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疆拘留营:“扣留”维族人的“模糊准则”

《中国新疆拘留营:“扣留”维族人的“模糊准则”》

过往不少维族人曾经维权,图为2009年,一批妇女称自己家属被中国当局囚禁。

中国当局被指在新疆设立的“拘留营”,囚禁了上百万维吾尔族人。北京说这些设施其实是“职业训练中心”,但一些巴基斯坦人早前对BBC乌都语说,他们在中国的新疆藉妻子都是被中国政府人员强行带走的,而且在营内受虐待,也被迫做一些违反伊斯兰教教义的事情。

一些巴基斯坦人向BBC乌尔都语记者称他们的妻子都曾被中国当局拘留,以下是他们的妻子被抓之前和之后的故事。

为保障受访者安全,受访者和他们妻子的名字都是化名。

沙希德角(Shahid Zaman)

我在中国得到一名当地女子帮忙开设了一家顾问公司。这名女子叫古勒芭努(Gul Bano ) ,生于新疆一个穆斯林家庭。我们为客户提供不同的服务:签证、市场顾问、采购、送货服务等。公司的业务不错。

2016年末,我们的一个客户下了一个很大的订单。我告诉当时在新疆家里古勒芭努,这次想用陆路从北京到新疆,开始干活前先在当地游览一下。我之前在中国旅行都是乘坐飞机的。

我记得古勒芭努对我说不要这样做,但我没有理会她。我坐车坐了许久,终于抵达目的地,住进了古勒芭努为我安排的酒店。

我到达当地后发现那里大部份人口都是回教徒,让我喜出望外,我也看见了数家清真寺。在目的地待了一天后,古勒芭努就要我离开,说她会在别的地方跟我会合。

我没听她的话,又跟她说我希望游览一下。她最终让我留下,但叮嘱我不要到清真寺祷告。我又没有听她的话,在一个主麻日到清真寺祷告,又到处闲逛,然后回到北京。古勒芭努随后也到北京来。

她有点担心,她说有中国的政府人员向她查探有关我的情况。我当时对新疆的情况并不了解,古勒芭详细解释后,我开始担心,但她安慰说不会有什么问题。

订单完成后,客户对我们的工作十分满意,我们也赚了许多钱。我和古勒芭努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就回到了巴基勒坦。

过了没久,我在巴基斯坦时尝试打电话给古勒芭努,但找不到她。我就尝试联络我们的共同朋友,奇怪的是,没有人知道她的下落。

这个情况令我有点担心。这对我来说有两个问题:我的生意不能没有她,而且她已经成了我的女朋友。

我也试图在到中国,但在北京机场被拦下来,被告知我不能入境。我跟中国国家移民管理局的人员说,我曾在中国读书,也有中国签证,曾多次到访当地。他们都听不进去,只跟我说我已经被禁止入境,会被遣返回国。

我跟许多有相同经历的人诉说我的情况。他们告诉我,古勒芭努是因为我在新疆参加了主麻日祷告而受罚。我不知道古勒芭努何时会获释放,也不知道她获释后会不会跟我联络,但十分惦念她。

《中国新疆拘留营:“扣留”维族人的“模糊准则”》

联合国对”百万维吾尔族人在新疆被拘”的报道感到震惊,并呼吁释放以反恐”借口”被拘押的人。

穆罕默德(Muhammad Jamil)

我属于巴基斯坦信德省部族一员,生意主要是捕捉蛇、蝎子、乌龟等。这在巴基斯坦是违法的,但我们鲜有人因此被抓。

我开始向中国出口这些动物,因此要往返两国。

有朋友跟我说,娶一个中国女子当太太有许多好处,我当时也是这样想的。我2016年跟一名不是回教徒的中国女子结婚,然后给她在北京买了房子。

我的太太是一个十分好的生意伙伴,因此我开始长时间留在北京。她2017年跟我说她想到巴基斯坦逛逛,于是我带她到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Islamabad)。

我的家人见到我的太太都十分高兴。我们在巴基斯坦待了数天,就回到北京。

2017年最后几天,我们当时在北京过着非常惬意的生活,我太太当时怀着我们的孩子。但一天晚上,中国政府人员来叩我的门,要求我出示护照。他们之后也问我的太太拿身份证明文件,然后要她跟着他们走。我要求他们解释,他们说她需要一些培训。

他们也命令我立即离开住处,一栋用我妻子的名义购买的房产。我惊慌了,我问了当初说服我娶中国太太的那名朋友,得到的答案却令我更慌。

他跟我说,中国的政府人员也说她的太太需要接受培训,然后就带走了她。我之后求见中国官员,跟他们说我和妻子都不信奉伊斯兰教,还在他们面前吃一些伊斯兰教教义不允许的食物,但他们只是跟我说要耐心等候她。

此后我在中国又待几个月,直到我回到巴基斯坦。我的护照还有有效的中国签证,但我并不想回到中国。我和我的太太都跟伊斯兰教没有任何关系,为甚么他们要惩罚我们?我并不知道我的太太下落如何。

贾瓦德(Jawad Hussain)

我在巴基斯坦旁遮普省出生,家里做成衣生意,在印度从商已多年。但印巴两国的紧张关系持续,因此家里转到中国继续生意。

我每次到中国的时候,都会聘请一位来自乌鲁木齐的回教女子当我的翻译。我认为她十分可靠。为了工作上的便利,我有需要娶一位中国女子为太太。在征得她父母的许可后,我们在2005年结婚。

2005到2014年间,她差不多每年都会跟我一起到巴基斯坦。在这段时间,我们育有两个孩子。2015年,为了完成她的愿望,我们一起到麦加朝圣。

2016年前,我们的生活完全没有任何问题。但在年末,一些中国政府人员来到我家,要我出示巴基斯坦护照。我当时以为这只是一个例行检查,但这些政府人员又要见我的妻子和孩子,又要他们出示护照,并扣了他们护照,说他们调查完毕后才会发还。

事情远没有结束。三天后,一些警察到我家来,说我的妻子和孩子都不得离开当地,还得每天早晚向当地警察汇报。

我最初以为这些只是暂时的安排,但我错了。这些禁令至今还在,而且每天都变得更加严厉。

中国政府在一年前发还给了我的护照,但仍然扣着我的妻子和孩子的护照。

来源:   BBC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