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奥威尔式宗教战争

《中国的奥威尔式宗教战争》
我们就直说吧:中国有一系列针对宗教人士的奥威尔式野蛮行径的记录。

在共产党统治下,对信仰的镇压曾有缓解,但如今无疑正在恶化。中国正在对穆斯林、基督徒和佛教徒进行拘禁、监控或迫害,其规模之大,是过去四分之三个世纪里在任何一个大国中所未见的。

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的王松莲(Maya Wang)认为,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国“对全球自由构成了自二战结束以来不曾有过的威胁”。

值得赞扬的是,中国在消除贫困、文盲和疾病方面取得了非凡进展。由此得到的结果是喜忧参半的,比起几十年前,中国人有更多机会看到自己的孩子生存下来,读上大学——但也更容易遭到拘禁。

中国将穆斯林关入拘禁营——一位五角大楼官员称之为集中营——的行为,似乎是自犹太大屠杀以来规模最大的基于宗教的拘禁行动。大多数估计认为,中国新疆地区约有100万穆斯林被拘禁,不过五角大楼官员暗示,实际数字可能接近300万。

据报道,穆斯林被要求违背自己的宗教原则吃猪肉或喝酒。中国还提供“免费健康检查”,以获取穆斯林的指纹、照片和DNA样本,用于建立监控数据库。

虽然中国没有为基督徒建立集中营,但它骚扰会众、关闭或拆除教堂,一些地区禁止孩子参加宗教仪式。据宗教监督组织中国援助(China Aid)称,中国去年拘留的基督徒达到10万人次(如果一个人在这年里被拘留五次,将以五人次计)。

中国已尝试在教堂安装监控摄像头,包括在面向会众的讲坛上安装。有了中国的面部识别软件,安全部门就可以识别出现在仪式现场的人。

中国还在试验更多的奥威尔式技术,包括公安部的大规模监控系统和“社会信用体系”,后者可以给逃债、逃税、违反交通规则或参加非官方教堂的人创建黑名单。
黑名单上的个人将被禁止购买飞机或火车票:尽管该系统仍在地方层面以不同的方式进行测试,但据政府称,去年它已禁止1750万人次购买机票。它还可以用来阻止升职,或者设置一个铃声,提醒给这些人打电话的人,对方不值得信任

该体系并不针对宗教人士,一些人认为,它并不像有时被描述的那样具有威胁性,但很容易看出,社会信用体系可以用来惩罚宗教团体——尤其是与一个大规模监控网络相结合。新疆的群众监督系统明确针对“热衷”为清真寺集资的人。

面对这一切,中国宗教人士表现出了巨大的勇气。87岁的天主教主教苏志民自1996年领导宗教游行以来一直被中国拘押。算上之前的拘禁时间,他总共在监狱和劳改营待了40年。

矛盾的是,在1949年共产主义革命前的半个世纪里,西方传教士行遍中国各地,开办学校和孤儿院,对这个国家的影响却只是微乎其微——然而如今,传教士被禁止,牧师受到迫害,基督教却得到了巨大的发展。中国有数千万基督徒,其中大部分是新教徒,有些人估计有1亿之多。

其中一些人加入了官方认可的、承诺忠于政府的教会,但大多数人加入的是地下教会,后者一直是镇压的主要目标。

藏传佛教也遭受同样的残酷对待。最不寻常的是班禅喇嘛的命运,他是藏传佛教中仅次于达赖喇嘛的二号人物。

前班禅喇嘛于1989年初去世。按照传统,藏人在1995年选择了一个6岁男孩作为班禅喇嘛转世。不久之后,中国当局绑架了这名男孩和他的家人,自那以后他们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在中国的参与下,另一个人被选中担任这一位置,与班禅喇嘛分庭抗礼。(达赖喇嘛死后可能会发生类似的事情,所以届时可能会有两名达赖喇嘛、两名班禅喇嘛。

真正的班禅喇嘛当年成了世界上最年轻的政治犯,历经一任又一任或改革派或强硬派的中国领导人,他和家人现在已被关押了24年。

我们不能改变中国,但我们可以对参与侵害自由的个人和公司实施有针对性的制裁——此外,我们当然可以为所有有信仰的良心犯发声。为他们争取自由,和寻求更多大豆出口一样重要。

来源:   纽约时报中文网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