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践踏人权政策:挤压维吾尔语在社会及教育中的地位

6月15日是国际维吾尔语言日;初次设立于2015年,是为了庆贺维吾尔语,以及揭示维吾尔语在中国政策挤压下在维吾尔人家园面临的困境。

维吾尔人权项目要求中国政府履行其义务,保障维吾尔人以自己语言受教育权利,并为维吾尔语提供一个可得以发展、不受政府干扰之环境。

维吾尔人权项目主任阿力木.斯伊托夫说:“国际维吾尔语日是一个很好的回顾维吾尔口语及书面语在东突厥斯坦使用情况的机会。语言使用权的消失并非发生于一夜之间,是中国政府长期有意为之的结果。维吾尔语在维吾尔人群众的逐步消失,使时刻提醒中国政府履行其对国际人权基本标准的义务成为必要”。

斯伊托夫先生继续强调说:“所谓的‘双语教育’是中国政府在维吾尔社会中用于挤压维吾尔语地位的工具。中国也惩罚那些饯行自己权力以母语自由表达意愿者。此类审查意味着政府是毫无疑问的维吾尔语出版物的权威——使维吾尔书面语在挤压以下成为仅用于宣传的专用语”。

2007年,维吾尔人权项目在其一篇报告中,详细给出了中国政府是如何在东突厥斯坦落实其在教育系统中边缘化维吾尔语的政策情况。‘双语教育’政策实际上是以将各个年级维吾尔学生的母语教育全面转变为汉语教育为目的的设计。在2014年的新疆工作会议上,中国官员将‘双语教育’作为了实现‘民族融合’之中心,一个以模糊维吾尔文化独特性、以及使维吾尔人同化于汉文化为主中国为目的的设计。中国政府宣称至2020年,要使几乎全部非汉中国学生都要在‘双语教育’学校受教育。

在2015年,维吾尔人权项目发表了《维吾尔人对教育的呼声:中国在东突厥斯坦的‘双语教育’同化政策》;报告详细指出‘双语教育’政策带来的问题,包括以维吾尔学生为主学校投资及班级大小中明显存在的差别、和一些因为拒绝普通话水平要求中一些不合理因素而失去工作维吾尔教师的情况。东突厥斯坦教师的短缺意味着一些不合格汉人被聘为老师以填补空缺。

维吾尔人权项目同时发现,即便是那些汉语普通话很好的维吾尔人,和那些同样水平汉人相比,维吾尔人因为极端泛滥的就业歧视,很难找到工作。

此外,维吾尔人权项目的研究表明:2009年7.5骚乱之后,维吾尔语书面语的生存空间正在萎缩。尽管2010年之后,有一些维吾尔语的网站开通,使维吾尔语的交流可能;但政府的审查,及因此而产生的自我审查也骤增。很多要求有关时事政治、文化和科技维吾尔语原始文章的论坛,似乎都被放到了官方网站上,而这里的文章几乎都是由汉语翻译的。

自2015年维吾尔人权项目报告发表以来,中国政府将‘双语教育’延伸到了学前教育。《环球时报》2016年12月9日的报道指出:阿克苏地区官员准备在每一个乡村建一个‘双语教育’幼儿园。2016年5月25日的《新华社》报道详细给出了在全中国范围内培训11,000教师,以解决‘教师短缺’情况。2015年6月27日,《经济学家》杂志的一篇有关‘双语教育’存在问题的文章指出:“新疆的教学大纲是学习如何成为汉人;学校的‘爱国主义教育’比中国其他任何地方都多。”

在国际维吾尔语言日,维吾尔人权项目呼吁中国政府:

落实《世界人权宣言》第二十六条第三款:

父母对其子女所应受的教育的种类,有优先选择的权利。

通过《国际公民与政治权利公约》,并落实第二十七条规定的权利保障:

在那些存在着人种的、 宗教的或语言的少数人的国家中 不得否认这种少数人同他们的集团中的其他成员共同享有自己的文化、信奉和实行自己的宗教或使用自己的语言的权利。

落实《在民族或族裔、宗教和语言上属于少数群体的人的权利宣言》第四条第四款:

各国应酌情在教育领域采取措施,以期鼓励对其领土内的少数群体的历史、传统、语言和文化的了解。属于少数群体的人应有充分机会获得对整个社会的了解。

履行《儿童权利公约》第二十九条第一款C之规定:

培养对儿童的父母、儿童自身的文化认同、语言和价值观、儿童所居住国家的民族价值观、其原籍国以及不同于其本国的文明的尊重。

  * * * * *

    维吾尔人权项目是一个研究、报导、倡导机构。该机构致力于提升居住在东土耳其斯坦的维吾尔人民和其他族群的人权和民主。
    如果您想要取消订阅或者修改您的选项(例如,切换至摘要模式,修改口令等),请访问:[email protected]
    维吾尔人权项目
    Uyghur Human Rights Project
    1420 K Street N.W. Suite 350
    Washington, D.C. 20005
    电话: +1 (202) 478 1920
    电转: +1 (202) 478 1910
    info[at]uhrp.org
    chinese.uhrp.org

来源:   维吾尔人权项目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