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教育营学员遭虐待致残

《再教育营学员遭虐待致残》

清河县医院护士长萨吾列.米勒太被送入改造营智残。(记者乔龙)

新疆政治再教育营多名被羁押者的亲属,上周在哈萨克斯坦讲述其家人的遭遇。新疆清河县医院护士长沙吾列.米勒太的丈夫金格斯.扎尔汗说,他的妻子被送入再教育营后,因受到虐待,下半身瘫痪。当局要求她自己支付医药费和6名政府人员的监控费。

一个月前从新疆再教育营获释的穆斯林上周六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被羁押在教育营内的大部分人是维吾尔族人,其次是哈萨克族人,然后才是其他信仰伊斯兰教的少数民族。在羁押期间,一日三餐主要是米饭和馒头,还有蔬菜。营内的窗户被黑色纸张密封,被羁押者分辨不清白天与黑夜。管教人员每天要求被羁押者高呼“热爱中国共产党”、“消灭伊斯兰信仰”等违反穆斯林意志的口号。否则会受到处罚。

《再教育营学员遭虐待致残》

哈萨克族阿斯亚.阿合买提怒乎合女儿,被新疆当局关押。(记者乔龙)

现旅居哈萨克斯坦的金格斯,本周一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说,他任职护士的妻子沙吾列,早前被送入再教育营:“我妻子沙吾列.米勒太,她是新疆阿勒泰地区清河县人民医院护士长,曾在单位获得很多荣誉和奖状奖励。清河县人民医院院长叫夏瑞理,我妻子曾在工作单位,对夏瑞理的胡作非为,严重违反纪律等行为,向上级部门反映过。夏瑞理受到县纪委通报。夏瑞理组织手下两个护士给县领导写信,把我的妻子关进了再教育集中营。”

金格斯说,2018年1月10日,当局把他的妻子沙吾列关入再教育营,因公安找不到她的问题,15天后放人。但不久,又将沙吾列关入再教育营,而这一次羁押,造成妻子近乎残疾:“这一次,我的妻子被关9个月,一天有时候只给她一个馒头,又是烂白菜,有时候挨饿。从6月份开始,我的妻子下半身瘫痪,只能用‘尿不湿’解决大小便问题。没有任何医生护士去给她治疗。当地政府不让我妻子出去治疗。”

《再教育营学员遭虐待致残》

清河县医院护士长萨吾列.米勒太被捕前。(家属提供/记者乔龙)

医药费一万七千美元由受害者自付

由于他妻子病情越来越严重,当局终于将她送到乌鲁木齐医院治疗,但为时已晚。金格斯说:“9月28日终于将她转到了乌鲁木齐市的(新疆)自治区人民医院救治。短短24小时内给我的妻子做了腰部大手术,钢板固定手术。短短17天手术费花了83106元,腰椎两侧的钢板两万多元人民币。合共一万七千多美元。”

更令金格斯愤怒的是,清河县政府派出所谓维稳官员到医院监视手术后的沙吾列,并要家属负担维稳费用。他说:“当地政府派了清河县旅游局局长姓侯的一位汉族人等共六个人,其中也有哈萨克族,到医院监视我的妻子,他们的来回路费、住宿费,一天三餐饭全由我们家,我的妻子和我的儿子承担。”

本台记者致电清河县医院,但始终无人接听。金格斯通过自由亚洲电台向全世界发出求助,他说,政府派人要在他家看守一年:“现在就剩一个人,他们要在我们家待一年,现在我媳妇和我的儿子成重点管控对象,出清河县城必须要请假,跟我们来往的亲戚全都是重点监控对象。你把我的声音转达给整个社会,让全人类知道我们的处境。”

另外,新疆塔城居民阿斯亚.阿合买提努乎的丈夫说,他的妻子与儿子遭到当局羁押。他说:“2017年12月8日,中国官方把我的妻子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关押在新疆塔城的集中营11个月,2018年11月25日获释,但她还是没有行动自由。”

阿斯亚的丈夫希望国际社会关注新疆少数民族被关再教育营的情况,呼吁中国政府让他的妻子和孩子早日离开中国,到哈萨克斯坦与家人团聚。目前,新疆仍然有一至两百万少数民族穆斯林遭到羁押,他们没有聘请律师的权利。

来源:   RFA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