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萨克人海外诉新疆家人生死不明

《哈萨克人海外诉新疆家人生死不明》
哈国公民古萨娜提是一位有三个孩子的母亲
(图:对华援助协会,2018年4月21日)

(新疆-2018年4月21日)旅居哈萨克斯坦的多位新疆哈萨克人,本周六(4月21日)对记者投诉其在家乡的亲人被公安羁押,目前生死不明。他们呼吁哈国政府与中国政府交涉,让其家人早日获得自由。哈国副外交部长本周四(19日)启程前往新疆首府乌鲁木齐,临行前他告诉媒体记者,此行专为新疆哈萨克族人目前所受的遭遇,寻求解决方法。

新疆有越来越多的维吾尔族及哈萨克族,受到严密监控,甚至虐待。一位旅居哈萨克斯坦的哈萨克族公民吐尔孙汗,阿不都热合曼(Tusunhhan.Abdurahman)告诉记者,她的丈夫多斯木别克(Dosembek),去年被抓至今,生死不明。她说:“我们一家人于2009年9月份到哈国定居。2017年4月份,我的丈夫多斯木别克,为了办理自己的养老金返回中国。他本应该2017年10月份年满60周岁,正常退休可获得养老金,但是养老金没办成,8月份回到哈国”。

《哈萨克人海外诉新疆家人生死不明》 吐尔孙汗,阿不都热合曼讲述丈夫被抓
(图:对华援助协会)

吐尔孙汗,阿不都热合曼说,她的丈夫回哈萨克斯坦后,向朋友筹集资金,以便再去中国:“他去年底回到中国后,护照被公安没收。我们在今年1月22号还保持联系,但此后就失去了消息,现在他死活不明。我丈夫在中国兢兢业业工作40多年,为国家做过贡献,我们没有违反国家任何法律”。

去年五月以来,有大批的新疆哈萨克族人到哈萨克斯坦探亲访友,当他们满怀喜悦回国后,莫名其妙的被关于“政治学习中心”。吐尔孙汗,阿不都热合曼说,多年来,新疆哈族来哈国看望亲戚并定居的人很多,但没有发生有人被抓的事情:“自去年起,回中国的哈族成了罪犯?他们无缘无故被抓,被送到学习中心和改造中心,能够从改造中心出来的人要么精神痴呆,要么精神分裂,或者死在哪里说是自杀了,类似情况越来越多”。

另一位哈国公民古萨娜提(Gulsanat)是一位有三个孩子的母亲,现住在哈国克尔布拉克县巴西村,她的丈夫是中国公民,2016年3月20日,从哈国回中国后,其中国护照被公安收回,至今无法出境。古萨娜提说,她带着孩子们与丈夫分开已经两年多,目前生活困难:“我和孩子们生活极度困难,冬天没有烧的煤,没法取暖,没有生活费,孩子们一天能吃一天断粮,我去外面打工,孩子没有人照顾,又当娘又当爹!日子一天比一天煎熬,我们吃尽苦头,我无法表达心理的痛苦,孩子们想念父亲”。

古萨娜提说,她去年还可以在微信上联系到丈夫,但是现在微信和电话都不通:“我不知道丈夫在哪里,生死不明。我求助哈国政府帮助我们的生活困难,希望哈国外事等相关部门,协助解决我们的实际困难,让我的丈夫能够平安回来,一家人团聚”。

另一位叫唐合吾来.巴合提江(Tanghuray.Bahetjan)的哈萨克族人称,他已取得哈国国籍,但妻子哈丽法提.努尔木哈买提(Halifat.Nurmuhamet)是中国公民。去年11月中旬,哈丽法提.努尔木哈买提回到中国后,立即被送入“政治教育中心”。他说:“2017年11月12,我妻子哈丽法提.努尔木哈买提回中国看望她的母亲,被中国公安送进学习改造中心,至今已5个多月了,无法联系到她,她当时带着大儿子回到中国”。

唐合吾来.巴合提江说,目前大儿子寄养在亲戚家,小儿子则和他在哈国生活。唐合吾来质疑中国政府的行为。他说:“我妻子只是回国探亲,为什么要送入“改造中心”学习。新疆公安严重侵犯的我们的人权”。

据新疆一哈萨克族人称,他们的手机除了受到严密监控,还经常被搜查是否有宗教内容的文字及图片。如果发现手机曾安装Whats App、脸书等聊天工具,立即抓捕、判刑。当地人称,维吾尔族及哈萨克族微信群,都有公安指定的监督人员驻守。

鉴于新疆对哈萨克族采取的压迫性措施,哈国副外交部长本周四(19日)启程访问中国新疆首府乌鲁木齐,临行前他告诉记者,此行专门为新疆哈萨克族人的遭遇,寻求解决方法。

来源:   ChinaAid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