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萨克人通报新疆获释人员及被羁押者情况

《哈萨克人通报新疆获释人员及被羁押者情况》

哈萨克人阿依霞.桌玛尔提讲述妹妹被新疆警方羁押
(图:对华援助协会,2018年5月23日)

(哈萨克斯坦-2018年5月23日)海外哈萨克人在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一酒店举行圆桌会议,向外界通报不久前在新疆获释的哈萨克族人羁押期间的遭遇,并呼吁哈国政府及国际人权组织关注被羁押在新疆改造营的哈族同胞。

本周二(5月22日),哈萨克斯坦民间阿塔珠尔特志愿青年组织(Atajurt),在阿拉木图哈萨克斯坦大酒店举行大型圆桌会议。刚从新疆塔城改造营释放的哈萨克斯坦公民阿满江.赛伊提,伊拉提.萨玛尔汗以及中国籍库里子亚.摩古东(拉丁文:Kulziwa Mogdun),在会上感谢哈萨克斯坦国政府及外交部,媒体为他们获释所做的努力,同时讲述他们在集中营中的苦难经历。

阿塔珠尔特志愿青年组织负责人之一赛尔克坚.毕莱喜,本周三(23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次他们召集了刚被新疆当局释放的哈萨克族人,还有尚未获释的哈萨克族人的家属,约50人参加圆桌会议:

“有近期获释的三名哈萨克族人,他们被关在新疆塔城的集中营,其中库里子亚.摩古东(拉丁文:Kulziwa Mogdun),你们曾报道过她的丈夫是哈国公民,她被强行堕胎。她的丈夫现在要求新疆当局给予一百万美金的赔偿。您报道大概三、四天后,塔城公安就把这位女士释放了。然后给她洗脑,让她选择在中国,她坚持要求去哈萨克斯坦与丈夫团聚。公安把他送到吉木乃县边防口岸,准许他离开中国”。

当天有四十多人对外披露他们的亲人被囚禁在新疆改造营的遭遇。赛尔克坚.毕莱喜说,这些家庭成员至今无法团聚,他们被迫分割在中国和哈国两地:

“其中大部分是妇女讲述自己的丈夫,被关在中国的政治教育中心。这些妇女没有关于丈夫的任何消息。而且没有经济来源,哈国政府也没有给她们提供经济援助,只能是我们民间组织提供物资和资金协助。他们要求哈国政府,要求国际人权组织关注新疆哈萨克族人遭遇”。

另一位吉尔吉斯坦公民阿思伊拉.阿力穆库罗瓦(Asila Alimkulova)称,她的丈夫沙尔别克.多来提汗居住在新疆乌鲁木齐,丈夫自去年10月初被捕至今,没有任何消息。

《哈萨克人通报新疆获释人员及被羁押者情况》

哈力雅.哈布力哈仔的弟弟因手机有聊天软件被捕
(图:对华援助协会,2018年5月23日)

一位叫哈力雅.哈布力哈仔(Qalia.Qabelqaze)的哈萨克族女士称,她的弟弟瓦特别克.哈布力哈仔(Qabelqaze),去年10月15日,去中国伊犁新源县探望母亲时,被公安抓走,罪名是他的手机内有WhatsApp软件。哈力雅.哈布力哈仔说:

“中方抓人改造的理由很多,只要跟哈国有联系,都会被指‘有政治背景’,都要被抓。今年初,我母亲找警察要护照时,他们不给。还说你们家族是需要观察的对象,不要有出国的念头。我的弟弟被他们改造已7个月,不知会被改造成什么样子”。

出生在哈萨克斯坦的一位女士称,她的丈夫库尔班艾力.艾依布力(Kurbanali.Aibol),2017年02月1日到中国探望病重的母亲,却被公安送入改造中心。

她说:“我婆婆住在新疆伊犁艾合买提街3巷1栋302号,我丈夫库尔班艾力.艾依布力被抓去改造中心,我们无法联系到他们。我知道被改造的人要被吃药打针,吃猪肉,通电,会遭受很多无法忍受的折磨,反抗者会被打死,我和孩子们担心他的生命安全”。

现居住在哈国阿拉木图的哈萨克人阿依霞.桌玛尔提(Jomart Aixa)称,当今有无数中华各民族,因被中共当局送入改造营而受苦受难。她说,她已加入哈国国籍,但她的妹妹卡米拉.桌玛尔提(Jomart Kamila)被新疆当局关押:“我妹妹在中国伊犁州攻留县木合尔村,被公安抓走已经4个月了,2018年元月25日,我妹妹被公安带走,改造至今无法联系到她,罪名是给外国人提高方便”。阿依霞.桌玛尔提希望国际社会帮助她们以及身陷囹圄的同胞们。

赛尔克坚.毕莱喜称,他们已经委托律师,就新疆警方无辜羁押民众向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国际海牙法庭等机构提出控告。

来源:   ChinaAid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