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一度人权审议 新疆香港受关注

相隔5年,中国再次接受联合国百多个成员国的人权质询。新疆固然是热议题目,但今年值得留意的是,另一个“稀客”也罕有地成为多国的关注点。接下来,就看中国如何接招。

《五年一度人权审议 新疆香港受关注》

(德国之声中文网) 11月6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在瑞士日内瓦开会,对中国进行定期审议。这个机制成立于2007年,轮流审议193个成员国的人权状况,这次是中国第三次接受审议,前两次分别是2009年和2013年。

事隔5年,中国将接受来自多个国家的质询,中国、香港和澳门都派出官员到日内瓦回答提问。在会议前提交的问题清单大部分来自西方国家,也包括退出人权理事会的美国。新疆、西藏、香港等地成为关注焦点;除此之外,死刑、打压维权律师和收紧法律限制公民自由也是热门议题,德国之声根据文件整理部分内容。

新疆 / 西藏

大部分提前披露问题的国家都有触及新疆议题,加拿大是西方国家的少数例外。

  • 英国:中国政府何时落实联合国消除歧视委员会(CERD)有关新疆的建议?包括停止用法律框架之外的关押手段并立即放人、撤销出入境限制等。中国政府采取其麽措施保障少数族群,特别是西藏人的宗教自由、行动自由和文化权利?
  • 美国:过去5年非自愿关押于新疆的总人数、年期、地点、理据?关押地进行何种训练和政治课程?被囚者有否上诉权利?中国以和平宗教活动作为“再教育营”的关押理由明显犯罪,当局能否予以澄清?哪些官员负责此政策?
  • 德国:会否承诺允许联合国人权官员到维吾尔族和藏族等家庭,调查有关大规模关押、限制自由等指控?会否释放所有没有被起诉或定罪但被关押于新疆的人士?
  • 荷兰、瑞士:中国会否容许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OHCHR)考察新疆?
  • 奥地利:有甚麽程序保障新疆在囚人士,让其要求独立法官检视扣押的合法性?
  • 瑞典:政府会如何修正其不成比例的新疆政策,以保障所有族群的宗教和行动自由?
  • 挪威:当局如何确保针对新疆少数族群的政策合符比例,避免其自由遭任意剥夺?

《五年一度人权审议 新疆香港受关注》

近年“香港独立”成为政治红线,港府以此为名禁止部分人参选以及首次取缔政党。

香港自由

香港以往甚少在人权议题上成为关注点,但今年有至少4个国家提出质询,大部分跟言论和新闻自由有关。

  • 荷兰:香港政府如何回应国际对香港新闻自由的忧虑?如何保障新闻从业员享有安全工作环境,让其独立且不受干预地采访?
  • 美国:国际愈来愈关注北京持续侵蚀香港自主、绑架香港公民,限制言论自由、集会自由和政治参与,中国如何回应?
  • 德国:全国人大委员会解释香港基本法时,如何确保基本法和人权公约赋予的新闻和言论自由?
  • 瑞士:铜锣湾书店负责人桂民海目前状况如何?会否就书店人员失纵事件进行公开和独立的调查?

人权组织 Justice Center Hong Kong 高级政策主任亨德森 (Simon Henderson) 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指,2013年定期审议中只有一条问题针对香港 (关于残障权利) ,最终会议没有提出任何关于香港的建议。但短短5年之间提问急增几倍,反映国际社会对香港自由状况深感忧虑。

他说,近几年外国政府对香港状况的态度有明显转变:“外国政府向我们表达最大的关注是,他们对香港的转变感到很震惊,最常提及的是言论和新闻自由。金融时报记者马凯 (Victor Mallet) 被拒续签证一事不是孤例,对国际社会来说它代表了大背景,他们将会更频繁地发声。”

对于各国会否提出强硬的建议,以及北京的回应,亨德森不寄予厚望。但他希望这次会议对香港的关注,至少令港府正视人权问题使香港国际声誉受损。

《五年一度人权审议 新疆香港受关注》

其他中国人权议题

除了针对特定地区,各国也就不同范畴的人权议题提出质询。在5年前的定期审议中,中国拒绝接受有关废除死刑、公布死刑处决数字等建议,令它继续成为各国的跟进焦点。另外,在这5年间发生的“709大抓捕事件”、拆十字架浪潮、加强网络监控等,引起不少国家关注这些领域。

根据国际特赦组织报告,在上一次的审议中,53个国家合共提出了252项建议,中国接受了204项,包括有关公民社会与人权捍卫者的部分权利,让社运人士无惧、安全地开展工作,和确保对所有攻击人权捍卫者的的案件均予以妥善调查。预计这次会议,各国也会追问落实情况。

死刑问题

  • 德国:中国会否考虑暂停执行死刑?
  • 奥地利:中国如何进一步减少死刑判决及确保行刑的透明度?
  • 比利时:自2013年至今,中国有多少人被判决或执行死刑?
  • 瑞士:以性别、国藉、种族等分类,中国过去5年执行死刑的数字?

《五年一度人权审议 新疆香港受关注》

2015年发生的“709大抓捕”中,数以百计人权律师被拘捕和判刑,其中王全璋被捕三年多官方仍然没有公布其消息。

公民社会

  • 英国:中国政府采取其麽措施保障律师、记者、社运人士和人权捍卫者(包括王全璋、余文生、江天勇、李昱函、高智晟、扎西文色、伊力哈木、吴淦和黄琦)不受虐待和歧视?马上释放那些行使宪法权利的在囚人士?
  • 德国:如何保障被扣押人士获得公平审讯,能够及时、自由地选择辩护律师和告知家属?对于外界指控中国监狱出现器官摘取,中国如何回应?
  • 美国:在收紧相关法律、关闭教堂、强拆行为和关押法轮功成员等方面,有何措施停止打压宗教自由?有何措施停止秘密关押王全璋和桂民海等没有被起诉的公民?
  • 荷兰:如何促进国际公约定义下的非政府人权组织在中国注册成立?如何令《律师事务所管理办法》、《律师执业管理办法》及司法局年检制度,符合联合国的律师权利规定?
  • 比利时:如何确保国安法、反恐法、网络安全法、宗教事务条例等符合国际人权法标准?
  • 瑞士:在社会信用系统下,如何在法律上保障公民的隐私权和言论自由?公民能否查看有关自己的数据,并就惩罚措施作出抗议?
  • 加拿大:在新的民法下,如何赋予性小众伴侣平等婚姻权和家庭保障?

来源:   德国之声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