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恐惧边疆

《中国的恐惧边疆》

从太空拍摄的中国西部一个偏远且高度动荡的地区的卫星图像揭开了拘留营网络规模和分布情况的面纱。这些拘留营用于对该地区大量的穆斯林人口进行思想改造。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新闻部(ABC News)通过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智库整理的新近研究开展的一项调查,确定并记录了28个拘留营的扩建情况。这些拘留营是中国政府在新疆地区开展大规模征服计划的组成部分。

数据分析显示,自2017年初以来,这28个拘留营的占地面积扩大了200多万平方米。仅在过去的三个月里,就增加了60万平方米,大约相当于30个墨尔本板球场(MCG)的面积。

新疆名义是一个自治区,生活有大约1400万中国公民,主要是穆斯林少数民族,其中最大一支是讲突厥语的维吾尔人。

长期以来,新疆都是小规模、偶尔暴力相向的分裂运动的中心。该运动旨在建立一个独立的以“东突厥斯坦”为名的维吾尔族家园。

《中国的恐惧边疆》

北京认为该地区是恐怖主义的温床,并为此加强了当地安全部队,扩大了警察局和检查站网络,并加强了电子监控网络。

“我们在这里看到的侵犯人权的行为规模之大,是自天安门事件后从未有过的,”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的国际网络政策中心分析师兼中国专家弗格斯·瑞安(Fergus Ryan)说。

据目击者和人权组织称,估计有200万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被集中拘留于这些营地,被迫接受爱国教育和“去极端化”教育。

“中国[政府]毫无法理地拘留如此多的人,真的有可能让这些人变得激进,并为暴力极端主义在未来的发生创造极好的条件,” 瑞安先生对澳广新闻部说。

中国起初否认这些营地的存在。然而,在联合国将于下周对中国人权记录进行审查之际国际社会的严密审视下,中国官员改变了策略。上个月,他们将新的拘留令合法化,并使其具有追溯力,同时还发起了一场宣传运动,将这些营地描绘成人性化的职业培训中心。

《中国的恐惧边疆》

规模最大的拘留营地群之一位于新疆西部。

位于古老的绿洲城镇喀什周围山脉上的一个戒备森严的拘留营。

该拘留中心被冠冕堂皇地命名为“阿图什市职业技能教育培训服务中心“。

2016年初,这个拘留营只占据一块土地,几乎没有围栏,位于一个工业园区内。

《中国的恐惧边疆》

随着中国开始增加大规模拘留的力度,这个营地的规模开始扩大。

如今,每个月都新添建筑,可以看到铁丝网越来越多。

公共绿地被用作员工停车场,许多拘留营都是这样的场景。

截至2017年12月,已新添20多栋新建筑。但一些强度最大的建筑工程仍在进行中。

这张于2018年年中发布于推特之上的照片显示该拘留营南部有多架起重机。

《中国的恐惧边疆》

一份针对该场址、日期标注为2018年3月的工程招标书中概述了一项9.5万平方米的开发计划书,其中包括一栋8500平方米的武警大楼、一堵1300米长的墙和大约7600平方米的“学生”空间。

然后在最新的图像中,我们可以看到南向位置上建造了三个大型拘留中心,外围至少有三层栅栏

《中国的恐惧边疆》

这个“再教育”中心建筑群的面积已接近15万平方米,比2016年时的规模增长了480 %。

这只是新疆拘留营网络快速扩张的一个例子而已。

无需费力就能找到更多的例子。在阿图什市中心以南20公里处,还有一处拘留营。

这就是喀什地区的疏勒县法制教育转化学校。

《中国的恐惧边疆》

在其周围似乎早已有了一处拘留设施。一份详细说明该场址扩展计划的政府文件将该项目描述为“照顾特殊群体,促进社会和谐发展”的项目。

拘留中心北面新建了多幢建筑,两侧有瞭望塔和铁丝网围栏。

这是喀什方圆50公里范围内的六个拘留设施之一。

但拘留设施的迅速扩大绝不仅限于新疆西部地区。一个更大的拘留营网络已经在新疆全境铺开。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的分析师已总共确认了

28个中心,并认为这些中心正被用作拘留营。

《中国的恐惧边疆》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认为其中17个极有可能是拘留营。根据其分析,其余11个有可能是拘留营。

“我们正在研究的是一个以令人难以置信的速度扩张的网络系统,其范围和规模绝对堪称巨大,”该研究所分析师瑞安先生说。

尽管本次项目针对研究的是这些营地的巨大规模,但这些很可能只是新疆拘留营网络的一小部分。估计拘留营数量在181至1200个之间。

《中国的恐惧边疆》

Mr Turan’s father before (L) and after being forced into an internment camp. (Supplied)

阿德莱德学生亚当·图兰(Adam Turan)80岁的父亲阿卜杜勒克林·图兰(Abdulkerim Turan)曾生活在喀什附近的一个村庄。他在其中一个拘留营呆了一年,被释放没多久后,于几周前去世。

图兰是澳大利亚东突厥斯坦协会(East Turkestan Australian Association)的秘书长。他说他相信父亲被关押是因为父亲是一个留着胡子、海外有亲属的穆斯林。

他之所以选择发声,是因为他的母亲也失踪了,并被推测遭到了监禁。“他们杀了我爸爸,所以保持沉默是没有意义的,”他对澳广新闻部说。

图兰先生展示了他父亲的两张照片,拍摄时间相隔一年。第二张照片是在他父亲被从拘留营中释放后拍摄的。照片中,他父亲长长的胡须被剪了,穿着睡衣,看起来很虚弱。

“[他们]不给他食物,不让他睡觉…..他太虚弱了,”他说。“我无法想象他是如何在这种情况下度过一年多的。”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秘书长埃尔金·埃尔米特(Erkin Ermet)博士也描述了拘留营中凄凉不堪的景象。他说拘留营里的生活已经变得让人难以忍受。

“这实际上是一场种族灭绝,一场暗地里的种族灭绝[运动],”他在位于土耳其首都的家中说。埃尔米特是安卡拉大学的语言教授。

“中国同化[维吾尔人的]方式是要让他们忘记自己原有的文化,然后用中国文化取而代之……[以便成为]一种文化,一个国家,” 埃尔米特博士说。他说他家里有13人被拘留。

在严密的监控之下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约有人口2400万,面积约为澳大利亚的五分之一,主要是崎岖的山脉、广阔的平原和沙漠盆地。

新疆与七个国家接壤,被指定为习近平主席施展 “一带一路” 宏大计划的关键门户。

2016年新上任的新疆党委书记陈全国是个强硬派, 在其领导下,加大了维安镇压的力度, 并推行了一个加强思想改造的项目。

从被掩盖到被曝光

中国政府上个月启动了所谓的“职业教育和培训项目”,以帮助不懂国语、受教育机会有限的居民。

“其目的是消除滋生恐怖主义和宗教极端主义的环境和土壤,阻止暴力恐怖分子活动的发生,”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主席雪克来提·扎克(Shohrat Zakir)在接受中国官媒新华社采访时表示。

他说,该项目针对的是那些犯了小罪的人,他们在培训期间会获得免费的食宿。

拉筹伯大学政治学和亚洲研究副教授詹姆斯·莱布劳(James Leibold)博士认为,少数民族[对政府]心怀不满,中国政府在多年来试图赢得少数民族民心受挫后,已经放弃了通过多元文化处理中国穆斯林问题的方法。

他说:“这个[拘留营网络]是中国共产党认为可以通过这些强迫性洗脑手段对人们进行改造的最新例证。”

ABC新闻部在向中国驻堪培拉大使馆发言人提问时,被建议阅读官媒《环球时报》英文版最近发表的一篇题为《新疆的教育计划提高了受训者及其家人的生活机会》的文章。

研究方法: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综合了这一领域的其他研究人员的著作,包括德国学者阿德里安·泽兹(Adrian Zenz )和在中国出生目前在加拿大学习的法律系学生张肖恩(音译)。本调查还将这些发现与数百份来自政府网站用于建造和装配这些设施的合同进行了交叉引用。维权人士和媒体所拍摄的照片和视频进一步证实了这些拘留营的情况。本项目仅集中研究了28个拘留设施,且有强烈的迹象表明这些设施均属拘留营网络的一部分。

来源:   abc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