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谈网:北京“不想要温和的维吾尔人”

《博谈网:北京“不想要温和的维吾尔人”》

在我对中国知识分子的系列采访中,经济学家、维族活动人士伊力哈木•土赫提的这把椅子还是空的。这并不是因为我没有听说过他;也不是因为我在中国的时间不够长,以致未能在他今年年初被捕前与他会面;而是因为我愚蠢地认为在所有可能被政府抢先逮起来的人中,最不可能抓他,因而耽搁了与他会面的机会。我们有许多共同的朋友。我知道他反对新疆的独立。虽然伊力哈木对政府提出了强烈批评,并经常遭到国安人员的跟踪,但是我不认为这名44岁北京中央民族大学的教授会被像那些想要少数民族地区独立的人一样抓起来。

我错了。今年一月,伊力哈木被拘捕。与上一次被抓不同的是,他没有被释放。上周,他在新疆省会乌鲁木齐被以“分裂主义”罪名受审。(9月23日,伊力哈木•土赫提被判无期徒刑。他计划上诉。)在过去几个月里,我问了几名认识伊力哈木的著名公共知识分子,想听听他们对他以及对他受审的看法。

*

藏族活动人士唯色和中国知识分子王力雄与伊力哈木一家是好朋友。

王力雄:首先,我想澄清他的名字。他真正的名字就是伊力哈木。对于维吾尔人,第二个名字不是他们家族的姓,而是父亲的名字。所以,如果你称他土赫提或是土赫提先生,实际上是在称呼他的父亲!伊力哈木•土赫提的意思是“土赫提的儿子,伊力哈木”。比方说,如果伊力哈木有个儿子叫穆罕默德,他的名字就将是穆罕默德•伊力哈木,而不是穆罕默德•土赫提。

我是在2008年遇见他的。一些朋友介绍我们认识,因为他们知道我俩都对中国的少数民族问题有着强烈的兴趣。但那时他比我要乐观得多。在我们交谈后,他无法理解为什么我如此悲观。他严厉批评了我认为有很多维吾尔人想要独立的的观点。我相信比例相对会比较高。我认为他们有这种愿望,但是意识到不大可能。如果有可能的话,他们会想要独立。但是伊力哈木认为想独立的维族人并不是很多。有时我在想,他是不是只是不想告诉我。

他一直认为政府最终会改变立场。他认为情况已经变得这么糟糕了,他们不得不改变他们对待维族人的政策。直到他被捕的那一刻,他仍然持乐观态度。但是政府不是这么想的。

问:他为什么会被捕?

王力雄:这真的很奇怪。我无法理解这件事。警方无论什么时候问我,我都会告诉他们伊力哈木是个非常重要的人物。在将来,如果有一个解决方案的话,他非常重要。政府可能无法控制局势,他们会需要能够在民间社会中起作用的人。我认为伊力哈木就是这样的人。事实上,他是唯一公开站出来讲话的维族公共知识分子。至少在我所知道的范围中,他是唯一能够如此清晰表述自己,以及清楚表示不想独立,想要在中国生活,称自己是中国人的维族人,但是他希望新疆能够有更多的自治。相比之下,在国外的维吾尔人,基本上都想要独立。

问:当局对伊力哈木和他接触的人进行了广泛的调查。他们调查了哪些人?

唯色:许多是上过他课的学生。他们想要找到他在教学中提倡过独立的证据,或是泄露过秘密。我去探望过他的妻子,她说那些学生非常好,他们都说伊力哈木老师不是那样的,他从来没有教过他们那些东西。

问:在过去,他批评中国对维吾尔人的政策并没有招致被捕。

唯色:我认为新疆的警方想要抓他。他们的路线更强硬。我们在他被捕前的一周去拜访过他。他说新疆的当局想要逮捕他,但北京不同意。一个星期后,他就被捕了。

王力雄:我们都以为他不会有麻烦。但是唯一的结论是:他们不想要温和的维吾尔人。因为如果有温和的维吾尔人,那么为什么你不与他们谈话呢?因此,他们想除掉他,然后就可以对西方说,没有温和的维吾尔人,我们是在与恐怖份子作战。

*

律师滕彪,41岁,他在北京政法大学任教,目前在哈佛大学作访问学者。以下是我们今年八月在柏林的访谈。

问:你认识伊力哈木吗?

滕彪:是的,他是我的好朋友。

问:当局为什么要抓他?王力雄认为,可能是因为政府无法容忍温和派,想要消除这些温和派的声音,以便它能够声称没有温和的维族人。

滕彪:这个想法有它的道理。在维族人中,伊力哈木具有相当的影响力,他是维族和汉族之间一个重要的桥梁。他就像唯色在藏族人圈子中那样的角色。我认为中央政府想要在新疆地区开始严厉的打压。他们想要找到某种借口来控制整个新疆地区。因此,他们在试图消声。这是这个大趋势中的一部分。

问:北京是什么时候开始出现这种转变的?

滕彪:2013年3月,当习近平正式接过国家主席权力开始。3月31日,他们逮捕了西单四君子。此后,数百名捍卫人权的人士被捕,例如新公民运动、浦志强和伊力哈木。在这之前,他们的目标是要控制民间社会,逮捕那些活跃的或者越过红线的人。我的意思是比如像浦志强、胡佳和陈光诚这样的人士,政府无法容忍他们。

但是现在看来,他们的目标是要摧毁民间社会的生存能力。已经有这么多人权活动人士被捕,包括那些并非那么活跃,但有成为领导者潜力的人。

*

胡佳,中国最著名的持不同政见者之一。

问:你认识伊力哈木多久了?

胡佳:在我坐牢前就听说过他,他也听说过我,但是直到我出狱后我们才彼此认识。到现在几乎有三年了。我太太带我到他家认识的,我感到很幸运能认识他。

问:你认为他的麻烦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胡佳:是去年10月28日开始的。有一个家庭开着吉普车袭击了天安门广场上的金水桥。一切都是从那开始的。伊力哈木开始接受采访,全都是西方媒体的采访。然后在11月2日,他给我打电话。他说他必须要到机场接他的妈妈。但是那时那些政治警察撞了他的车,说他们想要弄死他。

问:弄死是什么意思?

胡佳:他们说弄死,是要杀了你全家。他给我打电话,要我把这放到推特上。那时,因为开十八大三中全会,我被软禁在家十天。但是我可以接他的电话。他们对他说“你在网上胡说八道”。他们指的是接受那些采访。他接受了美国、英国、法国媒体的采访。他在电视上和杂志上,试图解释新疆的状况。他与每个人都谈,路透社的,美联社的。

为什么呢?因为他是在中国境内唯一有如此强声音的维族人。就像唯色代表藏族人,伊力哈木代表维族人。没有人能与他相比。那些高层的维族人,他们的皮肤像维族人,但是心是汉族的。那些人意识到他们没有后路。他们的人民永远不会原谅他们。只有伊力哈木能为维族人说话。这就是为什么新疆的官员早就想要逮捕他了。很长一段时间,北京说软禁就够了,没有把他抓起来。

但是在10月28日的事件后,该攻击发生在距离公安部总部只有400米,距离进入中南海的新华门只有400米的地方,这导致公安部部长郭声琨受到习近平的批评。

也是从那时起,伊力哈木一直在发声,说并非所有的维族人都是恐怖份子。维族人在他们的土地上一直遭到中国共产党少数民族政策的压制。他说,从经济到政治,每一个领域,都是汉人说了算。在掌权的位置上,基本上没有维族人。

伊力哈木在接受采访中阐述了这一观点。他表示,他们不应该使用戒严和军事力量来控制维族人,把他们全都变成恐怖份子。这真的惹恼了公安部。所以,对伊力哈木,本来持不同态度的新疆警方和北京警方取得了一致。在过去,北京警方表示,“不值得抓他,有事时把他软禁起来就行了”。例如,在去年7月5日,他被软禁在家。

问:7月5日?

胡佳:2009年7月5日,在乌鲁木齐发生了骚乱。从那时起,这就成了一个敏感的日子。在那些纪念日里,他会被当局软禁。但这一次,他真的被逮捕了,并被以“分裂”罪名起诉,这是一个严重的控罪。

问:你认为他的命运会如何?

胡佳:在这样的案件中,大多数人是判七到十五年。如果你要我猜,我会说六到八年。但是我要告诉你,伊力哈木并不喜欢当局这种杀、杀、杀的铁血政策。当他谈起时,他真的让我感动。你知道,他是穆斯林,当他谈到某种重要事情时,他会把他的手这样放在他的心脏部位,来展示他的诚意。他希望维族人能够有自治,正如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这个名称所承诺的那样。

有许多其他的维族人大骂他。他们说,这家伙实在太软弱了。但是伊力哈木在地质、经济和历史方面做过很多的研究。所以,我认为他是这么认为的。他绝不想中国分裂。他想要生活在一个尊重少数民族权益的社会,一个自由、平等的空间。他信仰和平。

(本文译自普利策奖得主Ian Johnson(中文名:张彦)于2014年9月22日发表在《纽约书评》上的文章,题为“他们不想要温和的维族人”。)

原文链接:‘They Don’t Want Moderate Uigh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