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日报:维族穆斯林逃离中国引发圣战风险

《华尔街日报:维族穆斯林逃离中国引发圣战风险》

中国政府称,维族人正通过“地下铁路”加入位于叙利亚和伊拉克的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或在犯罪后潜逃。

回想起来,是一场足球赛点燃了穆罕默德(Mehmet)对汉人统治的怨恨,让他走上了流亡之路。

2002年时,穆罕默德还在新疆上大学。位于中国西北的新疆是维吾尔族的聚居地,也是过去两年一系列致人死亡的暴力事件的发源地。默罕默德说,他和其他一些维族人决定在世界杯(World Cup)足球赛中支持土耳其队。

大多数维族人是穆斯林,讲一种突厥语,他们认为自己是一个大的土耳其民族的一部分。

但穆罕默德表示,中国的汉族学生被冒犯了。双方发生了打斗,校方因此开除了默罕默德的六个朋友。

默罕默德的政治意识由此觉醒,为此他被关进了新疆的一个劳教所,最终在途经中亚和东南亚并经过两个月的危险旅程(大多数时间没有护照)后来到了土耳其。

维族流亡者、活动人士以及沿途国家的政府官员称,近些年来,已有数百名甚至可能数千名维族人逃离中国,经常是借道泰国和马来西亚前往土耳其。穆罕默德就是他们中的一个。

他们的逃离给中国带来了许多困扰西方国家的相同担忧;西方国家正努力阻止本国的穆斯林民众激进化或者为赴海外作战而接受训练。

由于担心维族分裂分子采用圣战思想和手段,中国希望关闭官方媒体所称的“地下铁路”。中国政府称,维族人正通过“地下铁路”加入位于叙利亚和伊拉克的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或在犯罪后潜逃。

中国将去年3月份发生在昆明火车站的砍人事件归咎于试图逃往东南亚的新疆分裂分子;该袭击事件导致29名平民丧生。中国政府经常指控维族武装分子在巴基斯坦或阿富汗进行训练,并担心那些逃往国外的维族人可能回来发动新的袭击或通过互联网招募其他人。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World Uyghur Congress)等维族团体表示,他们不能原谅这样的袭击。这些团体以及其他人权组织称,中国夸大了维族逃亡者所带来的危险,他们中的多数人都是为了逃离新疆的高压政策和制度性歧视。中国官员否认他们歧视维族人,并称中央的政策给新疆带来了稳定。

几乎没有维族人会在警方监控严密的新疆公开讨论这一问题。那些在中国以外地区的维族人也不愿公开发表讲话,因为他们担心被驱逐出境或者国内的亲属会遭到报复。

穆罕默德说,他改了名字以免遭到报复。他三十多岁,说一口流利的中文,曾在国有企业供职。他说自己反对圣战主义思想,但承认曾在土耳其见过被中国和其他几个国家禁止的泛伊斯兰组织。

他并不掩饰对中国统治的抵制。他在土耳其中部城市开赛利(Kayseri)的维族活动分子中心外表示,如果有人给他一把枪,他就会去战斗。中国只给了他们两个选择──要么完全汉化,要么毁灭。

据知情人士称,过去一年,中国加大了对外国政府的施压,要求其帮助追踪维族激进分子。据称大约300名中国维族人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参加伊斯兰国的战斗。

中国外交部没有回应本文相关的问题。12月份被问到上述数据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新闻发布会上称,无法掌握有关具体情况。当前形势下,国际恐怖分子跨国流动,中方一贯主张各国应该通力合作,打击恐怖主义。

马来西亚内政部长阿莫扎西(Ahmad Zahid Hamidi)在1月21日向记者表示,中国公安部的一位副部长告诉他,一些参与伊斯兰国战争的中国人已过境马来西亚。

其他国家政府并未公开证实中国的说法,不过伊拉克国防部在去年9月份发布了一张据称是被俘中国武装分子的照片。中国反恐专家也在讲话中称,伊斯兰国头目巴格达迪(Abu Bakr Al-Baghdadi)曾将中国列入侵犯穆斯林权益的国家之列。

这个问题在土耳其尤为微妙。作为欢迎欧亚大陆突厥族政策的一部分,土耳其从上世纪50年代以来就向中国维族提供庇护。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还曾在2009年乌鲁木齐种族暴乱后将中国维族的境遇描述成“种族灭绝”。

土耳其自2009年以来与中国建立了更加紧密的商业和军事联系。中国公司获得了在土耳其修建铁路的大规模交易,还为土耳其发射了智能卫星。

土耳其官员称,中国的影响并不会削弱他们基于人道主义立场帮助维族的承诺。他们还称,土耳其准备帮助中国的反恐举措,就如土耳其与西方政府合作阻止西方圣战主义者借道土耳其进入叙利亚和伊拉克一样。

据熟悉情况的土耳其官员称,这是个非常敏感的问题,公众舆论在其中起到关键作用。土耳其没有特定的政策鼓励维族人来,但来了也不会拒绝。

当被问到是否有迹象显示维族人借道土耳其加入伊斯兰国时,这位官员迅速翻阅了一些国家提供的可疑人员名单。他说,中国没有提供任何名字。

但最近几周,中国和土耳其的紧张关系已经公开化。土耳其外交部1月中旬表示,10位土耳其公民在中国受审,原因是涉嫌协助他人非法跨境或出售旅行文件。外交部没有透露接受协助者是谁,但中国官方媒体《环球时报》称是维族人。

此前土耳其举行示威游行,要求安卡拉政府保护中国的维族人。

去年3月,大约300名疑似维族人在泰国遭扣押,泰国警方称发现这些人躲藏在一个橡胶农场。这引发了中土两国官员的摩擦。

参与了相关谈判的人士称,中国政府已向泰国施压,要求泰国遣返这些维族嫌疑人,这些维族人没有身份证件,但声称自己是土耳其后裔,并要求前往土耳其。土耳其外交部长卡乌索戈鲁(Mevlut Cavusoglu)曾在去年11月份公开表示,土耳其已告知泰国愿意接收这些维族人。

在回答有关土耳其外长上述表态的问题时,中国外交部称,敦促土耳其立即停止介入干涉有关案件的处置工作,不要向外界发出纵容甚至支持非法移民活动的错误信号。

泰国外交部发言人Sek Wannamethee称,泰国政府已知晓中国和土耳其在这一问题上的立场,但需要时间来确定包括妇女儿童在内的被拘维族人的身份。

中国长期以来一直对维族人的境外旅行进行管控。一些维族人数十年来对中国政府在其家乡(他们称东突厥斯坦)的统治进行了低级别但经常带有暴力性质的反抗。

逃离新疆的维族人过去常常非法跨境进入中亚地区。但中国专家和维族活动人士称,现在这变得更加困难,因为中国加强了与中亚国家的合作。

在发生了致人死伤的袭击后,中国政府加强了限制。这些袭击事件表明分裂分子的手段发生了变化,包括以新疆以外的平民作为袭击目标并采用了圣战图标。

据中国官方媒体报道,中国去年5月份在新疆展开了反恐行动,逮捕了数百人,处决了21人,另有12人被判死刑。维族活动人士、中国专家以及西方人权运动人士称,这导致越来越多的维吾尔族人逃往东南亚。

1月9日,中国官方媒体称几名维族人在偷渡越南时“暴力拒捕”,警方击毙其中两人,逮捕一人。人权组织和维吾尔族活动人士表示,虽然有些武装分子可能通过这种途径逃亡,但大部分流亡者逃离似乎是为了躲避暴力或中国的反恐行动。

维族流亡者和沿途国家的政府官员称,许多维族人在泰国或马来西亚获得了土耳其旅游文件(不管是伪造的的还是合法)。

去年9月,印尼政府宣布逮捕了四名持假土耳其护照的人,据信这四人是维吾尔人,他们涉嫌试图与一名伊斯兰武装分子头目联系。这四人的律师称他们在印尼被拘留,这些人否认所有指控。

一些东南亚国家将流亡维族人遣返回了中国。柬埔寨2009年宣布对一些非法入境的维族人予以驱逐出境。马来西亚警方表示他们遣返了至少18名疑似维族武装分子。

人权观察组织(Human Rights Watch)中国主任理查德森(Sophie Richardson)称,该组织所知的近年来被各个国家遣返的维族人中,大多数人基本上已令人担忧地迅速消失在了以虐待著称的新疆司法系统中。

中国外交部多次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被要求遣返回国的维族逃亡者是犯罪嫌疑人。

那些抵达土耳其的维族人一般定居在伊斯坦布尔Zeytinburnu社区或开赛利的维吾尔族聚集地。土耳其当局安顿了一批1965年经由阿富汗逃离中国的维族人。

Zeytinburnu社区一位年长些的维族人说,他因为分裂活动在新疆监狱被关数年,2013年逃了出来,辗转缅甸、老挝、泰国和马来西亚。他在马来西亚以大约人民币5,000元(合800美元)的价格获得了一份土耳其旅行证件,然后飞去了土耳其。

一些维族人(多为妇女)在中国拿到护照后,合法抵达土耳其。开赛利的一名维族妇女说,2014年她离开中国寻求生育方面的治疗,但不敢回国,其丈夫为与她相聚也申请了护照,但在申请期间被扣在新疆。

抵达了土耳其的穆罕默德说,2002年那场足球赛之后,他开始花更多时间关注有关维族问题的网站。

毕业后,他进入了一家国有企业──这在新疆是大家梦寐以求的工作──但发现那里几乎没有维族人,他的幻想破灭了。而且他讨厌不得不与潜在业务伙伴喝酒,因为伊斯兰教禁止饮酒。

一直到2009年乌鲁木齐发生暴力事件时,他感到一种被压抑的愤怒,因此参加了暴力活动。他不愿意透露自己做了什么,只是说被关了三年。

在狱中,他和汉族法轮功成员共处一室。他说,在那里,他意识到并不是所有汉族人都是坏人,他们很多人也和维族人一样承受着痛苦。他得出结论,他唯一的选择就是逃离中国。

2013年出狱后,他向朋友和家人借钱开始了逃亡。他没有护照,朋友帮他偷渡到吉尔吉斯斯坦。他表示,在那里,一个偷渡网络帮他穿过塔吉克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孟加拉国、缅甸、泰国和马来西亚。

他在九周的时间内坐汽车、步行或坐船通过各国边境。他说,有时候他们不得不在夜里跑过边境,有时还要翻山越岭。

在马来西亚,他经由一位华裔中介拿到了一个土耳其的旅行证件。他不知道证件的真假,但他凭此进入了土耳其。一路下来他花了大约人民币9万元(不到1.5万美元),每段旅程都要向不同的人给钱。

他说他现在与另外一个维族人合租一个房间,在一家餐馆打零工,与此同时想一想接下来该怎么做。他说他并不信奉圣战主义,但他能够理解为什么有些人会信奉这种思想。他说,维族人正在寻求救世主。

他说,他在土耳其参加了伊斯兰解放党(Hizb ut-Tahrir)的集会。这个泛伊斯兰组织在中国遭到禁止。他们告诉穆罕默德他们无法为维族分裂分子提供武器,他失望地离开了。

伊斯兰解放党在土耳其的发言人卡尔(Mahmut Kar)称,伊斯兰解放党主张建立一个政教合一的伊斯兰王国,但只通过和平的方式。他说,这个组织在新疆十分活跃,但他们没有遇到维族穆斯林在土耳其避难并为与中国进行武装斗争而寻求支持,或希望前往伊拉克或叙利亚。

穆罕默德称,他在网上与一些身在土耳其并想要加入伊斯兰国的维族人聊过天,但他说他想要前往欧洲致力于维族人事业。

他反问道,他为何要冒着生命危险在叙利亚或伊拉克打仗?他说如果他要打仗的话,他要为东突厥斯坦而战。

来源:  华尔街日报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