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络审查变本加厉,严禁纪念刘晓波言论

周六在香港的一场为中国异见者刘晓波举行的烛光集会。中国的审查屏蔽了刘晓波和民众纪念他的影像。

北京——异见人士刘晓波上周去世后,为了删除人们在社交媒体上随之表达的哀悼,中国庞大的审查队伍拼命工作,这一点也不奇怪。

有关审查的描述大多是个别的故事。但加拿大多伦多大学蒙克全球事务学院公民实验室(Citizen Lab)的系统性研究显示,在刘晓波去世后的日子里,审查手法发生了“重大转变”,尤其是在腾讯的流行即时短信应用平台微信上。

微信上每天的活跃用户数超过7.68亿,据公民实验室周日发布的报告,该平台上被屏蔽的关键词组合的数量大大增加。被加入黑名单的词组包括“晓波+去世”这种一般性地提及他的死亡的中英文,甚至只提他的名字“刘晓波”也不行,任何有关他的消息基本上都遭到了审查。

公民实验室说,在微信的私人一对一聊天中,图片也首次被自动过滤。被屏蔽的图像包括刘晓波的照片、以及人们对他进行悼念的照片。

微信的一个特征是,用户的消息被屏蔽时,它不会予以通知。该平台也对用中国大陆手机号注册的帐户与用其他地方的电话号码注册的帐户进行了区别对待。

在一个实验中,公民实验室的研究人员发现,发到一个微信国际用户帐号里的刘晓波照片,其它国外用户可以看到,但中国国内的帐号却无法看到。

审查力度在最近几天无规律地加大,让刘晓波的支持者们沮丧,也让他们无所适从。

在刘晓波去世后的第二天,一位用户在他的微信朋友圈里写道:“‘你们看到我刚发的东西了吗?’‘没有,没看到。’在过去的两天中,这已成为了朋友间经常性的问答。”

气势汹汹地加大审查的努力,只是中国政府加强对本地互联网公司控制的最新表现。除了自动过滤某些关键词和图片外,百度、新浪和腾讯等互联网公司还雇佣了人工审查员,他们通常根据政府的指示,把他们认为带有敏感内容的已发帖子删掉。

未能封禁此类内容可能会让公司遭到罚款或更严重的惩罚:丢掉经营许可。由于中国共产党将在秋季召开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审查员今年一直处于高度戒备状态。

多年来,中国的审查者和互联网用户之间无休止的猫捉老鼠游戏,已经导致一种强大的互联网文化的兴起,在这种文化中,审查常规化,讽刺隐晦的用法则是家常便饭。

就在审查员近日来加紧工作的时候,很多精明的中国互联网用户也发现了躲避审查努力的方法。网上纪念刘晓波的方式颇有创意,有的用户用“刘大哥”、甚至“XXX”来称呼他。他们发的帖子中有摘自刘晓波诗词的段落,也有人发了他和妻子刘霞的抽象插画。

但在周末,在政府严格监督之下,刘晓波的遗体被火化和海葬的消息传来,随着他的朋友和支持者们对消息做出愤怒反应,网上的纪念表达已经转化为对政府的猛烈抨击。

周日,一位用户在自己的微信里对一些人称之为公然使用刘晓波的遗体做宣传的做法表示了厌恶。“迅速火化,迅速海葬,”他写道。“活着怕、死了也怕。更怕死而不朽的。”

来源:   纽约时报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