆少数民族》

喀什一座清真寺入口的安全门,摄于2016年。 GILLES SABRIÉ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在新疆地区以外的扩张

新疆的安保及监控体系已日益引来中国其他地区的仰慕者。其他省份与城市的警察代表团已访问过喀什及其他城市,欣赏——并考虑采纳——这些措施。

他们一般会参观警察指挥中心,那里有一排排警察盯着电脑,扫视着中国电科平台上的监控视频动态和居民信息。

据九江市公安信息网发布的官方报道,“新疆警务信息化实现了跨越发展,”中国东南城市九江维稳办官员张平在去年考察新疆时表示。

新疆的高科技警务能力,他接着表示,“值得我们大力学习”。

浙江和广东这两个中国东南沿海的富裕省份一直在对中国电科在新疆使用的监控系统进行试点,“为后续在全国推广奠定了强有力的基础,”该公司去年表示

中国电科还与南方城市深圳警方签署了协议,以提供类似于新疆的先进“指挥中心信息系统”。

技术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灰尘和照明不足可能会妨碍忙于同时追踪大量人群的安保摄像头的面部识别功能。根据发表在中国公安部相关刊物上的一份研究,最好的系统准确率也不到20%。

直到最近才给新疆当局进行了电脑安装与维护的一名技术人员称,警方监控中心依赖数百名工作人员对摄像头进行监控,这是一项花费大、效率低的任务。

这名技术人员表示,市中心以外的警察往往不具备复杂系统的操作技能,因担心与记者交谈导致的后果,对方要求匿名。

新疆的安保采购热潮导致该地区各地方政府累积起惊人账单,引发了对于当局如何能使系统保持运转的疑问。

以喀什为例,英吉沙县表示因安保支出今年资金存在“严重缺口”,并且此前未公布的“隐性债务”累积已达10亿人民币,约合1.5亿美元。

“自聘人员工资及维稳经费缺口巨大,保障基本支出的压力异常突出,””该警告称。

但该地区领导人仍告诉官员,今年他们的支出一律不得调整

“坚持把维护稳定作为压倒一切的硬任务,”领导层在该地区的年度预算报告中说。“千方百计筹措资金,保持严打高压态势不放松”。

来源:   纽约时报中文网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