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权组织警告: 中国可能在大规模破坏维吾尔文化

位于美国华府的维吾尔人权计划上周发布一份报告,表示中国当局正在新疆大规模关押维吾尔知识分子,目前已知有338名大学教授、记者、编辑与歌手被关在再教育营中。 其中,有五人已确定在关押期间死亡。

《人权组织警告: 中国可能在大规模破坏维吾尔文化》

维吾尔人权计划上周发布一份报告,表示自从2017年4月以来,中国政府已确认将至少338名维吾尔学者关押进再教育营。 他们担心这显示中国政府正在对维吾尔文化跟语言进行大规模破坏。

(德国之声中文网) 中国政府自2017年4月开始,将至少上百万名新疆的少数民族成员关押到再教育营内,其中包含至少338名维吾尔族知识分子。 位于美国华府的人权组织维吾尔人权计划 (Uyghur Human Rights Project) 上周发布一份报告,指出中国政府可能正透过大规模关押维吾尔知识分子,在新疆展开一场对维吾尔文化与身分的打压。

该报告指出: “由于知识分子在维吾尔人生活中扮演重要的角色,导致他们成为中国政府迫害的目标之一。 许多原先被中国政府公开赞扬的知识分子,也因北京近来加强打压各种民族文化,而被政府以各种不实的罪名起诉。 ”

根据维吾尔人权计划的统计,目前已知有96名学生与242名学者、艺术家及记者关押于再教育营内。 其中,某些大学及媒体因在推广维吾尔文化及语言上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而成为中国政府主要打压的目标。 新疆大学、新疆教育出版社以及喀什教育出版社都有大量成员遭关押。 该报告表示,这些针对性十足的打压反映了中国政府过去几十年来,试图系统性地将维吾尔语从日常生活中移除。

维吾尔人权计划的资深研究员萨德祖斯基 (Henryk Szadziewski) 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表示: “中国政府透过关押知识分子来试图破坏维吾尔文化与身分认同的基础, 而维吾尔知识分子已被北京认定为可能带领维吾尔族人群起反抗政府压迫的一群人。 ”

自我审查的难题

《人权组织警告: 中国可能在大规模破坏维吾尔文化》

曾在中国共产党控制的杂志《新疆文化》担任主编的马木提在2017年12月与流亡美国的儿子失联,而后经亲友证实,他在当月被关进再教育营。

不少流亡海外的维吾尔族人都是这场大规模文化打压的受害者。 住在美国维吉尼亚州 (Virginia) 的辛塔什 (Bahram Sintash) 自从2017年12月起,便与他的父亲马木提 (Qurban Mamut) 失去联系。 马木提是一名作家兼编辑,曾在由中国共产党控制的《新疆文化》杂志担任总编,并在2011年退休。

然而,辛塔什眼中一向谨慎行事的父亲,却在一夕之间成了中国政府的眼中钉。 根据友人的说法,他的父亲是在2017年12月被送进再教育营。 但他至今仍无法亲自证实这件事,以及了解他父亲的健康状况。 辛塔什在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表示: “我相信我父亲被关进再教育营的其中一个原因,是因为中国政府正在大规模打压推广维吾尔文化的人。 ”

为了避免被送进再教育营,辛塔什的母亲已在微信上屏蔽了他。 而他虽然自去年起便积极透过各种管道替他父亲发声,他也慢慢了解到他的公开言论,可能危害到他在新疆的家人。 他说: “所有流亡海外的维吾尔族人都必须面临是否该公开批评中国政府的抉择,因为中国政府可能因为我们公开发言而威胁我们的家人。 ”

难以自保的两难局面

除了马木提外,目前已知有九位知名的维吾尔歌手也在中国政府这波扫荡中,被送进了再教育营。 专门研究维吾尔音乐的美国学者安德森 (Elise Anderson) 告诉德国之声,被称为维吾尔塔尔 (dutar) 之王的知名音乐人黑伊特 (Abdurehim Heyit) ,2017年也因部分歌词涉及敏感话题而从此失踪。 安德森说,黑伊特至今仍未被正式起诉。 至于其他八位被关押的维吾尔歌手,目前为止也都还未被释放。

《人权组织警告: 中国可能在大规模破坏维吾尔文化》

流亡美国的辛塔什自从2018年1月后便与家人失去联系。 他的母亲与姊妹因担心与他通话会导致他们被送进再教育营,已在微信上封锁了他。 他表示,几乎所有在海外的维吾尔人都得时时担心他们的公开言论,是否会危及在家乡的家人。

她表示: “中国政府大规模关押维吾尔艺术家与学者的行为,证明了他们不想容忍任何意图发扬维吾尔文化的艺术或学术行为。 他们的所作所为在维吾尔社群中制造了恐慌,迫使原本志在发扬维吾尔文化的知识分子,开始发表赞扬习近平或中国共产党的作品。 ”

她指出,长期受雇于中国政府旗下乐团的维吾尔歌手艾尔特肯 (Shir’eli Eltekin) 在2017年夏天推出了一首名为 “给习主席的一首歌”(A Song for Xi Jinping) 的维吾尔单曲来赞扬习近平。 此外,另一名维吾尔歌手艾比力金姆 (Mominjan Ablikim) 则是在2017年发了一篇文章,大肆赞扬中国共产党为他做的许多好事。

她说: “自从2017年起,不少知识分子为了避免被归类为潜在的恐怖份子,他们开始发表评论赞扬中国政府。 然而,其中有些人后来还是消失了。 ”

安德森认为,国际社会应该运用各种管道替受打压的维吾尔知识分子发声。 她指出,过去一年内中国政府已多次在国际社会不断施压后,被迫做出回应。 她强调: “不论是写公开信、上街示威游行或是将相关的讨论融入课程中,这些都是能持续向中国施压的手段。 ”

来源:   德国之声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