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利夏提:兵团经历之一

最近,伴随东突厥斯坦维吾尔人反抗中共殖民斗争的激化,手足无措、焦头烂额的中共殖民政权开始了一场由目的的、包藏祸心的、赤裸裸地鼓励鼓励汉人政治移民大胆勇敢进入东突厥斯坦的政治宣传运动!
     宣传运动的中央是凸起赞美中共在东突厥斯坦的殖民开拓团、血债累累的中共黑帮组织——兵团及其‘灿烂’的侵略、殖民成就!

    中共各类喉舌媒体倾巢出动,在中共宣传部指导下开始了一场倒置黑白、指鹿为马的宣传战;中共殖民政权的目的非常明确,企图将其殖民开拓团——兵团,一个即便是按照中共自己制定的宪法及其法规,也都是个完全非法的殖民武装组织,漂白、神圣化。
    这里我不想用论战的笔调去揭露兵团的非法及其罪恶,只就我在兵团首府——石河子市(农八师)工作期间的一些所见所闻写出来,让大家评判这个组织有多么地黑暗!
    我说石河子市、农八师是兵团的‘首府’,是有原因的;兵团尽管被中共在其官方网站上被说成是受中国中心政府及自治区双重领导,但实际上是和自治区平起平坐的,在良多方面权力还略大于自治区!
    不仅兵团领导的毫无所惧、狂妄无忌在自治区内是个众所周知的事实;而且,兵团官员的咄咄逼人,兵团人的愚昧野蛮,更使自治区官员在任何牵涉兵团事务上只有将就退让,任兵团及其官员横行霸道,攫取、抢劫!
    自治区主席奴儿?王?白克力,在名义上尽管是这块儿土地的最高行政主座、一把手,但他根本就无权干涉任何兵团事务!当然,我们也知道,奴儿?王?白克力,假如没有汉人书记的点头,实在连自治区事务都无权干涉!
    大多数时候,中共领导到自治区视察、调研,都是先到石河子市,在石河子先会见兵团领导,和兵团领导谈完心、交完底,然后再到乌鲁木齐去见奴儿之流的肉头奴才!
    兵团司令部在乌鲁木齐,但兵团领导大都来自石河子市(农八师),石河子市(农八师)是兵团黑帮的窝!所以我说,石河子市是中共殖民政权建立在东突厥斯坦的中共开拓团、黑帮、国中之国——兵团的‘首府’!
    故事一, 有穷团场、没有穷团长!
    大概是九十年代末期,维吾尔自治区宣传部发起组织了一个维吾尔自治区区情知识竞赛,竞赛由维吾尔语、汉语两种语言进行,且维吾尔自治区宣传部要责备自治区各市都要组队参加本次的知识竞赛。
    石河子市(农八师)也组织了两个队;一个是维吾尔语队,主要有石河子大学的维吾尔教师组成;由于我过去参加过知识竞赛,且有参加知识竞赛经验,石河子市(农八师)宣传部借调我去负责维吾尔语队的培训工作;汉语队,有一位来自石河子党校的老师负责培训。
    两个竞赛队都由石河子市(农八师)宣传部总负责,宣传部特派了个姓何的科长详细负责我们两个队的饮食、住宿、练习等事务。
    练习期间,正逢一个节日,节日前几天,宣传部姓何的科长问我们两个带队的,是否愿意和他一起去团场搞点东西作为福利发放。作为领队,我们天天的任务就是晚上检查队员背诵指定内容的情况,枯燥无味,所以我们都非常爽快地允许了;就这样,我们就和何科长一块儿,坐上宣传部的车去了石河子四周的143团。
    来到143团,由于宣传部提前打了招呼,吃饭的饭局早已预备好了;我们被直接拉到了团部一个装饰非常豪华的餐厅;很快,团长,大概是姓郭,领着几个团领导也进入餐厅,一番寒暄之后,开始边吃边谈。因我不吃汉餐,在先容典礼结束之后,我果断地要求出去找个回民餐厅吃饭,吃完饭我再归来;这让大家着实不惬意了一阵,大家都觉得我太不开化了。
    等我回到饭局时,大家早已经是喝的酡颜脖子粗、谈兴高涨;团长大人正在频频举杯、侃侃而谈,附近各位正在点头弯腰称是。我静静地找了个座位坐下,听大家高谈阔论。
    谈话中宣传部的何科长对团长说“团长,我知道你们143团这几年日子不好过,挺穷,但其实是没有办法,时间有点急了,所以只好就近,找你们143团解决点宣传部节日福利发放啦,真的是不好意思啊,团长!”
    姓郭的团长不屑一顾的看一眼姓何的及其他在座的各位,气宇轩昂、斩钉截铁地受说道:“何科长,我告诉你,别小瞧我们143团;有穷团场,但决没有穷团长!不就是一点福利吗,大米、油盐、生果,鸡鸭活捉,你尽管拿,只要我在,你们宣传部需要什么,我给什么!就是别忘了多宣传、宣传我们啊!”何科长听完团长的高论,大喊着:“团长就是大气,谢谢、谢谢!” 也兴奋地举起了杯子!
    经由几个小时的漫长吃喝,碰杯、吹捧总算结束了;等大家东倒西歪走出餐厅时,按照团长的指示,人家已经非常大方地预备好了一大车的大米、清油、生果及活鸡,何科长高兴奋离别团长及其官员带着我们回了石河子。
    故事二,餐厅风波
    马拉松式的六个多月练习结束后,我们在石河子(农八师)宣传部王部长的带领下,预备去乌鲁木齐参加正式比赛。
    出发前,负责宣传工作的一位市(师)领导在王部长的陪伴下亲临我们下榻练习宾馆作‘战前’动员(包括一位维吾尔官员);当然,任何的动员都少不了吃喝饭局!然而,又一次,我们维吾尔人不吃汉餐的吃饭题目,让市、师官员极为不满、极为扫兴(包括那位维吾尔官员),王部长看起来也是在强压着怒火。
    但我无论他们有多不兴奋、多扫兴,仍是带着维吾尔队的三人退席到回民餐厅去吃饭。等我们维吾尔语队在回民饭馆吃完饭,回到汉餐厅时,那里已经进入了热潮,各位正在轮流给市师领导、王部长敬酒。
    王部长,好像是为了显示其权势巨子,看到我进来后,高声喊道:“伊利夏提,过来,坐在我身边!”我也没有说什么,笑了笑做到了部长大人身边腾出来的空位上;好像是被我的听从所鼓舞了,王部长有点不满的说道:“伊利夏提,你看你们,都是受了这么多年教育的大学老师,还分什么清真餐厅、汉餐厅,你可是在内地受过高等教育的,怎么还这么讲究呢?这么不开化呢?猪肉也是肉,你看茹苏里就没有你们那么讲究;我听说,每次,你们都要和大家分开吃,这能行吗?这不利于民族团结嘛,你们可都是大学毕业的啊!”
    大家都在等我的反应。我看看这位王部长,不卑不亢的说道:“王部长,解释一下,我们维吾尔人吃不吃汉餐,和受教育没有关系!是我们的伊斯兰信奉所决定的。你知道吗,巴基斯坦有一个叫萨拉姆的穆斯林科学家,还拿过诺贝尔物理学奖,他也不吃猪肉!你知道犹太人吧,也应该知道爱因斯坦吧,他也不吃猪肉;这些人受过的教育都不低,可以肯定,高过在座各位,但他们都由于自己的信奉而选择不吃猪肉;我们维吾尔人也同样,由于自己的信奉选择而不吃汉餐,不吃猪肉;这和我们受过的教育,是否大学毕业,没有任何关系;再说,吃不吃汉餐、吃不吃猪肉,和受教育、上大学也不成比例!”
    我继承说道:“民族团结是在同等基础上才能实现的,只有尊重我们的信奉、风俗习惯,才能谈团结;再说,团结也不是只要求我们维吾尔人去团结汉人吧?汉人也应该在同等基础上主动团结我们吧!为什么大家就不能一起到维吾尔餐厅去吃饭呢?”
    我的回答大概非常出乎王部长及在座各位的意外,王部长的脸一下子就拉下来了,他阴沉沉地看着我说道:“好、好,不说了;你们两位领队今天一定要把吃饭、住宿的账都结掉。吃完饭一小时后,在宾馆会议室集合,我有话要说;其他,你们该干什么干什么!”
    我知道我已经是多余了,待着也没有什么意思,就走出汉餐厅来到回民餐厅清算算帐、结帐;不结帐还不知道,一结帐更是让我大吃了一惊;我怎么算这饭钱都超过我的预算!我叫来饭馆老板问原因,饭馆老板神秘地笑着对我说:“伊利夏提老师,你只算吃饭钱,不算烟酒钱吗?”我问:“哪来的烟酒钱?我们根本就没有从你这拿烟酒呀?”饭馆老板:“伊利夏提老师,你没有拿,不即是其他人也没有拿;你们管事的何科长拿了,这里是他签字的收条!”老板拿出一大堆收据给我看。
    收据是真的,有着何科长的签名;我看着超过我们维吾尔队四个人饭钱总合的烟酒钱,瞠目结舌、无言以对;不用问,以我对这位何科长的了解,肯定这是这位硕鼠以我们的名义拿了这些烟酒。我默默地骂了一句“王八蛋”,签了字、付了帐走出了回民饭馆。
    市师领导酒足饭饱后,酒气熏天地来到宾馆会议室给我们训话,市师领导要求我们两队不管如何一定要拿回奖杯,拿回第一名!王部长指定汉语队的领队代表我们发言表态,汉语队的领队信誓旦旦,说是一定要为市师争光,拿回第一名。
    故事三,汉语队的失利、维吾尔队的虚惊
    第二天我们坐车来到乌鲁木齐;过了一天,比赛就开始了。然而,大大出乎市师领导的意料,事更与王部长、何科长的愿违,他们看好的、踌躇满志的汉语队比赛第一天就惨遭淘汰;而被他们视作配衬得我们,维吾尔语队,却在击败了几个市队后,有幸被选拔参加最后在电视台举办的总决赛。
    当天下战书,满脸不兴奋的王部长来到我们下榻宾馆,将我们维吾尔、汉两队召集在一起进行训话;对汉语队,这位王部长直接就是一顿臭骂,什么‘一群废料’、‘一群饭桶’‘白养你们六个月’等都用上了。骂完汉语队,王部长极不愿意地、虚情假意地赞美了一番维吾尔语队的表现,然后就让全体队员回房间休息,但要我留下。
    等队员都走出房间后,这位王部长看着我,赤裸裸地说道:“来之前,我们可都是向市师领导作了保证的;假如汉语队没有被淘汰,拿了名次的话,你们维吾尔队拿不拿名次也没有那么重要了;但现在,伊利夏提,你们必需拿名次、进入前三名!现在,就看你们维吾尔语队了。你说吧,你需要什么,钱、名酒、毛布、其他礼物,或者宴客吃饭,你尽管启齿!你最好打听清晰,明天谁是主持人,假如需要,用我的车今晚到他家去,搞定他们;记住,维吾尔语队必需拿第一,花多少钱都行,否则我要拿你是问!”
    我以沉默沉静作回答,王部长给了我他的电话号码,然后,带着何科长离开了房间。我也没有去打听谁是第二天比赛的主持人;拍马屁、走后门,我一直就没有学会!
    第二天,天佑我们,我们维吾尔队最后击败全部其他各市队,和喀什噶尔市队一起进入了冠亚军争夺赛。
    在电视台举行的维吾尔语的最后决赛中,一位女队员无意中的错误,还使现场在座各位维吾尔官员们虚惊一场,使他们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时刻。
    在回答一道有关‘自治区各族人民自古以来就旗帜光鲜、态度坚定地反对民族分裂主义’的30分抢答题时,我的队员抢到了题,大概是太激动了,抢到题的女老师在背诵谜底时,一不小心,将其说成了‘自治区各族人民自古以来就旗帜光鲜、态度坚定地拥护民族分裂主义’。
    顿时,全场鸦雀无声,两位主持人也大眼瞪小眼,愣在那儿了;那位女队员不知道自己无意中闯了祸,傻呆呆地看着主持人,等着主持人公布谜底准确!很快,另一位队员抢过发话器,站起来背诵说‘自治区各族人民自古以来就旗帜光鲜、态度坚定地反对民族分裂主义’;然而,会场依然是一片寂静,主持人半吐半吞,祈求地看着在座一位自治区女领导。
    自治区那位女领导好像舒了一口吻、心神落定了;她和身旁另一位领导嘀咕了一阵后,抬头对主持人说,石河子维吾尔队已经纠正了错误谜底,他们可以得这30分。加上这30分,石河子维吾尔队毫无悬念,已经是第一名了;然而,那一刻的虚惊,好像使在座的维吾尔领导和主持人都耗尽了最后的高兴。
    比赛结束,没有掌声,没有激动,主持人好像还未从恶梦中完全醒过来,结结巴巴地公布竞赛结束,石河子市维吾尔队获得第一名。
    返回石河子,过了好长一段时间后,遇到一位在石河子精神文明办当官的姓鲍官员朋友;他告诉我,比赛结束后,市师有人提出将我调到石河子市翻译办工作,但有人告诉翻译办,伊利夏提有政治题目,民族倾向严峻;知识竞赛培训期间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公开宣传民族分裂思惟,差一点就造成了民族题目政治事件。
    我一直也没有搞清,他们说的民族题目政治事件是指的电视台比赛中,队员无意中的错误背诵呢,仍是其他什么。对于当时的我来说,反正我已经是共产党黑名单上的人,也不在乎再多一件事!

来自: 博讯网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