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利夏提:香港“占中”与维吾尔人

香港“占中”已经进入第24天了,三周多了。香港“占中”已成为了华文媒体的焦点,即便是中共控制下的喉舌媒体,也不得不无奈地、连篇累牍地发表‘揭、批’抹黑香港“占中”的文章,无意中,香港“占中”也成为了中共喉舌的焦点!
     既然是焦点,难免成为大多数人谈论、关注的话题,特别是香港作为中华文化圈内接受西方自由、同等、博爱普世思惟的一地区,成为了华文媒体的关注中央。

    打开博讯网页,映入眼帘的是“香港、占中、雨伞革命”等等,所在多有。再,由于“香港占中”终极要争取的真正普选权,是否能够实现,终极要取决于北京的中共政权;因此,“香港占中”,又变成了和中共有着或多或少瓜葛恩仇的台湾、维吾尔、图伯特、南蒙古等人民关注的焦点。
    对于“香港占中”的原因、未来趋势、胜负可能,以及“占中”如何取胜,是否需要‘见好就收’等等话题,海外华文媒体已经讨论得够多,已经有良多经历过4.5、6.4等的中国民运大佬在‘指点山河,挥斥方遒’,根本用不着我伊利夏提班门弄斧。
    至于维吾尔人的其他全无分别图伯特、南蒙古,尽管他们和维吾尔人一样,“同是海角沦落人”,但因各自的文化、信奉的不同,各有各的看法、各有自己的追求,我也无意代表他们谈“香港占中”的意义。
    但是作为一个维吾尔知识分子,作为一个和香港人一样,同样处于中共专制暴政下的维吾尔民族一员,我仍是想谈一谈“香港占中”对维吾尔人的意义;因此,我决定,今天放个马后炮,谈谈香港“占中”,谈谈“香港占中”对维吾尔人意味着什么;也算是闲来无事,费些笔墨,比划、比划吧。
    首先,应该肯定,香港人的争取真正的普选权是香港人的天赋人权!作为和香港人一样追求现代文明,追求自由、尊严,追求挣脱中共专制的维吾尔人,我们也真心但愿香港人非暴力的“占中”步履能够达到目标、取得成功!作为自由、同等的鼓吹者之一,我更但愿香港能够挣脱中共专制政权之干涉,获得全方位的自治。
    就我个人的观点,既然实施了非暴力“占中”的争取普选运动,“占中”就必需贯彻始终,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对峙中,坚持是独一的选择。
    目前,中共政权内部争权夺利,已经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随时都有可能发生内乱、政变;外部,中共政权天天面临成千上万中国老庶民的反抗争权群体事件,早已手忙脚乱;在东突厥斯坦、图伯特,因各民族的激烈反抗,已使中共殖民政权焦头烂额、疲于应付;因此,对香港民众的“占中”,中共根本不敢用戎行弹压!
    现在,言归正传,回到香港“占中”对维吾尔人的意义。在谈“占中”对维吾尔人意义
    之前,我想特别指出香港和东突厥斯坦,香港人和维吾尔人的一些根本性的区别。
    尽管香港人和维吾尔人一样,同样处于中共统治之下,但香港是被大英帝国租借去后,通过和平谈判回归中国的,而东突厥斯坦是被中共武装占领的;香港人是中华民族大家庭的一员,维吾尔人是突厥民族大家庭一员,根本不是中华民族大家庭的成员,;香港属于中华文化圈(儒家),而维吾尔人属于突厥伊斯兰-文化圈。
    尽管中共同样承诺了香港人和维吾尔人 ‘自治’,且维吾尔人‘自治’的历史长于香港,但香港人的高度自治和维吾尔人的自治,有着天地之别。
    香港,由于有幸被大英帝国殖民了一会,回归时,由大英帝国做主,为香港人赢得了高度的自治;这自治,除了特首普选举权被打了折扣外,其他自治权基本上是货真价实的!
    香港不仅拥有独立的政治、司法体系(可以成立党派、社团),独立的媒体(尽管正在被蚕食),独立的经济体系,而且还拥有相对的对外交自由;甚至那位不怎么受香港人(包括本人)喜爱的梁特首,在香港行政区行使其行政权时,仍是拥有比较大的自治权;最少,行使权利时,不用看王书记或张书记的脸!
    这和维吾尔自治区历届主席,包括出卖东突厥斯坦民族独立、自由的民族败类赛福鼎?艾则孜,以及现任主席中共宠儿奴儿?王?白克力,在行使自治权力方面,根本无法和香港比较!自治区的历届主席在拥有自治权方面根本无法望董特首、梁特首项背!
    所以,“香港占中”对维吾尔人,对东突厥斯坦题目的解决,就目前来看,根本没有什么指导意义!也没有什么可比性!
    维吾尔人是被占领土上,被殖民、被奴役的民族;维吾尔人的题目是争取自己的祖国——东突厥斯坦各民族的自由、独立、同等!
    作为突厥民族当中的最古老的一员,维吾尔人现在面对的危机是:在自己土地上、在自己家园,被中共统治团体殖民奴役,被迫害攫取、劫掠屠杀;维吾尔人作为一个民族,现在面对的危机是民族生死存亡之危机,面对的是被强制同化、被强制“中华民族化”的民族生存危机!
    与维吾尔人不同,香港人本身就是中华民族的一员,拥有同样的中华文化,香港不存在民族生死存亡之危机;香港人面对的危机是逐渐失去公民权利,失去已拥有的民主权利;香港人“占中”,为的是做人、做一个有尊严的现代公民!是现代文明下的公民争权运动!类似于五六十年代美国黑人的民权运动。
    香港人的“占中”,港人根本不用担心组织者会溘然失落、会被抓捕判重刑,也不用担心由于写了一篇文章、讲了个话、或接受了一个媒体的采访而被判刑15年、无期徒刑!究竟香港的独立司法还没有被中共所污染,独立媒体还未被中共全面控制。
    香港警察对占中者暴行的立刻被媒体曝光,文明世界、正义媒体、正义气力站在香港“占中”者一边的同仇敌忾;特别是中国民运及台湾、香港关注“占中”民众的同仇敌忾,已经长短常显著地给出了香港人与维吾尔人在面临统一个专制政权,在同样是争取自由、同等、尊严斗争时所处地位之不同。
    对维吾尔人的反抗,以及中共对维吾尔反抗者的滥杀无辜,尽管中共喉舌从来没有能给出任何细节,没有给出任何有力的指控证据;但是,由于维吾尔人不属于中华民族,是‘非我族类’;所以,对中共对维吾尔人的无故指控、抹黑,大多数国内外民运大佬,一些台湾、香港人权斗士,台港澳媒体人从来都是照单全收!自觉不自觉地站在中共专制政权一边、落井下石!?根本不愿意和维吾尔人一起对共产党专制政权同仇敌忾!?
    维吾尔人要尊严、要同等,争自由、争人权的斗争;是在中共专制暴政无法无天的黑暗统治下进行的最为惨烈的斗争,在东突厥斯坦这块儿土地上,根本看不到现代文明的影子,更遑论独立的司法、独立媒体;有的只是中共武力强权的夸耀、政权暴力的泛滥、民族歧视的宣传、编造假话的盛行。
    不管维吾尔人是使用和平方式;如伊力哈木?托赫提(Ilham Tohti)教授、阿布杜瓦利?阿优普(Abduwali Ayup)等,即便这些人仅只是写了几篇文章,发表了个讲话,办了个母语幼儿园,或其他具民族特色的实体,他们最后的命运都一样,被抓捕、失落,判重刑消失!
    或者,维吾尔人使用激烈的反抗方式,捡拾最原始的武器,如斧头、砍刀、石头、棍棒、辣椒面进行反抗,走上街头要自由、同等;如1991年4月5日东突厥斯坦南部巴仁乡维吾尔农夫起义,1997年2月5日的伊犁维吾尔人争取文化自由的游行示威,仍是2009年7月5日乌鲁木齐大中专院校维吾尔学生要求正义、公平的示威游行,都一概不分青红皂白地都遭到了中共殖民政权最为严肃、最为残酷的血腥弹压,血流漂杵!
    在东突厥斯坦,除了中共控制下的喉舌之外,不说媒体,连说话都不让维吾尔人随意说!现在更有甚者,维吾尔人连自由思索都不行,一旦有人猜到了任何维吾尔人的内心想法主意,不管是这个维吾尔人是干部、仍是群众,一经讲演上去,轻者列入黑名单、革职,重则入狱、失落!
    维吾尔人和香港人是无法比较的!不同的民族,不同的文化,不同的斗争目标,不同的历史瓜葛恩仇,决定了维吾尔人和香港人不在统一个斗争层面上!
    因此,对维吾尔人来说,我个人以为“香港占中”没有太大的现实指导意义!除非,“占中”能够发展为蔓延全中国的一场争取自由、民主的运动,并终极实现中国的民主化,由此,改变大多数中国人大一统的思惟及其歪理邪说!

 

来自: 博讯网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