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往春天:谴责中共的维吾尔诗人

在国内,知识分子遭到追捕、逮捕;在海外,文学作品让自由之火生生不息,将迫害行径的邪恶暴露无遗。

作者:露丝·英格拉姆(Ruth Ingram)

《向往春天:谴责中共的维吾尔诗人》

拉希米·马赫穆德

伦敦维吾尔人忧伤的春节

中国的汉族人年年都过春节,但西域的维吾尔人几百年来苦盼的春天却迟迟没有到来。

在伦敦科文特花园(Covent Garden)的一间地下室里,有一群人聚在一起,没有烟火,没有风味小吃。当他们的汉族同胞回乡祭祖的时候,他们千里迢迢想回国与家人团聚却未能如愿,所以这些维吾尔音乐人和诗人聚到一起,纪念一个别样的春天,一个永远不会来临的春天。

大部分维吾尔学者、作家,还有许多音乐家被关押在所谓的「职业培训中心」(即教育转化营)里,逃亡到英国的维吾尔人只是一小部分,他们和他们的支持者会定期聚到一起演奏民族音乐,让对同胞诗人的记忆永保鲜活,不过诗人们的命运如何,他们也只能靠想像。在陈全国走马上任新疆党委书记铁腕治疆后的两年半间,这些诗人全都人间蒸发,杳无音信,生死未卜。

在维吾尔音乐人士用民族乐器现场伴奏下,「丝绸之路乐团」(Silk Road Collective)的首席歌手拉希米·马赫穆德(Rehime Mahmut)的歌声在地下室回荡,充满了忧伤和盼望,唱出了维吾尔人的困境。国际笔会下属的维吾尔笔会(Uyghur branch of Pen International)的秘书阿齐兹·艾沙·艾尔肯(Aziz Isa Elkun)本人也是诗人,他为那些无法发声的人以及锒铛入狱的诗人朗诵诗歌。

《向往春天:谴责中共的维吾尔诗人》

为春天而歌:拉希米·马赫穆德和「丝绸之路乐团」

诗人惨遭中共迫害

伦敦大学亚非学院(SOAS,School of Oriental and African Studies in London)研究员雷切尔·哈里斯(Rachel Harris)说,关于春天的比喻寓义深刻,暗指维吾尔人写的大量诗歌。正是这些诗导致上世纪九十年代许多作家被捕。他们对家园的思念、对摆脱中共的控制获得自由的渴望洋溢在他们的作品中。作家们被残酷抓捕,艺术表达遭到无情压制。2014至2017年间,迫害日益严重,数百名学者、作家和艺术家失踪。2017年后再没发行过一本维吾尔语书籍。每天都有作家及其著作出现在禁书名单上,而持有他们著作的人则整夜整夜地把书一本一本撕毁,惟恐自己被送进教育转化营。

春天是阿齐兹·艾沙·艾尔肯常用的主题。他将自己对同胞获得自由的渴望描述为「每年春天都会焕然一新的人生旅途」。在《春天来了》(Coming of Spring)一诗中,他悲怆呐喊:「冷硬的心开始变暖,我对阴霾的冬天说『永远不要再来』。每天我都遥对家园,送去我的一腔热情。我对盼望已久的春天说,今天你一定要来。」

他向齐曼古丽·阿吾提(Chimengul Awut)表达了敬意,并将其誉为「现代最著名的维吾尔女作家、女诗人之一」。2018年7月,齐曼古丽在喀什维吾尔文出版社上班,因参与编辑著名维吾尔作家哈利德·伊斯拉(Halide Isra’il)于2015年创作的小说《金鞋》(Golden Shoes) ,她和另外13个人被抓捕、拘留,至今仍下落不明。

阿齐兹为大家念齐曼古丽7月17日被捕前在中国社交媒体「微信」上给正在上海念书的儿子匆匆写下的令人心碎的留言:「我亲爱的孩子,请不要哭泣。全世界都将为你哭泣和呼吁。」

对于齐曼古丽·阿吾提的失踪,阿齐兹在《花鸟》(齐曼古丽·阿吾提名字的意思)中用痛楚的文字、以表演的形式作出回应:

「我不敢相信,你成了一朵枯萎的花。我不敢相信,你成了一只笼中的鸟。我真想砸开笼上的锁……总有一天你会归来。明年春天你会回来,手里拿着一束鲜花。如果你不回来,伯什克热木乡间,白杨树不会开花,桃花不会绽放。喀什的上空,不会有燕子飞过。没有了你,生活不会继续。」

难民中也有诗人

拉希米伤感吟唱:「哦,风哭了!让我学会为你哭泣。哦,为了你裸露的伤口,风哭了……为了你散落的丁香花,风哭了;为了因你而冰封的碧波,风哭了……让我诉说献给爱人的心碎之语……你心中的子弹,射中的是我的心,我好想哭。我要学会哭泣,为你而哭泣。」这首歌是她与乐团里的日本友人佐佐木翔太郎(Shotaro Sasaki)专门为三名被迫离别亲人逃亡到土耳其的维吾尔年轻女性而写的。

拉希米回忆道,2019年元旦前,家乡传出了更多不幸消息。旅居土耳其的著名诗人阿布都热依穆·帕拉奇(Abdurehim Parach)听说妻子早在一年前就死在了教育转化营里,他们夫妇有6个孩子。拉希米说:「那种哀痛我无法表达。」她回忆道,2020年元旦,她将阿布都热依穆钟爱的诗歌《我爱的人要来了》(The beloved will come)翻译成了英文。

「我的心欢欣跳跃,因为我爱的人要来了。山巅的积雪要化了,夜莺的时代即将来临。头戴星月王冠,身披金丝蓝礼服,我的王款款而来。我该怎样用我柔软的唇舌头来形容呢?……哦,我的心儿,不要因团圆而激动乐开了花……独裁者锁不住充满渴望的满腔热血。饱受压迫的身躯在辽阔的天空下颤抖,欢歌的一天即将来临。渴盼的名字叫黎明。切切地祷告,挣脱压迫的锁链的那一天早日来临。一颗颗滴血的心,时刻准备着,你望穿秋水的爱人要来了……请将这个信念继续传递下去,你爱的人很快就会来到。」

纪念伟大的诗人阿布都热依穆·乌提库尔

阿布都热依穆·乌提库尔(Abdurehim Otkur,1923-1995年)是维吾尔标志性诗人、作家,在文革期间被监禁了10年。拉希米将他的诗歌《呼唤春天》(Calling out for spring)翻译成英文,在朗诵译文时,拉希米也像维吾尔作家和诗人所记述的那样,把民族历史和对家园的渴望融合在一起:

「寒冬什么时候才能过去?……我呼唤春天的到来……我的心就像那沸腾的火湖……我盼望着这个冬天是新的开始,哪怕我的口舌被禁止,哪怕我的胸膛被弓箭射穿,哪怕热血洒尽,我也要呼唤春天……我的渴望超出了我的所思所想。哦,春天,我盼望你的到来。我心为你而燃烧……我为你而歌,你就是我族人民的太阳。在寒冷的冬夜里,我在洞穴中为春天而歌。让我生命的花蕾凋谢吧,只要我能成为我族人民的声音,能为春天高歌,我愿接受平凡的宿命,无怨无悔。」

努尔马哈默德·亚辛:「失踪」的诗人

许多诗人冒着失去生命和自由的危险,为了让世人能听到维吾尔人内心深处渴望自由的呼声而发声。在国际上如此名声大噪的诗人、作家恐怕只有努尔马哈默德·亚辛(Nurmahamed Yasin)。他创作的短篇寓言故事《野鸽》(Wild Pigeon)已被翻译成40种语言。故事讲述了鸽子王子的故事,他在执行为鸽群寻找新家园的使命时被捕关进了笼子里,最后他选择自杀,而不是牺牲自由。因发表这个故事「犯了罪」,作者努尔马哈默德2005年被判处10年有期徒刑,此后便音讯全无。阿齐兹说:「我们不知道他被关在哪里。」他接着谈努尔马哈默德的另一首诗《诺孜古姆的心声》(Call of Nuzugum),这也是处在中共统治下维吾尔民族情感的隐喻。18世纪,维族巾帼英雄诺孜古姆(Nuzugum)被俘虏,被迫与满族将军成亲,她选择刺杀他而非嫁给他,但后来被抓处以死刑。阿齐兹说:「这与我们处在中共治下的情况如出一辙。」

拉希米和乐团令人陶醉的和声与叙述悲剧的歌词相互交融,给人一种意想不到的印象:维族人民深深陷入了灾难和荒凉中。但是她马上指出,在经历了无数的考验和失望后,不屈不挠的精神和恢复力已支撑着维吾尔民族几百年。阿布都哈力克·维吾尔(Abduhalik Uyghur)1933年被中华民国国民政府时期的白俄罗斯人斩首,时年30岁,他写了一首动人心弦的歌曲《让花儿盛开》(Let the flowers bloom)来唤醒他的民族。拉希米援引了他的故事,她首先用旋律和舞蹈演绎虽饱受压迫和苦难,却始终能在任何环境中崛起的维吾尔民族特征,然后在高潮时呈现阿布都哈力克希望疲惫的灵魂能觉醒的呼吁。「不管情况多么恶劣,我们总能找到一种打趣、唱歌、跳舞的方式,这样我们才能活下去。」她说,一脸的光彩照人。

《向往春天:谴责中共的维吾尔诗人》

阿齐兹·艾沙·艾尔肯在朗诵诗歌《我要春天来》

尽管阿齐兹·艾沙·艾尔肯对同胞的命运越来越感到绝望,但仍心存一丝希望,盼望春天再次光临自己的家园。他强调,这个信念支撑他渡过了最黑暗的夜晚:

「当水仙花羞答答地绽放,

当夜莺落在我的花园鸣唱,

当杏树白花开满枝头,

我对盼望已久的春天说,今天你一定要来。」

来源: 寒冬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