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利夏提:民族压迫中的维吾尔人——被剥夺的隐私权

民族压迫中的维吾尔人——被剥夺的隐私权

伊利夏提

隐私是现代文明社会一个非常敏感的问题,特别是伴随现代通讯联络工具的智能化、网络化,互联网、电脑技术的迅猛发展;如何保护个人隐私,如何使强势的政府在不侵犯公民隐私权的前提下,保证国家安全,成为了现代文明各国激烈辩论的焦点话题!

    隐私及隐私权之所以成为焦点,是因为隐私是现代公民的神圣权利、神圣不可侵犯!是现代公民最基本的人权之一!

 

   即便是成为了极端伊斯兰主义目标的美国,即便是在遭遇了几次隐藏极深极端分子独狼式袭击之后,仍然不敢在公民隐私权方面走的太远,仍然还是要尊重绝大多数公民的隐私权,决不至于公开剥夺公民隐私权!

   中共政权,作为号称继承了5千年文明中国的‘崛起’大国,也在国际舞台上大喊大叫公民隐私权、互联网安全等等。

   但中共的隐私权只适用于官员,不适用于普通大众!君不见,官员财产公开的呼声尽管此伏彼起,但都被‘和谐’到黑暗监牢中,而睡眠中老百姓的房屋被扒开之图片、视频每每上互联网,仍然,消失得是上传图片、视频的老百姓。

   大概,中国公民应该算是这个世界上最没有隐私权的公民;然而,更甚,处于中共殖民统治之下的维吾尔人,应该算是这个世界上被最无耻、最彻底地剥夺了隐私权的,及个人的一切都被赤裸裸地暴露于统治者眼皮底下的最不幸民族!

   咱就不说遍布维吾尔‘自治区’各个乡镇、城市、学校、单位、班级、朋友圈的、为五斗米折腰的中共无耻暗探奸细了;他们无时不可、探头探脑,企图侵入任何一个维吾尔人内心深处,发现任何一个维吾尔人不同于中共殖民政权之思想、观点!

   咱也不多说遍布全维吾尔‘自治区’的、寡廉鲜耻、肆无忌惮、无孔不入的社区工作人员了,他们可以随时、随地,大摇大摆地未经允许闯入任何维吾尔人家进行所谓的‘家访’!

   咱今天只谈维吾尔人日常生活中隐私的被剥夺!

   首先是城市里,城市里的维吾尔人不管是公务员、还是官员,都处于中共政权的严密控制之下,工作期间,根本没有隐私可言!

   公务员、官员在单位被强制要求说汉语,要参加至少每周两次的政治学习,要对发生在维吾尔自治区各地的事件表态,要写学习心得体会;当然,也要及时汇报其他维吾尔同胞的思想动态。如果家里来人了要向单位领导、保卫部门汇报来人详细情况。

   回到家里,维吾尔人,无论是公务员、还是官员,还得时刻准备接受社区干部及社区警察的随意‘家访’!这些社区‘家访’干部有权进入任何房间;如怀疑到什么,甚至还可以要求家庭主人打开箱子、床铺等。

   城市里,因为每一个维吾尔人家里都被强制安装的电视、电话、电脑等通用的、神秘‘电器盒’,维吾尔人在自己家里,即便是对自己的妻子儿女也不敢说任何心里话!城市维吾尔人在家里也没有任何隐私可言!

   走在路上、进入商场、进入火车站、进入机场,维吾尔人,只要是长得够典型的维吾尔人,还得随时准备接受路口、商场门口、火车站、机场入口,持枪武警的强行检查,不仅是检查手提包、行李、衣物,还得准备接受搜身,最可怕的是——任何维吾尔人要随时准备接受检查其智能手机内容——短信、图片、电话号码、访问网址等!

   城里有车族维吾尔人也不能幸免隐私被剥夺。一位刚从维吾尔‘自治区’阿克苏回来的朋友告诉我;当他发现阿克苏的大街小巷、只要是路口都有至少四五个摄像头;朋友就问他一位当警察的兄弟,这摄像头是否是用来监督超速的;这位警察笑答:非也,是用来拍摄通过路口车和人的,主要是针对通过路口人的;当然,这通过的人是指维吾尔人!开车也没有隐私!

   现在,我们再来谈农村维吾尔人。过去,因为农村相对偏远,乡村维吾尔人较城市维吾尔人拥有较多隐私权!?然而,今天的维吾尔‘自治区’,农村维吾尔人隐私被赤裸裸剥夺殆尽!

   十户一长,十户长权力无限,可以随意出入农村维吾尔人家庭;家里来人了,第一个伴随客人进来的可能就是十户长,还未等主客问寒叙暖,十户长就开始提问客人来访目的、打算滞留时间等非常侵入性私人问题!

   如我在前面文章里揭露的,农村维吾尔人不仅白天不能锁门,不能未经批准请客聚会;而且,晚上睡觉也不能从里面插门;要保证村、乡公安军警人员可以深更半夜随时随地、悄无声息地进入维吾尔人家庭翻箱倒柜、进行突击‘查访’!

   农村维吾尔人出门,即便是随身携带了身份证、‘良民证(绿卡)’也还得随时准备接受村头路口检查站的搜身、查包、审问。

   而且,任何的农村维吾尔人还得时刻准备着其手机被检查;特别是智能手机,任何农村维吾尔人如果拥有智能手机,那这个维吾尔人不仅面临在任何一个路口检查站被频繁检查手机及其储存短信、照片、电话号码、经常访问网页地址等的命运,而且还得时刻准备连人带手机被强行带到公安局去接受更进一步的检查!

   除此之外,农村维吾尔年轻人现在还面临在街道、在路口被突然截停检查的命运,不仅检查包裹、手机,检查胡子、帽子、鞋子等,经常还伴随有抽血、验血检查!

   我问过一位来自维吾尔自治区南部巴楚县、曾经遭遇路口检查站抽血、验血检查的维吾尔人;我问他知道为什么要抽血吗?检查人员告诉过他为什么要抽血检查吗?是什么样人在抽血检查?是公安、武警、还是军人?他告诉我检查站的人都是军警,抽血的穿了个白大褂,但里面好像是制服,具体是什么人他也不知道?

   这位维吾尔年轻人告诉我,检查站的人只告诉他要抽血检查,其他什么都不让问!他也没有办法,只好让他们抽血。他说大概二三十分钟后,检查军警告诉他可以离开,他就离开了;他很庆幸自己的智能手机没有被拿走,自己没有遇到太大的麻烦!

   至于大多数维吾尔人的国际电话被窃听,在维吾尔自治区应该是公开的秘密了!维吾尔人的电话联络根本没有什么隐私可谈!

   维吾尔人在自己的家乡、在自己的家,除了未赤身裸体外,其他公私工作、生活之一切,已经是赤裸裸地暴露于殖民统治者眼皮底下!

来源:  博讯网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