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被关进再教育营新疆老妇与孙子艰难度日

《儿子被关进再教育营新疆老妇与孙子艰难度日》

老人与孩子(网络图片)

不只是被拘禁者在「教育转化」营里痛苦煎熬,被留下的年迈双亲和年幼的孩子也一样。

百万穆斯林被中共关押在「教育转化」营,给无数家庭带来了不尽的痛苦与绝望,一位新疆回族老妇人面临的困境所体现的正是诸多家庭所遭遇的痛苦。

「坏奶奶,奶奶是骗子,说是来见爸爸的,为啥不让我们见爸爸。」小男孩说道。

奶奶无奈地回应道:「不是奶奶不让见啊!如果奶奶能做主,就让你爸爸回来了。」

这位回族老妇人回忆起几个月前去「教育转化」营看望儿子的情景时,常常想起路上与孙子的这段对话。老妇人在家里向《寒冬》讲述了她的经历。因没有生炉子,屋子里显得格外寒冷。

那天,老人去给儿子送衣服,顺便带两个孙子去见他们的父亲,但工作人员却不让孩子们进入。和儿子见面才几分钟,话都没说上几句,工作人员就命令老人离开。出来后,老人领着孩子们走在大街上,孩子们因为没有见到爸爸,哭闹着埋怨奶奶说话不算数。

去年4月,小孩的父亲因进清真寺做礼拜被派出所传唤,之后就被关进了当地的「学习班」,再也没有回家。因此前妻子已与其离异,男人被抓走后,两个孩子无人照料,现在只有与奶奶相依为命。

老人哽咽着继续说:「我天天想儿子呀,想得都快成神经病了。儿子可怜得很,我一想起儿子就哭。到学习班看儿子时还不让哭,虽然心里难受,但脸上还得陪着笑脸,哭了就会给儿子压力,监管会给儿子延期(关押)呢。」

小孙子接过话说:「上次我见到爸爸了,爸爸瘦得很。」

老人因为吃过苦头,所以十分警觉,急忙嘱咐孙子:「瘦就瘦了,再不要多说话,你再乱说话,警察就把你抓起来呢。」

这位奶奶身患脑梗、心肌梗塞,无法工作挣钱,儿子被抓后一家人就失去了生活来源。现在家里的积蓄已经所剩无几,老人不知如何度过以后的日子。

「如今的生活只能过一天算一天,我和孙子平时就是勉强吃饱。前几天宰鸡店老板给了一些鸡头、鸡尾、鸡肝,我回来做了顿饭给娃娃们解个馋。」老妇人继续说道,「两个孩子都在上学,老师来要收250元人民币(约37美元)学费和校服钱,我拿不出这些钱,我身体有病需要吃药才能活,(学费)就只能先欠着,我现在就愁我的病,如果病好了,我去要饭都行呢。」说到这里,老人又伤心地哭起来。

过了一会儿,老人说:「现在就这么凑合着过,现在穿的衣服都是儿子在家的时候买的,儿子走了(被抓捕)谁管我呢,死了也没人管。」

老人的儿子被抓后,老人被叫到镇政府,政府告知会对她儿子宽大处理。可9个月已经过去了,老人还没有等到儿子归来的消息。

据这位妇人透露,凡是去「学习班」探望家属的都要过几道安检门,还必须沿着营内路面上引导外来人员的红线走。有些老人不被允许进营见自己的孩子,只能在大门外哭。

「现在共产党咋这么毒辣呢?」老人说道,「还说发展中国呢,把我们老百姓逼得都没心思活了。」

采访结束时,一个孙子抱着两只小猫说:「我们在家里还能陪陪奶奶,要是上学去了,奶奶就一人在家很孤单,就这俩猫咪给我奶奶作伴呢。」

老人心疼地看看孙子说:「我现在要把心情放好,要照顾娃娃,还要照顾好我自己呢。」

来源:   寒冬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