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爾開希專欄:那堂而皇之的倒行逆施

《吾爾開希專欄:那堂而皇之的倒行逆施》

中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第12屆人大常委會通過《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去極端化條例》。新疆地區禁止穿戴面紗、非正常蓄鬍、不觀賞國家電視節目等。(湯森路透)

今天談到新疆的狀況,我們這些維吾爾人幾乎就只有近乎窒息的感覺,心中的痛已到難以面對的程度。近日,中國的豆瓣網上面,有人發了一篇貼文,迴避了維吾爾三個字來講述了我聽了很多次的新疆南部維吾爾聚居地,尤其是農村地區的現狀。我相信這篇貼文很快會被刪除,所以抄錄下來,作個記錄。

寫下我所知道的

按:請勿「激烈」回復。

某地

某人來訪,談起親身經歷。

一,教育改造中心

1,人口比例的十分之一有沒有?我問。他說:大概是有的。農村比起城鎮來說,被送進教育改造中心的人數要多一些。他所知道的那一片地區,每個村都有四五百人被送進去(按,每個村的平均人口在兩千人左右)。

2,教育改造中心裏在幹嘛?出早操、讀報紙,看新聞聯播與紀錄片,聽老師講課。據說學滿三千到五千漢字可以提早出來。

3,裏面條件怎麽樣?十五平米的房子,二十到三十人居住。沒有辦法全部躺下。飲食的話要看家裏是否能送錢過來,否則就只有饃。年輕人還能湊合,老人很受罪。有許多老人脾氣比較倔,年紀也大了,漢字學不進去,新聞、電視也看不懂,容易出身體狀況。

4,家裏怎麽辦?主要勞動力進去的話,家裏給低保,一個月四五百。但會作為勢力家屬被記在檔案之中。

5,因為什麽會進去?各種原因。現在村裏面每家每戶門前都會裝攝像頭,凡有外人來訪,家人必須在攝像頭前檢查其證件。每天早上要站在攝像頭前升國旗,每天晚上十點會在某家門口拉響警報,每家必須出人自帶棍棒趕到。若無故三次不到,或在升國旗時看手機什麽的,匯報到鄉,鄉裏做決定,縣裏走個程序,就可以送到中心去。他:我自己就動手蓋了四個章,不蓋不行。夜裏睡不著覺。又,家裏面民族語言的書籍和小禮拜毯子都被統一收走,如果有頂撞,也會被鄉裏送到中心去。我們學校的某人,在吉爾吉斯讀書,在網上被掛了一個通緝犯的告示,趕快回國來找關系才搞定。人人自危,彼此告密,某鄉長把自己老婆送進了中心。某中心某老師給「學員」帶了包煙進來,結果自己也成了「學員」。

6,平均被關押多少時間?有出來的,但平均被關押多少時間還不知道,最長的已經被關了一年三個月了。由於沒有任何文件、指標,所以不知道如何釋放。據通報,中心要辦一代人。

7,有沒有漢族被關進中心?好像也是有的,主要是說怪話、傳謠。但漢族進去是行政拘留,其他人進去就是刑事拘留。

8,其他的呢?有人(各族)已經把中心做成了生意,凡有親屬在中心就免不了需要打聽消息,打通關節,甚至還有借機性侵婦女的現象。

《吾爾開希專欄:那堂而皇之的倒行逆施》

網友在社群媒體上公布新疆當地政府的新規定。(翻攝自微博)

二,地方經濟

1,明顯的衰退。這首先體現在農村,有些農民已經把土地還給了村集體,不願意再種下去了。城市裏面飯店、商店很多也在關門。以前二十個同學中有兩三個去當公務員,現在幾乎是全部人。

2,在部分原因上,這是由於政府限制人口流動所造成的,人會被趕回原籍。某地需要收棉花,機器收不過來需要招人,只能向政府打報告,請政府調派人手。即使在城市,親戚到自己家來做客,也不能自行留客住宿,需要事先申請。

三,社會後果

1,由於攝像頭的廣泛存在,犯罪率較低。

2,打火機成為暢銷品,因為出入安檢都得留下。某爺爺想用煤氣做飯,安裝煤氣竈,需要層層申請。

3,曾經在內地讀書求學,或經商,或有其他社會關系的人,都想把戶口從地方上遷移出來。具體的人數不清楚。

四,個人經歷

1,做無罪辯護,被法官警告。法官說他們也有任務,彼此要合作一點。同事上庭之前什麽材料都不看,只拿兩張紙念一下就算完事。被詰問,說,因為不會造成什麽改變。

2,法官量刑從重,一律按照最高刑期審判。更有甚者,將過去的案子找出來重判,過去的刑期雖已經服完,但往往只能抵消新刑期的一部分。

在此,我記錄下我所聽到的。

「令人髮指」是最基本形容詞

「令人髮指」是最基本形容詞,那指向天空的頭髮已經太久,又垂下來了。「難以置信」?因為,沒有人會相信。我們作為流亡者,訴說幾十萬甚至可能有上百萬維吾爾人被監禁,的確會令一個二十一世紀文明世界的人覺得「匪夷所思」。

首先,人們總覺得,一個各種新聞報導看到滿是高樓大廈,談及都是經濟發展速度,幾乎不用現金的移動消費社會,這樣的國家,很難想像,它的一個廣袤的部分,在實行類似二十世紀三十年代德國針對猶太人的統治方式。然而,那是完全真實的,只是又多了高科技,多了更多變態的心理因素。

《吾爾開希專欄:那堂而皇之的倒行逆施》

進駐在新疆街頭的中國軍隊。(美聯社)

其次,人們覺得二十一世紀,如果真有這樣的事情發生,怎麼會沒有新聞報導,怎麼會沒有影像證據?然而,這在中國,尤其在新疆,在極端的高壓之下,中國的確做得到,如此大規模的公然迫害行為,一聲令下,幾乎沒有任何影音記錄流出。

第三,一百五十多位藏人的自焚,如果還不能燒痛人們的良心,或者說,燒痛之後仍然無奈的良心只能變得無感,來面對這些「令人髮指」,這些「難以置信」,人們的眼光就不會再向那個方向掃去了吧。

多少維吾爾人死在屈辱之中

於是,難以置信的令人髮指的公然民族迫害,就以幾十萬上百萬受害者的形態,由國家發動,違背著自己的法律,在沒有天下的大不韙的情況下,中國政府「堂而皇之」地「倒行逆施」著,侵害、剝奪著我族人的自由。在極為惡劣的環境中,很多被投入學習班的維吾爾人,尤其是我們本應在家中侍奉孝敬著的老人們,因不肯低下倔強的頭顱,而死在屈辱之中。82歲高齡的著名《古蘭經》學者,維吾爾宗教領袖穆罕默德·薩利赫·阿吉在拘押中去世。

古蘭經,記錄著先知教誨伊斯蘭信眾真主安拉的訓示,我們應謙卑面對上主,並真誠和善對待他人。

《吾爾開希專欄:那堂而皇之的倒行逆施》

中國正在對新疆進行全面鎮壓。(湯森路透)

然而今日的世界,對於所有信奉伊斯蘭的人,又是更多了一分漠視,對於發生在穆斯林身上的苦難,又是更多了一分姑息和縱容。在中國如此,在緬甸如此,在日內瓦、紐約、布魯塞爾、華盛頓這些所謂「世界領袖」們正襟危坐地討論著世界局勢的地方,又何嘗不是如此?

我們的控訴沒有人相信,沒有人理解,沒有人願意傾聽。當我們出於內心的煎熬,出於讓世界知道真相的初衷大聲呼喊出來時,這世界反過來對我們這些異議分子又減少一分信任,總覺得我們為了自己的存在價值添油加醋,危言聳聽!

好吧,我們這個民族可以咬著牙忍受著痛苦,期待有朝一日,朗朗乾坤,昭昭日下,總有真理正義與崇高信仰得勝的一天。

《吾爾開希專欄:那堂而皇之的倒行逆施》

新疆當地的警察向一名男子進行盤查。(湯森路透)

但在那一天到來之前,我要告訴世人們——所有允許這些難以置信、令人髮指的倒行逆施,在我們身邊堂而皇之地發生的世人們——你們也在被這暴虐的施行者直接羞辱著!施虐者的行為等於直接向世人示威,他們在對你們說:你們口中的人權、自由與民主,在我們眼中一文不值!你們覺得這些價值是普世的,我們踐踏了你們又能怎樣?既然你們不敢怎樣,你們以後就請閉嘴不要再唱高調,要入境隨俗,見到我們喊一聲老大,那麼也許會讓你們做做生意,賺點蠅頭小利!否則,看到我們怎麼對付維吾爾人了嗎?看到我們怎麼對付藏人了嗎?看到我們怎麼對付維權律師了嗎?看到我們怎麼對付劉曉波了嗎?看到我們怎麼對付李明哲了嗎?

馬丁路德金博士說過:任何地方的不正義是對所有地方的正義的威脅。讓我們咀嚼這句話,想想我們享受著的自由與正義,是否會有一天消失殆盡?讓我們在咀嚼這個想法時,想想當年的西藏,今天的香港,然後再想想我們大聲疾呼,想要讓你們看到的在維吾爾人土地上令人難以置信、令人髮指的,堂而皇之進行著的倒行逆施。

※作者為維吾爾人、無國界記者組織榮譽董事/落籍台灣中國民運人士

来源:   upmedia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