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丝路基金百亿注资 大国梦刚起步

《分析:丝路基金百亿注资 大国梦刚起步》

吉尔吉斯斯坦是东邻中国新疆的中亚国家,也是古今“丝路”上的一站

中国央行16日公布,丝路基金有限责任公司已于2014年12月29日在北京注册成立,并正式开始运行。 首期资本金100亿美元已经到位。

央行行长周小川还明确表示,丝路基金投资期限较长,但追求效益回报,暂不含外援或捐赠性资金。

自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3年9月和10月先后提出建设“新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战略构想后,美欧日印等大国智库和媒体均对中国构想的动机和可行性提出各种质疑; 即使目前与中国有“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俄罗斯,媒体和智库也纷纷质疑中国窥窃俄国后院;中亚诸国、南海各国,以至于印度同样对中国动机疑心重重。

面对国际上这许多质疑声音,中国方面是如何看正式开始运作的丝路基金呢? 中方的投资目的和短中长期展望又如何?

曾长驻中亚诸国从事外交工作的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所欧亚研究室副研究员徐涛博士在接受BBC中文网访问时分析认为:“一带一路”是中国实现大国梦历程中必走的一步棋。

长远构想

许涛博士首先指出,“一带一路”的战略构思是中国高层深思熟虑后勾勒出的一个长远构想,不是简单五年、十年就能够看到收益的,而很可能需要一代人甚至几代人时间来最终实现。

分析认为,中国当下日益面临着产能过剩、外汇资产过剩,油气和矿产资源对国外依存度过高,以及工业和基础设施过度集中于沿海、易受外部威胁等诸多发展和国家安全难题,因此进一步打通陆上和海上通商之道,是形成“和平与发展新常态”的必然战略决断。

许涛博士认为,构想关系到的不只是一国或少数几个周边国家,而是沿途诸多国家。构想最终若想得以实现,也必须在开发项目时拥有“互动吸引力”,也就是说让大家都有利益。 也只有确保大家都有利益,才能保障实现构想。

他分析说,丝路基金首期百亿美元很可能将主要用于为沿途中亚国家改善长期掣肘发展的交通落后问题,进而投入到能源、矿产、深加工、石化以至于发电等更加广泛的领域。

风险机遇

在谈到西方、俄罗斯、以至于中国国内学术界对“一带一路”构想所面临的种种风险、质疑和疑虑等问题时,曾作为访问学者和外交官常驻中亚的徐涛博士承认风险是存在的,中国方面对种种风险的担忧不是没有。

他指出,中亚各国从前苏联独立之后,有些已几度历经所谓“颜色革命”,有的则至今沿袭集权性质的“总统制”,因此政权更迭、权力交接方面可能带来的投资风险是肯定有的。

《分析:丝路基金百亿注资 大国梦刚起步》

中俄美三国领导人在2014年APEC峰会期间在北京会面

不过,他也同时指出,在拥有政局风险的同时,中亚也有不同于发生“阿拉伯之春”动乱的中东伊斯兰国家的文化和地缘政治背景,再加上面对大邻国中国与日俱增的地缘政治“分量”,因而也没有必要过度担心各国政局变换可能对丝路项目带来的影响。

他说:“比如说吉尔吉斯斯坦已经历过两次所谓的颜色革命,最初很多人都担心亲西方政府是否会影响到与中国的关系。”

“最终事实证明这些担心是没有必要的”。

他认为,已经独立于俄罗斯的中亚诸国,长期处于大国夹缝中,必然会继续需求符合自身利益的大国利益平衡战略来求生存,而中国推进的丝路投资是可以通过合作双赢的途径为参与各方带来机遇的。

俄国不安

曾长期统治中亚的俄罗斯,尽管与中国结为“战略伙伴”,仍然在很大程度上对中国资本和企业西进中亚深怀不安与戒心。

许涛博士指出,其实中方在宣布丝路构想之前是与俄罗斯方面有过充分沟通的,特别是习近平主席与普京总统之间,有过多次深层恳谈,以求化解俄方的疑心与不安。

不过他也承认,尽管有深度沟通,俄罗斯学者、智库以至于一些官方机构,反应依然十分复杂,仍然对中国打通欧亚大陆商路构思的目的存在战略怀疑。

他说:“俄罗斯现有的欧亚铁路将来必定与中国修建的铁路存在竞争,这是一个客观事实。”

“不过,如果欧亚铁路运力满足不了需求,那么中国为什么不能来建第二条、第三条呢?”

他认为中俄未来在中亚地区必然形成合作与竞争并存的局面,而其中的争执和问题是可以通过双方进一步沟通和利益平衡来解决的。

西方唱衰

以美国为主的西方国家更是从一开始就对“一带一路”战略构想的可行性等各方各面提出质疑。

许涛博士认为来自西方的许多质疑论证不是没有道理,但他个人认为对中国的许多事情往往要“以发展眼光”来看问题,不能过于机械的分析。

他认为中国追求继续“和平发展”,追求“大国梦”,最终看是不可能续走欧美日崛起道路的,而必须通过“创新”来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

他指出,其实美国也早就对中亚有自身的主要是“去俄罗斯化”的战略构想和布局,但是阿富汗战争使得美国的布局陷入僵局。

“中国的发展六四之后在国际国内也遇到很多问题,”他接着说。 “但从过去三十年的发展来看,中国又同时是个具有很多特殊性的国家”。

他认为,很多事情无法过早断言成败,特别是像“一带一路”这样的宏大战略棋局,往往需要“走着瞧”。

“中国和平发展、实现大国梦的路肯定是很难的,” 他说。

“我个人对一带一路构想是持乐观态度的,因为这一步(对中国来说)战略上是必然的,是别无选择的。”

来源:  BBC中文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