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萨克人求助国际社会 新疆昭苏县清真寺伊玛目被判刑

古丽帕尼西.别克努尔的哥哥、姐姐和姐夫多人被判刑和羁押
(图:对华援助协会,2018年8月3日)

(新疆-2018年8月3日)众多的新疆穆斯林被关入“政治教育营”,甚至被判刑。居住在哈萨克斯坦的哈萨克社区,多位穆斯林讲述各自的不幸。一位新疆昭苏县哈萨克清真寺伊玛目(领袖)努尔加克普.阿瓦里别克,已捕判刑。失助的穆斯林社区等待获得国际社会的救援。

古丽帕尼西·别克努尔一位来自新疆的穆斯林,她的亲人被关押在新疆“政治教育营”。她说:

“我的姐姐帕提玛·别克努尔,姐夫努尔加合普·阿瓦里别克,哥哥叶斯哈特·别克努尔,他们在几个月前被新疆公安逮捕”。

古丽帕尼西说,公安严重侵犯了公民的基本权利。她要向联合国,哈国总统发出求助,要求保护她的家人,受到公平对待。

古丽帕尼西表示,她的姐夫努尔加克普·阿瓦里别克居住在新疆伊犁哈萨克自治州昭苏县,在昭苏县哈萨克清真寺任伊玛目(伊斯兰教领袖)。2017年9月,努尔加克普被昭苏县警察逮捕,随后被判刑。

她说:“我姐夫究竟被判了多少年,我们一概不知。我姐姐在微信里告诉了我们,她的丈夫已被判刑的消息”。

据古丽帕尼西.别克努尔口述,她的姐姐帕提玛·别克努尔和她的丈夫阿瓦里别克,庶子努尔巴合提·阿瓦里别克,今年2月被送入“去极端化”集中营。她姐姐的两个孩子去向不明,她说

“我姐姐的两个孩子,一个12岁,一个7岁,现不知去向。我们很担心孩子们的下落。我哥哥叶斯哈特·别克努尔,去年8月回中国办事,结果他的中国护照和哈国绿卡被没收。今年3月被公安逮捕”。

另一位哈萨克族妇女称,她56岁的母亲(出生于1962年04月15日),两年前移居到哈萨克斯坦。去年7月,她母亲返回中国,今年3月份突然被捕,被关押在政治教育营。

该名妇女称,她最近从家乡的亲戚处得知,公安问她的母亲,为什么要在哈萨克斯坦住六个月,有没有与恐怖组织联系,有无进入清真寺等。这位妇女称,她的母亲有心脏病,很担心在改造营内突然病情恶化。

另外,她的弟弟Uljarik Aman因手机内装有WhatsApp聊天软件,因此于去年10月20日被捕至今。她的哥哥Tileubek Aman未曾到过哈国,也被抓走。她说:

“公安抓我哥哥的理由,是我一个在哈国的哥哥Yersin Daulet 送了他一个手机,在手机里有了WhatsApp。我在这里恳请哈国总统,外交部长,帮我把妈妈,弟弟,哥哥放出来”。

中国政府大规模抓捕穆斯林,不论男女老幼,年迈或有残疾。造成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家庭成员被迫分离,有的生死不明。

对于这种惨象,一位已经在哈国取得公民身分的哈萨克族人Ularbek Zarhanuly,定居在阿拉木图州Ile县。他无奈的表示,他的弟弟 HaisarZarhanuly(出生于1989年4月19号)居住在新疆塔城地区沙湾县Xigobi乡Shangbajiao村。今年2月7日在家中被捕,关入“政治教育营”。

他说:“他跟住在哈萨克斯坦的我和我的妻子联系,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放出来。我请哈国政府,官员帮我们,把我弟弟放出来。因为老父亲,妻子和孩子一家等他出来,(羁押)已经六七月了”。

Ularbek Zarhanuly请求哈国政府外交部出面,向中国政府提出交涉,释放弟弟HaisarZarhanuly。

少女蒂娜拉•叶尔江,向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求助
(图:对华援助协会,2018年8月3日)

一位移民哈萨克斯坦的少女蒂娜拉·叶尔江,最近也向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求助称:

“总统爷爷、还有外交部与相关部门的各位领导人士,我蒂娜拉·叶尔江,我的父亲 叶尔江·托列普别尔根,因我的爷爷病情加重,原因在2017年2月17日去了中国探病后,就没了父亲任何音讯,父亲的护照被没收。父亲现在伊宁市daerdamti镇乌拉斯泰村”。

这位少女满脸悲伤的说,请求你们帮我,把我的父亲带回来吧,让我们一家人团聚吧。父亲在孩子心中的地位很重要,现在养活三个孩子,对我母亲也很不容易,我们一家非常想念父亲。其他孩子们都有爸,我们想爸爸很难过。

来源:   ChinaAid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