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再教育营 哈族老人生死未卜

《入再教育营 哈族老人生死未卜》

阿拉木图音乐制作人阿黑哈提揭露新疆当局重判其父20年刑期。(阿黑哈提提供/记者乔龙)

中国新疆额敏县年过七旬的哈萨克族老人哈力尤拉去年三月被公安送入政治再教育营。哈力尤拉的儿子阿黑哈提星期三告诉自由亚洲电台,本月上旬接到中国官方通知,其父被判刑二十年。阿黑哈提表示,他父亲患有肝硬化等多种疾病,怀疑父亲已经死亡,当局对他判刑是试图掩盖真相。另外,在本台日前报道后,至少有三名新疆哈萨克族人从“再教育营”获释。

旅居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的音乐制作人阿黑哈提.哈力尤拉,在新疆的父母亲及两个弟弟,于去年3月15日被新疆额敏县公安抓走后,关入当地的所谓政治学习中心,即“再教育营”。今年1月5日,阿黑哈提从中国驻阿拉木图总领事馆处得知,其70岁的父亲无缘无故被判刑20年。他怀疑父亲已在狱中遭遇不测。他对本台说:“我的父亲、我的母亲及我的两个弟弟,被额敏县非法抓捕,至今生死未卜。我的夫人去中国驻阿拉木图办事处,他们相关工作人员通知说,阿黑哈提的父亲被判刑20年。也就是说,我70岁的父亲被判刑20年,他要活到90岁(才可刑满出狱)”

阿黑哈提的全家信仰伊斯兰教,其父亲哈力尤拉患有严重的肝硬化,有30年病史,还患有冠心病,牙齿也已经掉光无法正常进食。阿黑哈提说,他父亲是额敏县文体局干部,母亲曾在额敏县供销合作社工作:“我的父亲有肝硬化,我的父亲整个牙齿是掉光的,腿部有粉碎性骨折,做过手术。第二次拆钢板的手术医生不让做,怕他死在手术台上。就是这样身体状况非常糟糕的人被判刑20年!我高度怀疑我的爸爸已经死亡或者病危,他们试图掩盖真相,拖延时间。”

阿黑哈提说,他本周与刚获释的母亲通话,而母亲不知道父亲已被判刑20年。在通话中,阿黑哈提隐约听到母亲身旁有人指挥他母亲如何对儿子说话。根据阿黑哈提提供的通话录音,六十岁的母亲维丽娜·木哈在电话中不停安抚在哈国的儿子:“我们都好着呢,每一个人都好,我也好。我们都回来了”。阿黑哈提:“你们四个人的控告,美国都知道,哈萨克斯坦总统都知道。我爸爸被判刑二十年,哈萨克斯坦人、美国人都知道”。

现年34岁的阿黑哈提,于2015年定居阿拉木图。他曾参与制作《舞出我人生》、《舞林争霸》、《这就是街舞》等,还曾担任《2016国际军事比赛哈萨克斯坦境内举行的比赛项目开幕式》等开幕式音乐制作,曾与多个著名唱片公司,歌手、艺术家合作,在哈国有一定的知名度。

 

本台报道过的多位被囚者陆续获释

本台不久前连续发出多篇关于新疆哈萨克族人被羁押的报道之后,目前至少有3人获释。现旅居哈萨克斯坦的木合塔尔,于本月中旬对本台说,本台曾报道他的堂哥木斯塔法.阿汗2017年10月17日被奇台县公安送入再教育营,而今年1月12日他的堂哥已经获释:“跟你说的我堂哥在监狱里面上班的事情,现在的消息说我堂哥今天被释放出来了。这个是一个好消息,跟你分享,但是我的父母还没有出来,还没有消息,他们现在还在吐鲁番。”

一周后,木合塔尔又告诉本台,他的母亲也已从“再教育”营”获释,于上周五(25日)回到家中:“我妈妈现在放出来了。就是在你们的帮助下、在人权组织的帮助下、在各种媒体的帮助下,我妈妈才平安的回到了家”。

木合塔尔的母亲于2017年3月19日被捕,直到上周获释,而他的父亲和叔叔仍然未放。

本台曾报道的另一位女大学毕业生、新疆哈萨克民族传统画家迪娜.依根别尔德,去年被送入政治再教育营“改造”导致精神异常,同年又被秘密判刑三年。最近迪娜的叔叔对本台说,迪娜已经获释,但仍然没有人身自由:“我们不相信迪娜有自由,他们(公安)在监控她。我们希望迪娜回到我们的哈萨克斯坦和她的爸爸妈妈在一起。我们希望她回来,到我们哈萨克斯坦。

现年25岁的迪娜,户籍地为新疆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塔城和丰县,曾就读新疆艺术学院,她擅长绘画和雕刻,在哈萨克人心目中享有很高的知名度。2018年4月,迪娜被关入政治学习集中营,据说已经被判刑三年。

来源:   RFA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