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内幕:试验区弥漫死亡味道

50年前,中共在新疆引爆第一颗原子弹,官媒至今对此还是赞不绝口,完全掩盖原子弹对人类环境的危害和杀伤力,与美国科学家们的忏悔截然相反,映衬的是两种不同体制对待生命的态度和中共对人性的漠视。
广告

11月13日,台湾《旺报》报导披露,300多名曾经在新疆马兰参与核子试验的老兵在江西鄱阳县一场联谊会聚首,回忆过往时光,许多从未公开的原子弹内幕也首度放上台面。

试验场区弥漫着死亡的味道

报导称,事隔50年,当年参加核试的老兵杨天玉回想当时,仍心有余悸。

1964年10月16日,中共原子弹成功引爆,许多士兵都对试验成功感到开心与兴奋。原子弹爆炸后,杨天玉身着防护服与技术人员驶至爆心附近取样。发觉原本坚实的土地变成松软的沙土,且离爆心越近,土层越松软;当初放的实验品都烧成废铁,动物也都被烧至尸骨无存,试验场区弥漫着死亡的味道。

他指出,原子弹试验场区设立在马兰军部以东200公里的戈壁滩无人区,他的任务是把飞机、汽车与火车车厢等试验品运送到场区的指定位置,分别相隔500公尺至1公里不等,有些特殊位置还有工程兵事先挖好的掩体坑洞,直到临近试验的前两天,还将猴子、兔子、老鼠等动物送进试验场。当时他不太明白,直到原子弹成功引爆后,才知道这些动物是实验品。
《南都周刊》报导,杨天玉回忆,他于1963年10月被调到新疆第一〝特种部队〞,起初并不知道要负责什么任务,且部队实行严格的保密教育,对外只能用通信代号〝永红〞,不能提〝马兰〞;且写信不能封口,文书需统一检查才能发出。

杨天玉说,他直到1964年下半年当班长时,部队师团安排观看美国原子弹试验纪录片《十字路口》,了解原子弹的巨大威力,才知道部队在搞原子弹,但只有干部知情,因为要〝稳定军心〞。

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内幕

中共官媒《炎黄春秋》2005年第三期曾刊登署名张开善的文章 〝第一颗原子弹爆炸内情(内幕揭秘)〞吹嘘中共第一颗原子弹爆炸内幕。

文章称:1964年10月16日下午15时,大陆西部地区新疆罗布泊上空。中国第一次将原子核裂变的巨大火球和蘑菇云升上了戈壁荒漠,第一颗原子弹爆炸了。

周恩来在听到消息的第一句话问〝是不是真的核爆炸〞?
中共中央15人专门委员会是管理领导两弹事业的最高机构,由周恩来、贺龙、李富春、聂荣臻、李先念、薄一波、陆定一、罗瑞卿、赵尔陆、张爱萍、刘杰等人组成,周恩来是主任。
此文披露:随着原子弹研制工作的开展,中央专委委员和中央的许多领导人都特别关心进展情况。在同步聚焦技术取得初步成果后,拍摄了一部绝密电影,从聚集元件开始介绍,对各种部件、器件的研制,到炸药浇注,再进行各部件组装,从内心到外层,一层一层的展示,最后组装一个大球,引出了密密麻麻的电线,这个大球除了核材料铀235未装上,其他的几乎全部装上了,离原子弹的真正实体已近在咫尺。最后的镜头是这个大球起爆,虽然不是原子弹,但是爆炸的威力和蘑菇云也非同小可。

原子弹的研究起因 爱因斯坦一生悔恨

1939年8月2日,物理学家阿尔伯特.爱因斯坦致函美国总统罗斯福,美国应当抢在纳粹之前研制出原子弹。1945年8月的6日、9日,美国分别在广岛、长崎投下了两颗原子弹,导致广岛十万多居民死亡、长崎市近四万人直接死亡,总计十四万人员死伤。爱因斯坦后来就说,自己一生做的最错的事就是提议研制核武器。

1939年,格拉德、费米、拉德和特勒等科学家担心德国制造出核武器,希望美国政府能够率先研制出核武器。当他们游说时,官员们认为这些科学家是天方夜谭,最终,他们寻求爱因斯坦的支持。

1939年8月2日,在爱因斯坦与其他几名科学家一同致信美国总统罗斯福,建议美国政府需在纳粹德国之前研制出核武器。

1945年7月初,美国终于研制出了三枚原子弹,其代号分别为:〝大男孩〞、〝小男孩〞和〝胖子〞,其中〝大男孩〞和 〝胖子〞采取内爆法,以钸239为核装药,而〝小男孩〞则采取的是枪法结构,以铀235为核装药。

1945年8月6日早上8时15分,艾诺拉.盖号在广岛上空投下人类历史上第一枚用于战争的原子弹(小男孩原子弹),造成广岛10万多居民死亡。估计到1950年止,由于癌症和其他的长期并发症,共有20万人死亡。

1945年8月9日,B-29轰炸机大货柜在长崎上空投下胖子原子弹,导致长崎市近4万人直接死亡,总计14万人员死伤。

核轰炸后患无穷 科学家们都忏悔

1945年7月16日,世界上第一颗原子弹在美国试爆成功,标志着当今世界已进入核武器时代。随后,在日本广岛、长崎投下了二颗原子弹,迫使日本天皇作出了投降决定。虽然原子弹的威力使二战得以提前结束,但它也给人类造成了巨大的伤害,给生态环境造成了极严重的破坏,因此,爱好和平的人们呼吁:人类今后不应再使用这类武器。

据悉,大多数参加〝曼哈顿计划〞的科学家们心情十分沉重。爱因斯坦后来陷入巨大的痛苦和后悔之中。他痛心地说,当初致信罗斯福提议研制核武器,是他一生中最大的错误和遗憾。他甚至懊悔当初从事的科研,〝早知如此,我宁可当个修表匠。〞

主导研制原子弹的另一名美国科学家奥本海默对广岛和长崎所遭到的巨大灾难也深感内疚,曾对杜鲁门总统表示自己手上粘满了鲜血!并在以后的岁月里积极投身反对使用核武器的运动。

1950年,当美国宣布研制威力更大的核武器氢弹时,在轰炸广岛时担任气象侦察机机长的克劳德‧伊塞利少校就以自杀来表示抗议!

亲手在长崎投下原子弹的克米特‧比汉上尉在临终前唯一的心愿就是:〝但愿我是世界上最后一个投下原子弹的人!〞

来源: 唐人新闻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