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恐被关进再教育转化营 异地维吾尔人最惧回新疆

回家,通常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然而,对身在异乡打工的维吾尔人来说,每次回到原籍地都可能会被关押进拘留营。

《回家恐被关进再教育转化营 异地维吾尔人最惧回新疆》

插满中国国旗的新疆街头(网络图片)

巴克(Baki)是福建省打工的新疆维吾尔人,也是一位穆斯林。

几个月前他接到了老家政府人员的电话通知,要求他在7月5日前必须回家办理流动人口证明。政府人员告诉他,这是政府的统一规定。

这个通知令巴克一直愁眉不展。他害怕回家后被送往可怕的教育转化营,「回去容易,想再回来就没那么容易啊!我们那边现在管得很严,真的不想回去。」巴克一边收拾摊位一边说。

他说,他认识的一位阿訇在2017年5月被抓进再教育转化营,现在还没有出来。另一名阿訇被抓后,被判刑16年。他好朋友的岳父、岳母和妻子的哥哥也因接待一位穆斯林被关起来了。

自2017年初以来,中共当局在新疆大量修建或扩建再教育基地,据统计,目前已有三百万维吾尔人、哈萨克人及其他少数民族的人被羁押在其中,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被拘押在内的人遭到酷刑及虐待。

巴克说,现在他老家40岁以下的男人都被关进转化营接受「再教育」。「我信奉伊斯兰教,读的是古兰经,说阿拉伯语,政府就是要让我们把这些去掉,如果关进去,恐怕我心里仅存的古兰经就没有了。」

也许是预感到很难再回到福建,巴克开始处理家当。「很多东西都来不及处理」,看着辛苦打工购置的家当,巴克难过得差点掉泪。

他身后不远处有一个印有毛泽东画像的广告牌,在路灯的照耀下,广告牌上的「扫黑除恶」几个大字清晰可见,他转身快步走到广告牌前,攥紧拳头用力打在广告牌上,嘴里小声嘀咕着骂道:「他妈的,中国!」显然,他想大声宣泄却又不敢,只能抑制怒火,用拳头捶了两下。

中共转化维吾尔人的政策,以及身边熟识的人被抓,给巴克带来了巨大的压力与恐惧,他害怕回去,怕被拘留。巴克的家人替他交了10,000元人民币(约1400美元),希望可以延期强制性回新疆。然而,9月初他再次收到老家巡逻警察的催促电话,要他尽快回去,否则有可能会连累家人。

别无选择,巴克目前已经离开了福建,没有人知道他能否平安返回。

在内地打工的所有维吾尔人随时面临没有任何理由的强制召回,回家即被关押的恐惧如影随形。

在外打工的新疆女子冉娜告诉《寒冬》,她的丈夫于2017年6月被新疆警方召回后,便被关进了教育转化营「学习」。

「我老公在福州做生意,普通话本来就讲得很好,还会讲福建话。政府让他学习,只是个幌子。」冉娜说,她丈夫至少要被关押两年半。

冉娜在一位家人的担保下才能出来谋生,现在每周都有警察去她现在的住所找她问话、拍照。未来会发生什么,冉娜很害怕,也不敢想像。

「我很痛苦,只能在心里祈祷,不靠着祈祷我会垮下去。」冉娜说。

出于安全考虑,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来源:   寒冬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