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维吾尔拘留营受难记

《中国维吾尔拘留营受难记》

米娜•图尔松曾被关押在中国针对维吾尔穆斯林设置的拘留营中
(State Dept./D.A. Peterson)

一位年轻的维吾尔母亲说,她在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一个“再教育营”里受到折磨和其他残酷对待。美国国务院指出,自2017年4月以来,中国将80万到可能超过200万的穆斯林送进了这种再教育营。

11月26日,在华盛顿(Washington)的全国新闻俱乐部(National Press Club)的一个活动上,这位名叫米娜•图尔松(Mihrigul Tursun)的维吾尔母亲,讲述了她今年早些时候在中国一个再教育营里的可怕经历。她被用药,连续数日不让睡觉受到审讯,并被捆绑在椅子上遭受电击。这是她自2015年以来第三次被关进再教育营。图尔松对记者说,她记得审讯她的那些人对她说:“是维吾尔人就是罪。”

图尔松在2015年第一次遭到拘留,与她幼小的三胞胎儿女分离了三个月。当时她是带着新生儿女从埃及返回中国,让孩子与家人见面。此前她在埃及留学并结婚。当她最后获得释放时,她的一个孩子已经夭折,另外两个孩子病危。她说,幸存的这一对儿女当时要靠食管喂养,并接受了手术。

Woman talking into microphone (State Dept./D.A. Peterson)
曾在中国遭到拘留的维吾尔女子米娜•图尔松在华盛顿的全国新闻俱乐部作证,谈中国设置的大规模拘留营和她在那里受到的虐待。(State Dept./D.A. Peterson)
现年29岁的图尔松说,她被反复审问在埃及的生活,尽管她没有参与过任何政治活动。据报道,她只是因为说外语而受到中国当局的怀疑。

2017年,图尔松再次被关进再教育营。但是,她说,她在2018年1月受关押的经历最为恶劣。她的文字记述通过翻译读给听众。她说,连续三个月,她被与67名女性一起关在一个拥挤的牢房,她们不得不每隔两小时轮换睡觉和站立。给她们吃的一些药和一种液体导致出血,给她们的食物极少。

图尔松说,在那三个月里,她的牢房里有9名妇女死亡。她一度乞求看守人杀了她,她说,她宁愿死也不愿继续活在这种无法忍受的环境中。她说,“我觉得我不会从210号牢房里活着出去了。”

图尔松在4月获得假释后回到埃及。在美国官员的帮助下,她于9月带着孩子来到美国,现住在弗吉尼亚州(Virginia)。她说,她仍然被恶梦缠绕。她说,“虽然我被告知我在这里是安全的,但是我仍然害怕半夜会有中国警察敲门,把我抓走,把我杀死。”

虽然她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亲戚受到威胁,但图尔松说,“我鼓起了勇气,决定把中国暗藏的集中营公诸于世”。

《中国维吾尔拘留营受难记》

维吾尔女子米娜•图尔松在华盛顿全国新闻俱乐部作证
谈中国设置大规模拘留营和她在那里受到虐待
(State Dept./D.A. Peterson)

全球谴责

在11月26日的活动上,来自包括土耳其、哈萨克斯坦和马来西亚的26个国家的278名学者发表一份联合声明(英文),谴责中国大批关押维吾尔、哈萨克、吉尔吉斯和其他突厥少数民族人和“强迫他们放弃自己的语言、宗教信仰和文化方式”。

他们呼呼中国领导人废除再教育营,停止骚扰生活在中国境外的维吾尔家庭。他们敦促各国对中国当局实施经济制裁,并加速办理逃离中国的少数民族穆斯林的避难申请。

中国对采用大规模关押政策作出辩解,声称这是反恐怖主义的必要组成部分。上述学人团体抨击了这种说法。他们表示,“如果国际社会对今天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发生的情况不予处理,那么我们很可能看到这种情况在其他利用‘恐怖主义分子’标签的专制国家重演。

来源:   ChinaAid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