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表示万事都在掌控中,中国禁止维吾尔妇女的罩袍成了维稳的手段

中国区域机关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首都宣佈,未来在公共场合穿着蒙面头巾将被视为非法行为,违反者将可能处以最高800美金的罚款。乌鲁木齐这项禁令于2月1日起生效,刚好与第三届世界盖头日(World Hijab Day)同一天。

近几年,在努力稳定新疆局势的过程中,蒙面头巾一直是主战场之一,在中国遥远的西部地区,摘除女性头上与身上的覆盖物,看似是「进步」的象徵,正好也提供了中国共产党在对抗伊斯兰极端思想一项难得的手段,然而,少数的维吾尔族与握有党政权力并以汉文化贯彻其中的多数汉族间,原本关系就很脆弱,现今官员在想办法废除蒙面头巾的同时,也是在冒险使关系更加恶化。

自2012年开始,已有上百人在新疆的暴力攻击事件中丧生,共产党一直努力想根除一系列维吾尔女性穿戴蒙面头巾的习惯,新规定在1月揭幕,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大会通过了地方法案,禁止女性在首都乌鲁木齐的公共场所穿戴全罩式的蒙面头巾,根据官员的说法,这种服装「使得维安人员无法辩认穿着者的身分」,因此对公共安全造成了威胁。

《为了表示万事都在掌控中,中国禁止维吾尔妇女的罩袍成了维稳的手段》

Photo Credit:China FIle

然而,规定中对于禁止穿着覆盖头身的特定衣着类型并无清楚指示,使用的字语仅止于「蒙面罩袍」,考虑到新疆流行的众多穿戴习惯,实在含煳且不精确,这项规定同时也禁止其他带有「宗教极端思想象徵」的穿着。

自2000年的前几年开始,维吾尔穿着蒙面罩袍的女性大量增加,因此有了这项禁令;共产党官方特别担心流行的niqab(蒙面纱)、jilbab(吉里巴甫服)与盖住整个头部的网状头巾(在维吾尔称作tor romal),并且也把被视为时尚、只覆盖整个头与肩膀但露出脸部的头巾列为「不正常」服装。中国官方及部分维吾尔人坚持,这些类型的伊斯兰罩袍和维吾尔文化是不同的,并且是伊斯兰极端思想显而易见的表现。

乌鲁木齐的禁令,是地方法规中一系列强迫维吾尔女性摘下蒙面罩袍的最新措施,去年克拉玛依市伊宁市官方发布了禁令,禁止「五种人」(蒙面纱、穿戴吉里巴莆、头巾、蓄长鬍已及穿戴星月图服装)进入公共场所及搭乘公共巴士,2014年,吐鲁番官方草拟了一项法规,禁止在公共场所遮蔽脸部,这项法规模仿了法国与比利时的禁令,送交全国人大会审议。

为了取代伊斯兰头巾,共产党不断推广色彩鲜艳的艾德莱丝绸(ätläs)、刺绣的朵帕花帽(doppa)以及辫髮作为「正确」的维吾尔女性象徵,为确实地建立这些流行标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官方在2011年开始,投入五年共800万美金,发起「靓丽工程」的活动,为发展新疆流行与化妆品产业,同时鼓励伊斯兰妇女脱下头巾向「现代」文化看齐, 时尚秀、大型庆典以及大大小小的民族政策、服装和社会礼仪演讲,为的就是说服维吾尔女性「展现美丽的长髮及秀丽的脸庞」。

《为了表示万事都在掌控中,中国禁止维吾尔妇女的罩袍成了维稳的手段》

Photo Credit:wikipedia

同时,部分地方官员也决定使用更强硬的方法来对付蒙面罩袍,有些甚至是致命的手段,2014年五月,自由亚洲电台的报导声称,阿克苏地区警察向一群民众开枪,这些民众前来抗议多位女性与中学女生因其反抗地方学校的覆盖头部禁令而遭到拘捕。在8月大规模扫荡乌鲁木齐非法宗教集会的过程,官方扣押了259件吉里巴莆,1265件头巾、293顶帽子已及50公尺可用来制作非法「宗教服饰」的布料,在区域内,官方也加强监督一些註册有穿戴头巾女性的警察局。

即使这显然会激怒许多维吾尔人,为何共产党仍愿意倾注资源反对蒙面罩袍?简单来说,是因为共产党把蒙面罩袍、激进伊斯兰,甚至是恐怖主义直接画上等号,然而,共产党对蒙面罩袍的攻击却是基于肤浅又错误的假设,认为衣着便是与极端思想或政治忠诚有关的可信指标。

作者(Timothy Grose)曾和许多年轻的维吾尔男女谈过,清楚瞭解其实只有少部分人转向激进伊斯兰教义,相反地,女性(男性也是)认为覆盖头与身体有许多不同的意义。对部分年轻女性来说,头巾是象徵着属于现代、跨国穆斯林社群的一份子,其它则认为此为维吾尔族身分的主要流行表徵。

对许多人来说,穿着头巾是个人的决定,通常是在婚后或为了遵奉伊斯兰谕令中女性的谦逊特质,然而,对拒绝覆盖头部的维吾尔人而言,则认为这是一种外来风格,会造成对维吾尔文化与传统的曲解,简而言之,尽管为数众多的维吾尔人接纳了较为刻板的伊斯兰惯例,但社群内仍在不断讨论自身认同的界线,就如世界其他地区的伊斯兰社群一般。

然而中国政府并不允许讨论产出结果,从起初共产党就不断试图分类与规范民族的多元性,并透过博物馆、教科书,乃至打出「标准的」与「正确的」习俗、惯例与民情这张牌,来定义其内容。在这原本就尚不稳定的区域,党国必须向忧心忡忡的大众保证情况都在掌控中,尤其是对新疆近一千万的强势汉族。在面对民族与宗教暴力之下,反对蒙面罩袍便成为这场社会稳定的战役中,标记胜利的简便手段。

如同查扣爆裂物与武器的成绩单,以及扣押可疑恐怖份子名单一样,被查扣的一叠叠头巾能够将大众目光,从不断困扰新疆社会与经济问题上转移,当喀什市(Kashgar)的官方公佈,2012年有超过70%的女性捨弃了头巾,暗示着她们也减少了伊斯兰极端思想的发展,并让地区更加稳定。然而,结果却是带来更具侵犯性的党国权力,试图挖空少数仍保有自我定义空间的维吾尔身分认同与自治。

《为了表示万事都在掌控中,中国禁止维吾尔妇女的罩袍成了维稳的手段》

Photo Credit:wikipedia

共产党在新疆仍会继续以蒙面罩袍为目标,但要女性捨弃它可能要付出极高的代价,那就是更要加深维吾尔人与以汉族为主的共产党之间的不信任,若是维吾尔的声音被屏除在伊斯兰衣着的讨论之外,如同其他社会议题一般,那么蒙面罩袍还是会继续以它多样的形式,作为维吾尔反抗中国治理的象徵,不断地演变下去。

来源:  The News Lens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