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要求剑桥大学出版社 撤数百敏感文章

《中国要求剑桥大学出版社 撤数百敏感文章》

英国剑桥大学出版社的知名学术刊物《中国季刊》一份内部邮件显示,该刊在中国的合作伙伴遭中国政府施压,要求在网站上删除涉及中国问题的300多篇论文和书评。且有迹象显示,中国政府的施压对象,已伸延至欧美学术机构。(黄小山/潘加晴报道)

《中国季刊》主编周四(17日)发给编委的邮件显示,中国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列出了一份多达300多篇文章的清单,并要求剑桥大学出版社在中国的合作方撤稿。而这些文章,都是涉及天安门事件、以及新疆、西藏、香港和台湾问题。时间跨度从上个世纪60年代一直到最近。在几个月前,中国官方还要求他们撤下剑桥大学出版社1000多本电子书。

剑桥大学出版社表示,他们已经在中国网站上撤下了相关内容,以防止网站被整体关停。同时还表示,已经有几家出版都遇到了同样的问题。

国际学术领域对消息引起强烈反应。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UCSD)政治系助理教授徐轶青在微博表示,过去中国严格管控公共舆论,但学术界依然有较高的学术自由度。看起来现在情况发生了变化。

旅美作家罗四令表示,这显示中国官方正试图将管制延伸到欧美的学术机构。而且,剑桥大学出版社似乎也和中国妥协。但作为一个著名学术出版机构,这种妥协本身也让人担忧。

罗四令说:这个主编写的信里面说,他们是唯一一个接到要拿掉的。他们跟剑桥大学出版社还在观望,然后他们会做一个正式的回应。那个信里面写,因为害怕网站被关掉,剑桥大学出版社已经把那300多篇文章给遮掉了。我不知道他这个拿掉是什么意思?这个我觉得太不可思议了,那简直就是到海外来动一个出版社。而且我觉得,如果剑桥大学出版社这样做了,我会严厉谴责他们的这个做法。

但据她朋友的测试发现,在撤稿清单上相关论文的英文版,在中国境内依然可以阅读。

旅美历史学家程映虹表示,目前国际上有多家研究当代中国问题的学术机构,但目前为止情况依然不明朗。以前中国的学者会看到和引用西方的学术论文,而现在如果全面屏蔽的话,会阻碍学术活动。至于学术视觉和观点,应该由学者自主决定。

程映虹说:我所能够知道的,这个欧洲、香港、北美、新加坡,有好几家直接和当代中国有关的,所以,不知道这个《中国季刊》怎么会有这样一个情况。我所接触到的中国大陆研究当代中国的经济政治的,他们会有其他的办法,那么至于整个系统怎么处理的话,我还真不知道。西方研究中国有西方的视角,西方的立场,我觉得还是应该让他们看,应该让他们参考。至于你要引用他们的观点,那你应该有你中国学者自己的视角。应该由学者自己来做。

资深媒体人陈先生则对本台表示,从2012年以后,以中共的意识形态模式对包括中国高校在内的学术机构的管控,日趋收紧是一个不争的事实。特别是因言获罪的高校老师,也越来越多。

本台记者致电新闻出版和广电总局要求了解详情,但该局人士称,他不清楚,也拒绝告诉相关办公室的联系方式。

他说:我也不太清楚这件事,我不知道那个部门发的。你什么意思?

近年来,中国除了投入巨资进行海外宣传,同时还要求学术机构和学者扩大国际影响。2015年,教育部长袁贵仁声称绝不能让传播西方价值观念的教材进入课堂。去年5月,习近平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声称要加强中国哲学和社会科学的国际话语权。

来源:   RFA粤语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