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力哈木的无期徒刑使维吾尔人任何形式的反抗——合情、合理、合法

伊力哈木的无期徒刑使维吾尔人任何形式的反抗——合情、合理、合法

伊利夏提

记得小时候看过的法国影片《佐罗》,片中,假扮“佐罗”的男主角,在杀死了由法国殖民地——‘新阿拉贡’独 裁者威尔塔上校派来刺杀总督的刺客后,站在因伤而将去世的总督朋友前,答应总督朋友临终要求,假冒总督之名 赴任‘新阿拉贡’、且承诺临死朋友不再使用暴力杀人。

后来,尽管“佐罗”有几次机会完全可以除掉威尔塔上校及其帮凶,但“佐罗”还是信守对已故朋友的不杀人承诺 ,给予这些恶棍一条生路,以期他们能够收敛、改邪归正。

但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威尔塔上校将“佐罗”信守承诺的忍让,当成了软弱,而且并未因一两次的失败 、丢丑而收敛;反而,越来越凶恶、越来越残暴。

最后,忍无可忍的“佐罗”,在残暴的威尔塔上校当众杀害了以理性、和平方式劝善弃恶的弗兰西斯科主教之后; “佐罗”手拿利剑,对威尔塔上校说:“弗兰西斯科主教之死,使我摆脱了我对另一个人的承诺,这个人也是被你 杀害的。”说完,“佐罗”和威尔塔上校展开了一场殊死的决斗,最终,“佐罗”杀死了威尔塔上校,影片以正义 的胜利而告终。

同样,我以为,今天,乌鲁木齐中级法院以对伊力哈木教授的无期徒刑判决,不仅仅是践踏了中国法律的尊严,亵 渎了中国良心律师的尊严;也同时,宣告了维吾尔人任何形式的反抗都是合情、合理、合法的!使维吾尔人摆脱了 ‘恐怖’指控,从今以后,维吾尔人任何形式的反抗都是合理的!

当温和、理性的声音被恶意压制,和解、对话的桥梁被硬性拆毁,法律维权的渠道被蛮横堵死的情况下,民族压迫 下维吾尔人还有什么路可走吗?总不能坐以待毙吧!?

维护自己的尊严、维护民族的尊严;维护妻子儿女的尊严、维护家庭的尊严,维护自己及民族的信仰、传统、文化 、语言,是每一个维吾尔人的神圣责任!

当以现代文明社会所遵行的法律维权无法保护自己、家庭、妻子儿女尊严时,当文明世界看着中共独裁政权对维吾 尔人社会的野蛮暴行,残酷镇压而无能为力时;维吾尔人当然有权利反抗压迫,当然有权利攻击政府、派出所!这 根本不是什么‘恐怖主义’,这是在保护自己,是在维护自己及民族的尊严!

对伊力哈木教授的无期徒刑判决,在维吾尔自治区,等同于死刑判决!因为,到目前为止,没有哪一个维吾尔人因 为民族问题而被判无期徒刑,还能活着走出监狱!?

我不知道国际社会能做多少,施加压力?授予诺贝尔和平奖?可能,也应该,伊力哈木教授值得国际社会施压,值 得拿诺贝尔和平奖!
当然,维吾尔问题将再一次成为国际热点,西方国家关注的焦点;各大报、各大媒体都将连篇累牍地报道伊力哈木 教授、报道维吾尔人问题;但是,问题还继续存在,维吾尔人的境况还在继续日益恶化!伊力哈木教授还将继续带 着沉重的手铐脚镣、在黑暗潮湿的监狱牢房里受苦受难!他的家人将继续承受常人难于想象的歧视、 迫害!

每一个在中共压迫下挣扎的维吾尔人需要的是自由的呼吸空间,而不是国际社会的空口关注,每一个面临窒息的维 吾尔人需要的是立即解决现实的问题,而不是未来的承诺和安慰!但这一切都可望而不可即!维吾尔人只好被迫选 择绝地反抗!

如果国际社会的关注、施压能解决现实问题,尊者达赖喇嘛现在应该是在拉萨!?

伴随伊力哈木教授无期徒刑并没收全部财产的判决,伊力哈木教授的妻子儿女将失去北京的住所;可以肯定,伊力 哈姆教授的妻子也将失去工作,将和伊力哈木教授的兄弟姐妹一起处于中共政权无休无止的骚扰、监视、歧视、迫 害中;伊力哈木教授的高龄老母亲将每天以泪洗面,在思念勇敢儿子的痛苦中度过余生。

伊力哈木教授及其家人的遭遇将很快在全东突厥斯坦传遍,伊力哈木教授及其家人的悲惨遭遇将告诉那些对中共政 权还抱一丝希望,还以为张大人可能会比王大人好的维吾尔人,此路不通!使他们在绝望中选择其他 反抗形式!

张大人、王大人、习大人都是中共政权利益的代表,所以不管维吾尔人以何种形式反抗维权,无论维吾尔人是以温 和、理性,还是暴力反抗维权,都将是中共侵略政权的敌人,都是中共侵略政权要消灭的对象!所以温和、理性伊 力哈木教授的无期徒刑判决,将告诉观望的维吾尔人,与其坐以待毙,不如轰轰烈烈地反抗一场;为民族、自由而 死,死无足惜!

来自:博讯网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