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萨克斯坦八旬老妇新疆探亲被抓 到过哈国一家三口被抓营

《哈萨克斯坦八旬老妇新疆探亲被抓 到过哈国一家三口被抓营》

达娜古丽.哈斯木汗在新疆的父母亲和姐姐被抓
(图:对华援助协会,2018年6月1日)

(哈萨克斯坦-2018年6月1日)新疆当局羁押了上百万名维吾尔族、哈萨克族及回族穆斯林。绝大多数人被抓及获释后,仍不知道自己所犯何罪,其实他们没有犯罪。因为羁押他们的不是监狱,而是所谓的“教育中心”。哈萨克斯坦公民达娜古丽.哈斯木汗称,她的父母亲和姐姐,仅仅因为三年前到过哈萨克斯坦国探亲,现被送入改造营。一位年近八旬的哈萨克斯坦国公民到中国后,也遭送入改造营。

现旅居哈萨克斯坦的哈萨克人达娜古丽.哈斯木汗(Qacimhan Danagu)称,她的父母亲和姐姐三个人都被新疆额敏县公安关押在改造中心:

“我父亲哈斯木汉.依布拉依木(Ibirahim Hasimhan),生于1965年06月17日,母亲阿依古丽.特列西(Tilix Aygul),生于1965年03月23日,住在中国新疆塔城额敏县可特村。他们于2015年来哈国看望我和外孙,就是因为来过哈国。今年03月17日,被公安送入当地的学习改造中心,至今没法联系到他们”。

达娜古丽.哈斯木汗称:

“我的姐姐玛依拉古丽.哈斯木汉(Hasimhan Mayragul)1975年04月17日出生于新疆塔城额敏县的Egizkol小村庄,她女儿在哈国上中学两年级(初二),2018年元月,中国政府人员打电话到哈国说,我姐姐的女儿要回中国,如果再不回去,将严肃处理她的父母亲。因此,我给姐姐的女儿买了飞乌鲁木齐的机票,2月份,当地公安把我的姐姐抓进改造中心,就是因为她女儿在哈国上了两年的中学。我求助哈国外交部和国际社会让我家人平安回家”。

去年以来,中国公安在新疆将众多穆斯林抓入改造营,常用的理由是“与海外亲友联系”、“在微信上打听移民哈国的方法”、“做祷告”或“家中藏有古兰经”等。去年夏季开始,新疆当局全面收缴古兰经,禁止带有民族和宗教文化色彩的装饰、衣服、广告牌以及文字出现在公开场合。

达娜古丽.哈斯木汗说,她的父母亲和姐姐都是普通百姓,却被送入改造中心,她感到不可思议:

“他们是普通的百姓,只是来哈国看望这边的女儿而已,我希望国际社会要求中共停止对少数民族的改造政策,我们需要世界的和平,需要每个家庭成员的平安”。

《哈萨克斯坦八旬老妇新疆探亲被抓 到过哈国一家三口被抓营》

波拉提别克.热合木拜(Rahimbay Bolatbek)
(图:对华援助协会,2018年6月1日)

另一位哈萨克斯坦公民波拉提别克.热合木拜(Rahimbay Bolatbek),他78岁的母亲是哈国公民,但也被新疆当局羁押在集中营。他说:

“我母亲古孙汗.巴扎尔拜(Bazarbay Gulsumhan),她2009年办加入哈国国籍是哈国公民,我母亲于2017年12月14日回中国注销户籍,被抓进改造中心,至今没有出来。中共把78岁老人也要送去改造,我强烈要求让中共放人”。

波拉提别克.热合木拜称,中共当局将一位哈萨克斯坦国公民关押在所谓的改造中心,他们无权改造人类:

“我希望哈国外交部要回自己的公民,世界人权组织与国际社会让中共停止欺压政策,我们不需要改造,强烈要求放人”。

来源:   ChinaAid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